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跪(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于少年魔王为什么会被罚跪,苏苏接收到的记忆是这样的——

    半月前,原主叶夕雾和庶姐叶冰裳,一同掉入湖中。

    结果,六皇子跳下去救庶姐,状元郎也跳下去救庶姐。不但如此,连原主才成婚不久的夫君,澹台烬,跳下湖也是游向庶姐。

    最后还是原主的一个暗卫,见势不对,把原主捞了上来。

    原主险些淹死,回来以后大发雷霆,她没法冲着六王爷和状元郎撒气,只好逮着澹台烬发火。

    她让澹台烬去跪结冰的湖面,她什么时候原谅他,他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惩罚还没实施,原主就受凉病倒,祖母带她和澹台烬去寺庙上香祈福。

    谁知路上出了意外,原主被山贼捉走了。

    现在回来,自然续上了惩罚。

    苏苏揉揉心口,想出去看少年魔王罚跪。

    这一定是她穿梭五百年时空的福利!

    要是有聚影珠,她一定留一个影像带回去给师叔师伯们看看,他们修仙界扬眉吐气了啊!

    澹台烬跪在冰面上。

    前两日他回来,将军府管家笑吟吟道:“希望质子殿下,没有忘记三小姐的话。”

    他一言不发,低眸敛目,过去跪在了结冰的湖面。

    没一会儿,寒气让他的脸变得苍白无比。

    今年冬天比以往都要冷,几个丫鬟从湖边走过去,窃窃私语道:“三小姐又在惩罚质子了呀?”

    “怎么才从天华寺回来,三小姐又让质子罚跪,质子太可怜了。”

    “嘘,小声些,你不怕三小姐啊。”

    自从三小姐和质子殿下成亲以后,三小姐总是罚他。

    谁都知道,三小姐心仪六皇子,厌恶极了质子殿下。

    三小姐是叶大将军最疼爱的女儿,而质子澹台烬,是周国皇帝最讨厌的儿子。

    质子在大夏国这么多年,连奴仆都可以欺辱他,更遑论最受宠的三小姐叶夕雾。

    不待见一个人,不就随着心情,任意磋磨?

    婢女们看澹台烬的目光,同情居多。

    漂亮的少年平日里十分宽和懂礼,也没有半点架子。他身世本就可怜,如今还常常被这样折磨。

    叶大将军哪怕知道了这些事,顶多教训爱女两句,就不了了之。

    大雪覆盖了远处的青松,澹台烬咳嗽一声,寒气入肺,刺得呼吸带痛。

    膝盖下的冰,冻得骨头生疼。

    少年乌黑的发丝上,已然结出一层寒霜。

    澹台烬跪了太久,膝盖几乎要失去知觉,他闷哼一声,撑住冰面,堪堪稳住身体。

    冰上倒映出他的面容。

    一张羸弱无害的少年脸孔。

    他想起两日前,他把三小姐从山贼窝里抱回来的时候,叶家老夫人的脸都青了。

    “这件事谁也不许传出去,如果让我知道谁的口中走漏了风声,叶家定不饶他!”

    老夫人神色凌厉,眸中透露出浓浓的威胁。

    随后老夫人又安抚地看向他:“府中嬷嬷检查过,夕雾身上衣物完好,定没有发生对不起你之事。”

    “祖母多虑了,我自然相信夕雾。”

    老夫人看他一眼,满意地点头。

    叶三小姐被山贼掳走的事情,就这样隐秘地瞒了下来,老夫人却依旧在查。

    毕竟叶家卫队随行保护,多少年来从未出过这样的意外。

    山贼为何会盯上他们家三小姐?这件事怎样想,都不太对劲。

    凭那群乌合之众,完全不可能轻易将叶夕雾带走。

    然而不管老夫人怎样查,都没有个结果,这件事只能归咎于意外。

    苏苏来到湖边,一眼就看见了五百年后的罪魁祸首。

    少年跪在结冰的湖面上,已经快撑不住了。

    他脸色苍白,唇色不再鲜红,开始发乌。

    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少年抬起眸,正好对上苏苏的目光。

    少女披着雪白柔软的大氅,歪头打量他。

    两人隔着湖面遥遥相望,澹台烬看见,她突然弯起眼睛笑了。

    他从未见过叶夕雾露出这样纯粹干净的笑容。

    不知道是满意府中冬日雪景,还是满意冰湖上他的狼狈。

    苏苏身边的春桃,看得不忍心,用尽毕生勇气求情道:“小姐,质子殿下已经跪了两日,再跪下去,恐怕身子骨要坏了。需要叫质子起来吗?”

