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澹台烬默默藏住冻伤的手指。

    “我不知道三小姐什么意思。”他低声道,“我只有这些衣服。”

    苏苏想到他目前的情况,略微尴尬地哼了一声。

    的确,叶府只要他不丢脸就好,并不会管他冷不冷。

    少年安静待在马车角落,看着马车上的香炉,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苏苏心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自己怎么也不会相信,五百年后魔宫王座上的残暴男子,与眼前的阴郁少年是同一个人。

    她毕竟亲眼见过魔王杀人,干脆利索得像捏死一只蝼蚁!可是眼前的澹台烬看起来,别说杀人,连杀条鱼都困难的模样。

    身为邪物,竟然会没用到让手生冻疮!

    他怎么回事的啊。

    苏苏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朗朗大道,修真者应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他倘若一直这幅模样,苏苏真怕自己以后抽他邪骨,散他魂魄时会心软。

    看起来是小事,但是对于修真者来说,一旦对他心软了,再杀他便会影响道心,在大道上止步。

    苏苏的梦想是要成神,成为上古真神那样的存在。

    所以她必须要坚守道心,时时刻刻记住他的真面目。

    苏苏下定决心,说道:“澹台烬,你抬起头,用冷漠阴森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捏住我下巴。”

    “三小姐?”

    “我让你做你就做,不许问为什么!”

    少年似乎很犹豫,抬起了头,却始终没法进行下一步。

    苏苏急得腮帮子鼓了鼓,催促道:“你是不是个男人呀,霸气点啊!”

    话音刚落,少年原本怯懦的目光,瞬间变得冷漠无比,他黑色的眼珠冷冷盯着她。

    指尖苍白的手,顺势掐住了少女的下巴。

    他虽瘦弱,却本就比她高出不少,此刻低眸冷漠地看着她。眸中苍冷,隐隐透着残忍之色。

    苏苏小巧的下巴在他冰凉的指腹上,一时恍惚,差点吓得要拔剑砍他。

    我剑呢我剑呢?

    澹台烬就这样凝视了苏苏几秒,在她瞪大眼睛的时候,仓皇收回手,不安地道:“三小姐,是这样吗?”

    暴戾可怖的感觉瞬间褪去。

    苏苏:“……”

    是的,你可真是做得太好了。现在别说什么没饭吃、没衣服穿、生冻疮,眼前的少年就算死马车里,或者从马车上跳下去、再被马蹄踩个粉碎,苏苏也不会再动恻隐之心。

    邪物终归是邪物,他终有一天,会变成未来那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刚刚那一幕,简直是本色出演。

    她决定了,今后一旦有同情魔物的迹象,就让澹台烬来表演一番残暴魔王上身。

    这样道心简直会变得坚不可摧。

    砍都砍不动。

    澹台烬见眼前的少女神色从紧张到缓和,他袖子下的手,掐住她下巴的地方动了动,随即狠狠碾住自己泛红的手指。

    冻伤的地方,又痛又痒。

    他使的力气很重。

    直到感受到手上裂开一条口子,鲜血快要涌出来,他才眸色暗了暗住手。

    两个人折腾这么一通,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宣王府。

    苏苏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刚刚自己上前找了个吓,现在满心不想和他待在一起,连忙跳下马车。

    马车旁边要准备过来扶苏苏的春桃吓了一跳:“小姐!”

    “我没事。”

    “叶三小姐的身体,这么快就好了?”

    带着讥诮笑意的声音响起,苏苏抬眸看去,一个玉冠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他五官端正,身上带着书卷气,但却一眼能看出他和酸腐的文人不同。

    男子眼里满满的不羁之意,仿佛给他条鞭子,他不介意抽得苏苏满地打滚。

    苏苏心里猛然浮现一个名字:庞宜之。

    风骨不凡,满身刺头的礼部侍郎啊。

    虽然他对自己非常不友好,但苏苏想起那副寥寥几笔就传神的画作。不得不感慨,这个人挺厉害的。

    她小时候咬着指头,和同门小孩在一块儿学写字,没少被批评。

    掌门爹爹点着她额头无语地说:“生得这么机灵,怎么学个东西这么慢。”

    所以对人间的状元这种生物,苏苏很是尊重。

    她点点头:“谢谢庞大人关怀,我已经好了。”

    庞宜之嗤笑:“三小姐身体壮硕如牛,自然好得快。倒是害了别人,至今风寒未愈。”

    苏苏:……

    她向才子抛出橄榄枝,但是才子握住橄榄枝开始抽她。

    竟然说她壮硕如牛?

    她要收回橄榄枝,叶夕雾也是可爱漂亮的小姑娘好么!庞宜之讽刺人,简直都不摸着良心讲话的。

    苏苏收起笑容,看他一眼:“庞大人说,大姐姐风寒未愈?”

    “叶三小姐明知故问。”庞宜之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苏苏歪头道:“大姐姐是宣王侧妃,我这个做妹妹的,都不了解她的身体情况,庞大人一个外男,怎么对她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不知道的,还误以为庞大人是个浪荡子呢。”

    庞宜之收起眼里的轻谑,冷冷点评道:“牙尖嘴利。”

    少女冲他眨眨眼睛。

    就许你欺负人么?原主做得不对的事,苏苏会一一弥补道歉,但是原主和自己,可都没有伤害过庞宜之。

    她没必要对一个百般厌恶自己的人,忍气吞声。

    两个女孩子的恩怨,他一个毫无关系、心偏得不像话的大男人,掺和进来做什么。

    这时候叶将军也看见女儿和庞宜之说话。

    叶啸走过来道:“庞大人,在和小女说什么?”

    庞宜之移开视线,轻轻一笑:“叶大将军,本官和三小姐不熟,只是打了个招呼。”

    庞宜之又看了眼刚下马车的澹台烬,语焉不详道:“倒是质子殿下,许久不见,看上去单薄了不少。”

    澹台烬目光定定落在庞宜之脸上,道:“庞大人看错了。”

    庞宜之笑了笑,对叶将军抬手:“叶大将军请。”

    叶啸本就手握重权,也没推辞,率先进了府,庞宜之紧随其后。

    苏苏看一眼澹台烬:“你认识庞宜之?”

    澹台烬摇头,说:“不认识。”

    苏苏心想,骗谁呢。不说别的,情敌之间,总知道对方的存在吧。就算不知道,那天大家一起跳下水,也在水里见了一面呀。

    他既然不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