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公主在萧临身后,讥诮地看着苏苏,她最喜欢看叶夕雾在六皇兄面前出糗。

    苏苏好郁闷,说好比试的后果九公主担着呢?

    九公主这样出尔反尔的人,放在修真界,会被实力强悍的人杀人夺宝一万回。

    春桃非常担心。

    三小姐平日里最在乎六皇子的看法,每次六皇子冷言冷语,三小姐会被气得发疯。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三小姐变得和颜悦色,回去指不定又要大发脾气。

    春桃悄悄抬起眼看向三小姐,却没在三小姐脸上见到难过痛苦之色。

    苏苏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五百年前,大师兄还不认识自己,他护着亲妹妹也情有可原。

    跨越五百年时空,能再次见到已经陨落的人,苏苏觉得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大师兄为保护宗门而死,他是英雄。

    苏苏想了想,对萧临说:“不管殿下相不相信,我没有主动挑衅九公主,这里是皇宫,太后传召,我总不可能特地来堵住九公主欺负她。”

    萧临怔了怔,忍不住看苏苏一眼。

    以往叶家三小姐,总是用一种痴迷到欲说还休的眼神看着自己,做了错事死不悔改,行事狠辣恶毒。

    他的记忆里,叶夕雾长着一张丑陋扭曲的嘴脸。

    萧临自然知道,她恋慕自己到了疯狂的地步,但他每次见她,心里不断生厌。

    今天却完全不同,她眼里很明亮。

    眉宇坦然,身上小袄是粉白色,靴子在地上踩出几个小小的脚印。

    过往的煞气和哀怨不见,他方看清,叶三小姐容颜并不可憎。

    她眼里映着白雪,脸颊软软的,竟显出几分纯然。

    听了她辩驳的话,萧临看向九公主:“昭玉,你主动找叶三小姐切磋的?”

    九公主眼里的心虚之色一闪而过,扯住萧临袖子:“皇兄……”

    萧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性格磊落,是个真正的君子,这件事既然是妹妹挑事,他自然不会再责备苏苏。

    “本殿下先前不知,三小姐见谅。”他对苏苏说。

    苏苏没想到萧临会道歉,连忙摇摇头。

    大师兄天下第二好,仅次于爹爹,怪谁也不怪大师兄。

    在苏苏看来,原主性格不好,眼光却没得说。她大师兄光风霁月,正直坦荡,只可惜他陨落得太早。

    先前萧临那么讨厌原主,其实不是没道理,一来原主的确不干人事,二来原主死鸭子嘴硬,即便做了坏事,也理直气壮。

    萧临虽说向道了歉,对苏苏的观感却并没有转好。

    毕竟那日他的妻子叶冰裳落水,实打实就是叶三小姐搞出来的幺蛾子,所以他只是冲苏苏淡淡一点头,看也不看苏苏,转身走了。

    九公主没想到,以往只会发疯的叶夕雾,今日竟然不吵不闹,好好给皇兄解释。

    眼看皇兄不会帮着自己斥责苏苏,她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皇兄,等等我。”

    萧式兄妹一走,苏苏回头,看见春桃在傻笑。

    苏苏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春桃下意识回答:“这还是六殿下第一次对小姐服软呢。”

    叶将军手握重兵,连皇帝也不会轻易动三小姐。

    但芝兰玉树的六殿下,从不掩饰自己对三小姐的讨厌,以往每次都是沉着脸,冷冷将小姐训斥一顿。

    最严重的一次,那时候大小姐还没出阁,三小姐想打大小姐巴掌,六殿下直接把三小姐甩开。

    那一回,三小姐气得把房里的东西能砸全都砸了。

    听春桃这样讲,苏苏也有些想笑。

    春桃这傻丫头,也真是心宽,要知道刚刚九公主那一鞭子抽实了,春桃可就毁容了。

    结果小丫头心里,还是在想自家小姐和六殿下那点儿爱恨情仇。

    两人都已分别成婚,早就不可能。

    萧临平平静静说句见谅,春桃竟然可以高兴成这样。

    原主以前是被讨厌成什么样子了啊?

    想到小时候大师兄温柔为自己束发的模样,再想到大师兄很少厌恶一个人,而他如今对自己这具身体,非常不待见。

    苏苏对自己如今在他人心中的印象,感到绝望。

    太后留苏苏坐了一会儿,就放苏苏走了。

    如叶大将军所说,太后看上去很是慈祥宽宥。

    但苏苏并不这样想,九公主找苏苏比试的事,按理太后早就知道,可太后一个字也没提。

    苏苏猜,或许九公主过来,是太后默认的。

    毕竟假使九公主进展顺利,苏苏现在已经被抽得狼狈不堪。到时候太后安慰几句,反成了那个好人。

    苏苏暗暗道,看来叶家树大招风,皇室已经对叶家不满了。

    有时候别人对你宽宥,并非喜爱,而是忌惮。

    以前常常有仗要打,萧家皇族需要叶大将军这个“战神”,但近几年国泰民安,皇帝稳坐高位,未免就对能威胁到自己的臣子不满。

    苏苏虽没入世,对人间的规则懵懂,但这样的道理,她也能领会。

    就是不知道叶大将军怎么想。

    苏苏回宫的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问领路的小太监:“你知道澹台烬以前住在哪里吗?”

    小太监之前也知道叶家这位三小姐的脾气,为她带路都低着头,此刻猛然听到苏苏问话,连忙答道:“质子殿下以前住在冷宫。”

    “冷宫啊,可否带我去看看?”

    小太监神色有些为难。

    苏苏想到爹爹教的,来人间要懂得人情世故,于是拔下头上一根簪子递给他:“劳烦公公。”

    小太监连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位将军家的小姐不抽他就好了。

    苏苏道:“没事,收下吧。”

    小太监挣扎片刻,收好簪子,为苏苏带路。

    没一会儿,苏苏看见了一处残败的宫殿。

    “这就是质子殿下先前住的地方,叶小姐,奴才还要回去当差,冷宫荒凉,叶小姐切莫多逗留。”他收了苏苏的东西,便忍不住好心提醒一句。

    苏苏点头:“谢谢你。”

    小太监走了。

    春桃也是第一次来冷宫,她看着杂草都三指高的院子,想到冷宫常常闹鬼的传言,忍不住抖了抖:“小姐,我们来冷宫做什么?”

    苏苏走进来,也感觉到一股阴气。

    但她现在是凡人之躯,什么也看不见。

    “你要是害怕,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苏苏对春桃说。

    春桃连忙摇摇头:“我跟着小姐。”

    三小姐地位何其尊贵,要是她出了事或者受伤,春桃也没命。

    见春桃坚持,苏苏也没多说什么,拎着裙摆踏入冷宫。

    她想了解澹台烬的过去。

    千万年来,世间总共出过两个身怀邪骨的天生魔神。

    第一位魔神出世时,无数上古神尊陨落,献祭自身万年修为,连神器也一一破碎,才将它消灭掉。

    许多年后,第二个魔神澹台烬,横空出世。

    但这时候的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