    苏苏摇摇头,看戏看得正上头,只可惜没有聚影珠,她认真地说:“显然他坚强着,看起来还可以再跪几天几夜。”

    春桃:“……”

    三小姐认真的吗?

    苏苏当然是认真的,她摸摸春桃的头。

    你不懂,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要是出生在未来,听到他名字,都得吓晕过去,才不会同情他呢。

    跪得半身不遂才好,看这邪物以后怎么变魔王!

    她看澹台烬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拂袖走了。

    见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屋檐长廊下,澹台烬抿紧嘴唇,收回目光。

    苏苏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才午睡起来,因着信佛,屋子里檀香袅袅。

    苏苏进去的时候,屋里还站了一个豆蔻年华的青衫姑娘。

    青衫姑娘原本在给老夫人捏肩膀,见苏苏进来,便停了手。

    苏苏认不得人,没有做声,那姑娘倒是主动冲她点了点头,轻声喊:“三妹妹。”

    原来是叶家庶出的二小姐,叶岚音。

    苏苏颔首,打招呼道:“二姐姐。”

    叶岚音没想到苏苏会回应自己,她心中惊讶,局促地看苏苏一眼,冲老夫人福了福身:“祖母,岚音明日再来陪你礼佛。”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点点头。

    苏苏算是看明白了,原身在叶家是个小霸王一样的存在。

    她来了,叶岚音就得给她让位。

    自己喊叶岚音一声二姐姐,都让人家诚惶诚恐,忐忑不安。

    所以原主平时是有多恐怖?

    叶岚音一走,老夫人刻板的脸上,显得宽和了不少:“三丫头,过来让祖母看看,身体好了没?”

    苏苏走过去,说道:“多谢祖母关心,夕雾的身体没事了。这些天,让祖母担心了。”

    老夫人亲昵地点点她额头:“祖母年纪大了,没几年好活,你这丫头,就让祖母省点心吧。”

    苏苏替老夫人捏着肩膀,道:“祖母身体康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娘呢,要一辈子护着夕雾。”

    “嘴上没个把门,胡说八道什么。”老夫人佯装训斥道,但眼里的笑意盖都盖不住。

    叶将军的嫡妻,生下原主就去世了,叶将军没有娶续弦,老夫人便亲自把原主抱到身边养大。

    自己养大的孩子,真是含在嘴里怕坏了,偏心偏得厉害。

    原主这样跋扈,祖母的宠爱占了很大的因素。原主也精明,平日里歹毒归歹毒,讨好长辈很有一套。

    大夏国推行孝道,叶将军是出了名的孝子,叶老夫人把叶夕雾看得和眼珠子似的,连带着叶将军也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嫡女。

    “寺庙的事,祖母已经封了下人的口,你自己也不要到处说。姑娘家名节为重。”

    苏苏点头:“我知道了,祖母。”

    在叶家,老夫人是真的疼爱原主。

    想起原主的愿望,苏苏以后也会努力对老夫人好。

    老夫人又道,“你也要懂点事,去宽一宽质子的心。妻子发生这种事,他心里难免有芥蒂。”

    苏苏想起冰湖上罚跪的少年。

    她又不会真的和少年魔王做夫妻,吃饱了没事干才去安慰他。

    但是面对老夫人,她不能这样讲,只能点头:“夕雾知道。”

    老夫人点头。

    “祖母,银翘找到了吗?”

    老夫人眼神闪了闪,笑着说:“那丫头啊,找回来了,没有受伤,祖母把她送去庄子了。银翘早就到了婚配的年龄,这次她勇敢护主,总不能再让她在府里耽搁。”

    老夫人心里叹了口气,这些腌臜事,夕雾最好一辈子不要知道。

    苏苏在老夫人背后,看不见老太太神情。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

    “前段时间,宫宴上的事,祖母一直没说你。你大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