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在做什么?”苏苏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

    廊下的少年冷冷弯唇:“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他虽然在笑,可是声音里没有笑意,反而用冰冷戒备的眼神看着苏苏。

    似乎在斟酌苏苏看见了多少。

    苏苏全看见了,以至于现在的心情惊恐又复杂。

    她提灯的手微微发抖,白日里叶哲云被轻轻惩处,苏苏当时虽震惊,但什么都没说。

    毕竟老夫人庇佑叶哲云,同时,老夫人也庇佑过原主,对于老夫人来说,他们是孙子孙女,澹台烬只是个外人,所以偏心无可厚非。

    人非圣人,苏苏扪心自问,就算在自己心中,爹爹和同门也比其他人重要。

    她不怪老夫人,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叶哲云这个混账。

    一想到他此刻应该在洋洋得意逃过一劫,而澹台烬被关在东苑那么久,苏苏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她夜半醒来,打算去祠堂,吓吓叶哲云,让他明白做了亏心事,半夜需怕鬼敲门。

    没想到看见了眼前这一幕,再来晚半步,叶哲云会被啄食到只剩一具骨架。

    红眼乌鸦四散开去,苏苏惊疑不定:魔王竟然这时候就觉醒了?

    难道过去镜显示有误?明明说他只是个凡人啊!

    她心脏扑通狂跳,深深吸了口气。

    好不容易混乱的头脑冷静下来,苏苏才看清目前的景象,叶哲云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衣衫单薄的澹台烬,站在寒冷的夜风里,似乎没有要过来弄死她的打算。

    咦?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澹台烬沉着脸,心情很糟糕的模样。

    他嘴唇苍白,如果不是刚刚险些见他杀了人,此刻还以为他是无辜迷茫闯进祠堂中的。

    没有血瞳,也没有魔纹,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凡人。

    再一想到刚刚那些红瞳乌鸦,都是连化形都做不到的低等妖物,苏苏明白过来——

    原来还没觉醒啊,依旧是个凡人。

    她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

    苏苏走过去。

    澹台烬用漆黑的瞳,紧紧盯着苏苏。他并不后悔今晚来杀叶哲云,唯一后悔的,便是不够谨慎,被苏苏看见自己驱使妖物这件事。

    都被她看见了啊……

    他袖中默默滑出一把匕首。

    苏苏反应迅速,足尖一挑,那把匕首脱落开澹台烬的手,落在雪地中。

    少年阴森森看着自己。

    苏苏:“……”原来不仅没觉醒,还是个战五渣。

    苏苏彻底放心,走过去三两下把澹台烬捆起来。

    他的手被苏苏的披风带子反剪住,声音很低,却带着满满不甘的恶意:“要么杀了我,要么我将来杀了你!”

    苏苏哼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脸:“老实点吧你。”

    他别开头,用一双冷漠的眼看着苏苏。

    仓冷的白雪,少年乌黑的瞳,看上去怪可怕的。

    但无论怎样看,一想到他被一招撂倒,苏苏就想笑。

    她没憋住,噗嗤笑出声。

    澹台烬冷冷盯着她。

    她还在笑:“不好意思啊……”

    见过他呼风唤雨,手指都不用抬就杀人,如今澹台烬被她的披风捆住,想把她碎尸万段,却没有爪牙的模样,让人莫名愉悦。

    苏苏不再理他,去看叶哲云伤势。

    她扶起叶哲云,探了探鼻息,还好只是晕了过去。

    叶哲云身上流的血多,看着可怖,实际都是皮外伤,甚至血已经止住了,他晕过去,更大的原因是被吓的。

    澹台烬是想慢慢折磨死他,但没有来得及。

    叶哲云虽混账,却也罪不至死。

    苏苏把祠堂里的被子抱出来,扔在叶哲云身上,可别没被澹台烬杀死,被冻死了。

    她不再管叶哲云,就这样,让叶哲云长个教训。

    少去欺辱人,万一欺辱到一个比自己还坏的人呢。

    她忙活一阵,轻轻喘着气。

    回眸便看见,澹台烬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腿坐在廊下,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她。

    明明和之前是同一副面孔,苏苏生生从现在的少年身上看见了几分冷冰的残虐感。

    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但不脆弱,还热衷于用残忍的手段杀人。

    他报复心极强,性格也极端。

    叶哲云陷害他,他便要叶哲云的命。

    苏苏见他柔弱感不在,适应力良好,问他:“你自己走,还是我把你拖回去?”

    他嗓音冰冷沙哑:“你不喊人?”

    “我喊什么人?哦,你怕我告诉爹爹呀。”苏苏在他面前蹲下,瞬间明白过来澹台烬的顾虑。

    前两日宣王府的事,让整个大夏国草木皆兵。

    皇上开始召集世间的除妖师和道士,大肆搜捕出逃的赤炎蜂和隐匿在大夏国内的妖物。

    如果这时候澹台烬被发现会驱使妖物,一定逃不过死的下场。

    澹台烬沉默不言,冷冷看着苏苏。

    他目光像吐着信子的毒蛇,不怀好意。

    苏苏毫不怀疑,他现在一定在想,如何在被人发现之前,悄无声息弄死自己。

    可惜,世上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无效。

    正如五百年后,修真界无论如何都杀不死魔王,五百年前,还未觉醒的澹台烬,也不能把苏苏怎么样。

    苏苏自然不会把澹台烬的事情说出去,不但如此,她暂时还得保护好他,然而理由不能告诉他。

    她下意识摇摇头说:“我当然不会说出去,我还中了结春蚕,所以不会让你死。”

    他薄唇翕动,冷冷吐字:“不知羞耻。”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