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苏一想起这个人未来在魔宫,拎着她打量的目光,她轻轻磨了磨后槽牙。

    眼前的少年,看上去胆怯卑微,可苏苏才不信,魔王少时会是这样的心性。

    大概率是装出来的。

    无数尊牌位在她脑海里晃,还有残忍“万仙塚”,让人怒意翻涌。

    苏苏从床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条血红的鞭子。

    澹台烬看着鞭子,袖中的手指,缓缓收紧。

    苏苏抬眼看他。

    说起来挺变态的,原主这辈子最生气的事,莫过于嫁给了澹台烬,以至于每天晚上都要抽他一顿鞭子解气。

    这已经成了惯例,一晚不打他,原主浑身不舒坦。

    苏苏从来没用鞭子抽过人,但她不待见这个天生邪物。她并不认为所有的妖魔都是坏的,但眼前这个,未来绝不是个好的。

    世间千万年,才会出一个天生邪骨的人。

    他注定天煞孤星,其后会渐渐变得性情暴虐,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

    苏苏挥了挥鞭子,鞭子撕裂风声,冲少年挥了过去。

    澹台烬没有闪避,鞭子抽在他胸口,他踉跄着退后一步。

    少年一双漆如点墨的眸子,直勾勾看着苏苏。从他眼里,苏苏总算看见,隐藏得特别深的厌恶和痛苦。

    就该这样。

    正邪本就不两立。

    苏苏学着原主每晚抽他的话:“都是因为你的存在,六殿下才不愿意娶本小姐,你怎么不去死!”

    她又一鞭子抽在少年手臂上。

    他闷哼一声,身体也跟着颤了颤。

    澹台烬在冰面跪了那么久,身体已经微肿发疼。此刻两鞭子,抽在原本已经麻木的手臂上,把疼痛放大了无数倍,骨头都跟着一阵抽搐的痛。

    苏苏拿着鞭子的手顿了顿,他似乎快撑不下去了?

    到底凡人躯体,十分脆弱。

    苏苏吸了口气,在心里念了好几遍清心咒。她看着自己的水嫩的手指,她的任务并不是杀了少年魔尊,而且,即便她要杀他,也该给他个痛快,不应该加以折辱。

    从小爹爹教她,不能恃强凌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修仙之人,决不能主动造业障。

    苏苏压下为同门报仇的想法,她收起鞭子,说道:“今日我累了,看见你这张脸就烦。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和叶冰裳有什么牵扯,我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她把鞭子扔到澹台烬身上,自己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苏苏闭上眼,念了十来遍清心咒。稳住道心才发现,心里竟隐隐有些不舒服。

    这是道心动荡的表现。

    她不会逃避自己的错误,今晚沿袭原主的习惯折辱他,是她不对。

    以后不会了。

    澹台烬接住鞭子,他脸色本就虚弱,挨了这两鞭子,变得更加苍白。

    他抬眸看着少女背影。

    其实早已经做好被叶夕雾抽得半死的准备,但今天竟少挨了数十鞭。

    澹台烬额上渗出一层细汗,勉强拿出被褥,在床下铺好。

    脖子上有个东西硌得伤口一痛,他拿出来。

    是一个早已褪色的平安符,平安符用黑线串着,常年掩藏在他衣襟之下。

    烛光映照在他眼里,冷意散去些许。

    澹台烬妥帖收好平安符,翻了个身,冬日的夜晚,外面狂风呼啸。

    树影倒映在窗户上,像张牙舞爪的魑魅魍魉。

    澹台烬骤然想起,两日前,那个身上中了无数刀的丫鬟银翘。

    当时她尸体僵硬,神情痛苦,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悔,选择让叶夕雾逃跑。

    澹台烬眸中沉静,漆黑一片。

    那时候丫鬟的尸体,还没冷透,她的血液染红了雪地,一路蜿蜒到他的脚下。

    死不瞑目。

    他漠然抬脚,跨了过去。

    苏苏半夜睡不着。

    邪物就在床榻下入眠,她再大的心,也不能就这样闭眼睡过去。

    人间已经进入寒冬时节,冷风突然把窗户吹开,一股脑往屋里灌。

    屋内炭火熄灭了。

    原主成亲后,丫鬟们都不在里屋伺候了。苏苏自然也不会半夜把丫鬟叫起来关窗。

    她忍了会,发现□□凡胎确实扛不住冷,于是掀开被子,去关窗户。

    关好回来,路过地上的少年时,她觉察到他不对劲。

    他呼吸浊重,整个人在无意识地发抖。

    苏苏取来一盏琉璃灯,蹲在他身侧。

    少年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变得通红。他没清醒过来,牙关却下意识紧咬。

    好像出事了。

    苏苏一惊,他可不能死。

    她现在还没抽出邪骨,他一死,她的任务也就随之失败。一旦被弹出这个时空,修真界抱团等着完蛋。

    苏苏犹豫片刻,伸出手,摸了摸他额头。

    手下滚烫。

    她收回手,凡人这样,恐怕得烧死吧?

    苏苏完全没想到,五百年前的邪物,竟会这样弱。

    可以伤可以残,但别死啊,否则邪骨会觉醒的。

    苏苏连忙拿起桌上的茶盏,走出门外去。

    她收集了几盏外面堆积的白雪,这才回来。

    苏苏呵了口气,好冷啊。

    她不敢耽搁,找了件衣裙,撕成布条,用布条包住白雪,敷在少年额上。

    他身上还盖着秋日的薄被,冷得瑟瑟发抖。

    苏苏把自己床上的被子抱下来,盖在他身上。

    她盘腿坐在他身边,小脸恹恹。

    想杀不能杀,竟然还得救。

    咯咯……半夜往外面跑一趟,牙齿都在打颤,好冷……

    苏苏把大氅披身上,总算好受了些。

    她还得守着澹台烬,为他换额上的冰雪退热。

    苏苏靠在床前,颇为生无可恋。

    这都叫什么事啊。

    早知道不抽他了。

    澹台烬觉得自己快死了。

    身体一阵冷一阵热,到处都疼。

    他闭着眼,周身仿佛是无尽的黑暗与冰寒。

    人都不想死,否则这些年的一切,算什么。

    他知道自己不能睡过去,得自救。他努力想睁开眼,可是眼皮沉重,如坠了千斤。

    他与这种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