薄情(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苏苏进到屋内,看见几个产婆围着一个穿亵衣的女子。

    女子模样美丽,额上全被汗水浸透,眸色痛苦。

    “娘娘!你坚持住!”

    产婆们也是满头大汗,苏苏手中的热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接过去。

    她被挤出人堆外,只能看着事态发展。

    “这可怎么办?”一个产婆焦急道,“柔妃娘娘早上发动,这都傍晚了,还没生出来。”

    床上的柔妃早没了力气,嘴里含着参片,她坚持着用了会儿力,最后还是昏迷了过去。

    鲜血顺着她光裸的腿,蜿蜒流下。

    纵然苏苏没见过生孩子,也能猜到,这种情况下,昏过去意味着什么。

    果然,产婆们脸色都白了。

    有人迅速做出决定:“去告知皇上情况……如今,保大还是保小……”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皇帝震怒的声音。

    “混账东西,没用的废物,给朕保柔妃,要是柔妃出了什么事,你们都给朕陪葬!”

    苏苏看向柔妃高高隆起的肚子。

    心知这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然而出乎意料,正当医女和产婆们要动手的时候,柔妃醒了过来,她双眼迷离,嘴里喃喃道:“皇儿……我的皇儿……”

    柔妃潸然泪下:“求你们,保我的孩子!”

    所有人神情悲恸,苏苏心里也一阵难过。

    皇帝下令,自然只会保柔妃。

    突然,产婆惊喜道:“娘娘,用力!我看见孩子的头了!”

    柔妃嘴唇哆嗦着,咬牙!

    产婆喜道:“孩子出……”

    下一刻,产婆们突然一声尖叫。

    苏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样大的响动,让外面等候的皇帝踹门而入。

    皇帝定睛看去,只见被鲜血晕开的床榻上,一个男婴躺在血泊里。

    他睁开乌溜溜的眼睛,手中拽着柔妃的肠子。

    男婴似乎好奇手中是什么物什,温热,柔韧,扯不断。

    他张开嘴巴,咬了咬。

    男婴露出森冷乳白的牙齿。

    而床上的柔妃,大睁着眼睛,已然咽气。

    产婆和医女颤抖着跪了一地。

    “皇上……皇上……这……”

    这小怪物生出来没有啼哭过一声,还长了牙齿!指甲更是穿破了柔妃的肚皮!

    苏苏几乎瞬间明白了这是谁——竟是澹台烬!

    她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到了澹台烬的梦境中,还见到了他出生这一幕。

    小魔物感知到自己被放弃,于是果断杀了母亲,想要出生。

    皇帝看着柔妃的尸体,突然拎起男婴,将他狠狠摔在墙上。

    “怪物,你这个怪物,去死!”

    地上的男婴被这样摔,却没断气,大口大口的血从他嘴里吐出来。他吚吚呀呀,吹起血泡泡,竟快活地咧起嘴。

    这幅天真又无辜的邪物模样,骇人至极,产婆尖叫一声,吓晕了过去。

    澹台烬嘴角沾着血,漆黑的瞳,对上苏苏的眼睛。

    苏苏和男婴四目相对那一刻,空间一阵扭转。

    等到再站稳的时候,有人小声在她耳边道:“也是苦了你,那小孽障还要你去收尸,扔在冷宫那么多天,尸体都臭了罢……”

    言语间,宫女已经离开,苏苏独自站在一扇宫门外。

    她犹豫片刻,推开门,看见枯草旁,丢弃着一个破破烂烂、沾满血污的襁褓。

    原来柔妃毙逝以后,澹台烬被人扔在了这里。看样子,已经好几天了。

    苏苏走过去。

    她知道,这显然是了解魔神过去最好的机会。

    襁褓中,“小魔物”十分狼狈。

    襁褓沾满泥巴草屑,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全是蚊虫叮咬的痕迹。

    还有擦伤,摔伤,一张脸脏得看不清模样。

    没人给他换尿片,襁褓里弥散出来一股臭味。

    澹台烬死死抱着一只死去的灰老鼠,眼睛紧闭着。

    老鼠血,一半沾在他嘴上。

    苏苏总算知道,他一口母乳也没喝,到底是怎样活下来的。

    老鼠想吃他,反而被他捉住,当作食物。

    他小小的身体在颤抖,抱着死老鼠,像是抱住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

    那只老鼠已经发臭了,澹台烬依旧舍不得扔。

    男婴仿佛明白,没有人养他,没有人会照顾他。

    他伤得很重,此刻嘴唇发乌。

    苏苏的心情难以形容。

    短短时间,她见证他的残忍,又见证了他的可怜和脆弱。

    这种矛盾的心态,从她穿越到五百年前起,就一直存在。

    如果有选择,让她在童年就杀了他,苏苏知道,自己一定会动手。

    然而邪骨只要存在,魔神便永生不灭。

    杀不杀由不得她选择。

    她蹲下去,正要把他拎起来,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苏苏连忙躲起来。

    只见那日的绯衣宫女,红着眼睛走进来,抱起澹台烬,泣不成声:“我可怜的娘娘,小殿下……小殿下……”

    宫女哀泣着哭了许久,最终咬唇,抱走了孩子。

    苏苏若有所思,这大抵是柔妃最衷心的宫女,一面憎恨澹台烬害死柔妃,一面念及这是柔妃最后的血脉,柔妃宁愿自己死,也要保住孩子。

    这才把澹台烬捡了回去。

    苏苏刚想跟上去,下一刻,头晕目眩。

    她认命地想,又要强制换场景了。

    苏苏再醒来时,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跪在地上。

    宫女说:“来呀,再学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