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苏苏和大夫走远了,澹台烬睁开眼睛。

    没过一会儿,灰衣小厮拿了食物和水过来,见澹台烬醒着,小厮吓了一跳。

    “质子,用膳吧。”小厮放下手中食盒。

    澹台烬手臂撑住自己,吃东西。

    小厮守在一旁,淡淡说道:“接下来几日,奴才会按时给质子殿下送饭,还请质子不要离开东苑。”

    澹台烬说:“多谢你。”

    小厮见眼前的少年态度谦和,声线清朗,一时间有些愧疚。

    下人们有时候是故意这样对澹台烬的,毕竟他身份特殊,欺凌他有种别样的满足感。

    但一想,眼前这个人,或许活得还不如他们这些好。

    小厮忍不住说:“质子殿下,东苑的窗户破了,下午奴才带人来补。”

    澹台烬不好意思微笑道:“不必麻烦了。”

    小厮心道,质子心肠确实不错。被故意苛待,却没有怨恨他们。他没有提到三小姐,三小姐不让自己提到她,好在质子也没问,不然小厮也不知道怎样回答。

    等小厮收起食盒离开后,东苑彻底安静下来。

    雪地里飞来一只通身漆黑的乌鸦,盘旋在东苑上方。

    将军府守卫森严,对于传信鸟禽十分敏感。倘若是鸽子,只要见到,一并射杀。

    然而一只晦气的乌鸦,看见了顶多唾骂一句。

    澹台烬推开窗。

    他伸出手,乌鸦稳稳落在他手臂上。

    少年眉眼依旧柔和,温柔地抚了抚漆黑的翎羽,乌鸦在他手上叫了一声。澹台烬抬起苍白的手指,捏碎了乌鸦的脖子。

    它的头软软垂下去。

    澹台烬慢条斯理撕开乌鸦的肚子,拿出一颗蜡丸。蜡丸捏碎后,他取出折叠好的纸条。

    一目十行看完,他把乌鸦尸体从窗外扔出去。

    少年眼睑垂下一片阴影,若有所思。

    漆黑的鸟落在雪地里,很快,大雪掩盖了乌鸦的尸体。

    苏苏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个褐衣男子。

    她反应了一会儿这是谁:“二哥,你等等。”

    叶储风惊讶地回头,连忙道:“三妹妹。”

    “二哥这是要出府吗?”

    叶储风不自在地看着自己靴子,道:“笔墨纸砚没了,我出府买些。”

    苏苏打量着他。

    眼前的男子眉眼清逸,看上去很是文弱。

    将军府四位公子,这位二公子最没存在感。他是三岁那年,叶将军从乡下接回来的。

    叶啸当时直接把小孩扔给管家。

    “以后他叫叶储风。”

    府里所有孩子都有娘,除了三小姐叶夕雾和二公子叶储风。

    叶夕雾娘亲早死,而叶储风,则是叶啸打仗期间,行军路上在一个庄子养伤,几日云雨,那村里的寡妇给生的。

    将军府中的人对二公子身世心知肚明,分外瞧不上他。

    叶储风知道自己身份尴尬,在府中从来都只像个隐形人一般生活,六岁的四公子,都知道这个二哥怯懦可欺。

    叶储风性格孤僻,以前只有叶冰裳与他关系好些。

    苏苏在心里嘀咕,叶冰裳的人缘也太好了吧。

    宣王和庞宜之就不提了,叶储风这样沉默寡言的人,竟然也和叶冰裳处得不错。

    苏苏对这个庶姐,越发好奇。

    叶储风被苏苏拦住,脸上很是不安。

    他垂下头:“三妹妹有什么事吗?”

    苏苏点头:“上次夕雾不小心害得大姐姐落水,心中不安。听说宣王过几日便要搬出宫,来宫外的府邸住,我想备一份礼物,给大姐姐赔罪。二哥,我听说你以前和大姐姐关系不错,你知道她喜欢什么吗?”

    叶储风连忙摆手道:“三妹妹误会了,我和冰裳妹妹也只是偶尔说说话,并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苏苏看他神情就知道,他觉得自己是来找茬的。

    整个将军府都知道,大小姐嫁给了三小姐的心上人,而三小姐是个歹毒记仇的。

    苏苏很无力,她说:“既然这样,我也不耽误二哥了。”

    叶储风冲她拱手,正要离开,苏苏动了动鼻子。

    “你身上什么味道?”

    叶储风脸色微变,不自在地推开像只小动物嗅来嗅去的苏苏。

    “三妹妹……”

    见他尴尬得面红耳赤,苏苏也不好为难他,只好道:“对不住,可能是我闻错了。”

    苏苏心中疑惑,这个味道确实很熟悉,到底在哪里闻到过呢?

    叶储风已经不见人影。

    苏苏有心想问问玉镯中的器灵,但是它依旧在沉睡,苏苏只好作罢。

    春桃小脸红扑扑地跑过来:“小姐!”

    她小心翼翼问:“我听喜喜说,小姐没让碧柳在身边伺候了?”

    苏苏点头。

    春桃忍不住笑起来。

    苏苏偏头,春桃连忙摆手道:“春桃不是、不是想说碧柳姐姐坏话,也不是嫉妒碧柳姐姐,而是……而是……”

    春桃的脸涨得通红,半晌才说:“碧柳姐姐这段时间没在小姐身边,春桃和喜喜,都觉得小姐变了不少,我们害怕小姐又变回去。”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又慌张解释:“奴婢不是说小姐以前不好……奴婢……奴婢……”

    苏苏看她结结巴巴,都要急哭了,忍不住道:“没事,我没有生气。”

    虽说自己的改变和碧柳没什么关系,但是以前碧柳没少唆使原主,是真的。

    春桃和喜喜的担忧也没错。

    “二公子和三公子那边,有消息了吗?”

    说到这个,春桃连忙道:“回小姐,奴婢问过管家了,他说二公子和三公子这段时间经常出门,尤其是二公子,有时候早上出门,晚上才回来。”

    苏苏很惊讶:“出去一整天?”

    春桃点头:“但是奴婢不知道两位公子在做什么。”

    苏苏觉得自己直觉没错,这个叶储风就是有问题。今天是买笔墨,往日呢?总不可能天天缺笔墨纸砚。

    想了想,她让管家找来几个乞丐,分给每个人一锭银子。

    “你们分别帮我看着二公子和三公子,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奇怪的地方都给我说。”她小手一挥,十分豪迈,“做得好的,再赏一锭金子。”

    乞丐们眼睛放光,连连道谢。

    “三小姐放心,任何风吹草动,小人都会留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