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赃(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刚回府,春桃就看见将军府前,站着一个双十模样的丫鬟。

    那丫鬟瓜子脸,眉毛修得细细的。

    见了她,春桃吓得连忙低下头去。

    细眉丫鬟嗤笑了一下,挤开春桃,迎上前来:“小姐,碧柳回来了,碧柳扶你下车。”

    苏苏掀开轿帘,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听她自称碧柳,苏苏瞬间就明白了她是谁。

    原主有四个贴身丫头,银翘被祖母送去庄子嫁人,这段时间跟在苏苏身边的丫鬟是春桃和喜喜。

    但这两个丫头胆子都不大,在原主看来,太过木讷,愚钝至极。原主一向不太喜欢她们。

    叶夕雾最喜欢的丫鬟,便是眼前这个叫做“碧柳”的丫头。

    在原主的记忆里,碧柳聪明伶俐,办事利落,嘴巴也甜,深得她心。

    苏苏摸不准,碧柳是什么样的人。

    她思考间,已经被碧柳小心扶下车子。

    春桃站在一旁,像见了老虎的小鹌鹑。

    春桃怕碧柳?

    再一看同样垂着脑袋的喜喜,苏苏明白了什么。

    这个碧柳,看来真的在原主身边的地位不一般。苏苏才穿过来的时候,春桃动不动吓得磕头,这个碧柳在苏苏面前,却毫不拘谨。

    主仆几人往府里走,碧柳道:“三小姐,碧柳有话要和你说。”她神色隐隐亢奋。

    碧柳回头对春桃和喜喜道:“我和小姐说说话,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苏苏不动声色,她倒要看看,这个碧柳到底要做什么。

    碧柳带着苏苏拐进一座假山处,从衣袖里摸出一张纸。

    “三小姐,你看,碧柳找到了什么东西?”

    苏苏展开纸张,上面有一张栩栩如生的美人图。

    美人坐在荷花池旁,低头浅笑,不胜娇羞。

    碧柳神色兴奋,满脸写着求表扬。

    苏苏有点儿懵地看着这张画,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小姐,你看落款。”

    落款:庞宜之。

    竟然是状元爷,如今的礼部侍郎庞宜之,上次火急火燎跳下去救叶冰裳那个。

    如此看来,图上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说实在的,不愧是新科状元,画画功力真不错,寥寥几笔,叶冰裳风情无限。

    碧柳:“小姐,你让我去大姑娘前年养病的庄子调查,他们果然有奸-情,那贱-货在和六殿下成亲前,就已经和庞大人暗通款曲了。”

    “庞大人还画了这幅画,以慰相思。”

    “庞大人上京前,让小厮烧了这幅画,但是小厮觉得可惜私藏了起来。碧柳幸不辱命,把这幅画买回来了。”

    碧柳雀跃道:“小姐,六殿下看见这张画,肯定会怒不可遏,休了那贱-人。到时候,没了那贱-人,六殿下眼里的人,就会变成小姐!”

    苏苏:“……”

    你认真的吗?

    苏苏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前原主和叶冰裳落水,六皇子作为叶冰裳的夫君,跳下去是情理之中。但庞大人跳下去,就耐人寻味了。

    原主疑心这一点,便派出自己最“得力”的丫鬟碧柳去调查。

    希望调查出庞大人和庶姐的奸-情,好让六殿下休弃庶姐。

    “小姐,需不需要碧柳找人,把这幅画送到六殿下手中?”

    苏苏把画收起来:“暂时不用。”

    原主已经成了亲,苏苏完全没有搅和萧凛感情的想法。

    而且,就一张画而已,顶多说明庞宜之倾慕叶冰裳,叶冰裳被人画下来,又不是叶冰裳的错。

    碧柳满脸写着可惜,但是也不敢违逆苏苏,只当小姐还有什么高招。

    苏苏收好画,准备找个时间把这祸害玩意烧了。

    她才出去,春桃一脸不安地来通知:“三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碧柳训斥道:“好好说话,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苏苏皱眉,看碧柳一眼,对春桃缓和语气说:“你慢慢讲。”

    春桃咽了口唾沫,道:“莲姨娘早上发现,库房里丢了很多东西,老夫人的玉观音不见了。一经查探,杜姨娘房里也失窃,她给二小姐准备的嫁妆少了大半。”

    “大公子的玉佩、四公子的例银,通通不见。现在,莲姨娘、杜姨娘,还有二小姐她们,正在厅堂审问……”

    苏苏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们怀疑谁?”

    “质子殿下。”

    苏苏皱眉问:“为什么怀疑他?”

    春桃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苏苏,“有人在质子殿下的平安符里,搜出了一只私藏的耳坠……”

    碧柳一听,愤愤道:“小姐,质子做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简直给你蒙羞。”

    春桃想说什么,念及碧柳在,最后还是低下了头。

    苏苏看碧柳一眼:“事情结果还没出来,不要乱讲话。”

    快闭上嘴吧,不然她忍不住想揍这丫鬟一顿了。

    从小爹爹就教苏苏讲礼貌,明黑白是非。这个碧柳张口闭口“贱-人”、“奸-情”,好好说话有那么难吗?

    苏苏听得浑身不舒坦,最让人生气的事,碧柳还明里暗里欺压喜喜和春桃。

    苏苏怀疑,这个丫鬟唆使了原主做了不少事。

    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是个好姑娘能干出来的事吗?

    但苏苏现在也没时间料理碧柳,她对春桃说:“我们去厅堂看看。”

    春桃连忙行了个礼,带路。

    碧柳被苏苏警告不要乱讲话,呆在原地。她完全没想到三小姐会斥责自己。

    按理说,小姐听到质子给她丢了脸,杀了质子的心都有了。

    但三小姐竟然只让自己闭上嘴。

    碧柳脸色扭曲了一下,看着前面春桃的背影。定是自己不在的时候,春桃和喜喜这两个小蹄子,给小姐说了自己的不是。

    明日就是十五,想到什么,碧柳恍然,怪不得小姐没有狠狠唾骂质子呢,这时候质子确实不能出事。

    碧柳连忙跟了上去。

    苏苏还没走进厅堂,立刻有人给莲姨娘汇报:“三小姐回来了。”

    此言一出,椅子上坐着的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澹台烬。

    少年的手臂被扣押住,他抿唇,漆黑的眸看着地面,眼里又冷又沉。

    苏苏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三位姨娘,莲姨娘坐在主位,两位姨娘分坐在两侧,二小姐叶岚音脸色难看地挨着杜姨娘坐。

    除了他们,府里最小的四公子也在。

    四公子今年才六岁,因着年龄小,将军宠爱,他整个人胖成了一颗球,窝在云姨娘怀里吃糕点。

    除了下人,所有人都坐着,只有澹台烬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