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裴泠泠到家之后,又开始下雨了。

    刚踏进楼道,外面就“哗啦啦”地从天上开始倒水下来,前一刻还是晴天,后一秒风云变色,整个天都暗了下来。

    山城的夏天本来就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但今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雨格外的多。

    裴泠泠一进家门就把空调打开了,家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遵循着只要有网络就不会感到孤单的原则,裴泠泠毫不犹豫地打开了电脑,决定找部电影来看。

    冰箱里还有冰可乐和冰镇西瓜,裴泠泠不知道从哪又翻出来了一袋辣条,准备一会儿看电影的时候吃。

    最近没什么好看的电影上映,裴泠泠找了半天也没选好到底该看什么电影,鬼使神差下,她打开百度网盘,调出了《招魂》开始看。

    一个人在家一边吃辣条一边看恐怖电影,再把空调的温度调低。

    实在是太爽了!

    爽的结果就是,裴泠泠的胃也很爽,当天晚上她就开始拉肚子。

    再次从卫生间出来,裴泠泠脚步蹒跚地走回卧室,往床上一摊,像团死猪肉一样,不动弹了。

    吃辣条和可乐的快感就在于,明知道之后有可能会拉肚子,但还是忍不住吃。

    不过裴泠泠也没料到这次会反应这么激烈,以往她胡吃海喝之后,都是第二天拉肚子的。

    在床上缩着缩着,裴泠泠就困了,她强撑着精神不敢入睡。昨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恐怖,她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梦游过,她想不明白昨天晚上她怎么就会突然梦游把那枚蛇蛋打碎,而且,里面的东西又被她丢到哪去了?

    眼皮打架,意识像是掉进了胶水里,被黏着,缓慢的运转。裴泠泠咬牙睁开眼睛,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了一个睡眠监测app,这个软件不仅会检测深度睡眠的时长,还会打开麦克风,检测有没有说梦话,她要看看自己晚上到底在干什么 。

    几乎是刚放下手机,裴泠泠就昏睡了过去,像一下子跌入了一片黑色的深谷中。

    这困意来得太过突入起来,也可能是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加上裴泠泠刚刚拉肚子,实在是非常疲惫不堪。

    ......

    后半夜,裴泠泠突然惊醒。

    是那种,本来睡得好好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莫名其妙就瞪大了眼睛。

    刚醒,裴泠泠的脑子还很混沌。卧室里很暗,只有路灯透过不太遮光的窗帘打进来的微弱灯光,让她勉强能看清卧室里的场景。

    冷气很足,显得蚕丝空调被单薄得厉害。裴泠泠的肚子又开始疼了。

    不是平时吃坏肚子时的那种疼,而是感觉肚子里像坠了一块冰坨子,冻得她不住地哆嗦。

    裴泠泠伸手在床头乱摸,试图去找空调遥控器,她想把空调的温度跳高点儿。

    她的手先是探出被按在了床单上,接着顺着床单一寸寸地摩挲。

    如果她翻个身,就不会这么费力了,但是她觉得自己这样也能碰到空调遥控器,就懒得翻身了。

    突然,她手一顿,她的小拇指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

    软乎乎的,还有些湿润,凉凉的,手感很熟悉,但这触感突然出现在床上,裴泠泠一时反应不过来那是什么。

    她的手顺势按了上去,那东西轻轻起伏了一下,手指按住的地方微微下陷,显得极为有弹性。

    那是……那是皮肤的触感!

    还是那种,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死猪肉的触感!

    裴泠泠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她惊叫着拍亮床头灯。

    昏黄的灯光铺洒开来,落了一地。卧室本就不大,一个床头灯足以照亮每个角落。

    床头的位置空空荡荡,没有丝毫异样。

    又是噩梦?

    裴泠泠惊魂未定,她又紧张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

    呆坐了一会儿,她抬起手看向自己的右手手掌。刚刚就是这只手触碰到了那个奇怪的东西。

    她的掌心沾着些亮晶晶的、像是液体的东西,她稍稍搓捻了一下,指尖的液体竟然拉丝,这应该是某种黏液。

    裴泠泠把手凑到了鼻尖,一股熟悉的恶臭钻了过来。

    她的脸色瞬间变了。

    刚刚不是在做梦!她确确实实是摸到了什么!

    而且那东西和那令人作呕的蛇婴有关。

    裴泠泠胃部一阵翻滚,她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恶心,胃里往上泛着酸水。她跌跌撞撞地打开卧室的门冲进了洗手间。

    “呕——!”

    ......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恶心想吐,开始吐之后就更恶心了,裴泠泠怀疑自己都快把胃酸吐出来了,鼻尖满是刺鼻的酸臭,夹杂在其中的还有一缕若隐若无的熟悉的恶臭味。

    裴泠泠的脸色苍白得厉害,因为她吐出来的东西根本不是她今天吃的,而是一种黑褐色的粘液,黏在一起。

    她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像是好几天的食物腐败了,放在一起,黏成了一团,甚至因为腐烂而渗出了腥臭的汁水。

    粘液里包裹着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好像互相融化了一样,只能看见块状的或者团状的物体互相黏连着,微微蠕动,又像是一团团的黑褐色烂肉,散发着难以抑制的恶臭 。不仅仅是呕吐物特有的酸臭味,还混着别的味道。

    裴泠泠只打量了一眼,胃酸又涌了上来,但是她胃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只绿着一张脸,手哆嗦着去按马桶的抽水按钮,她想快点儿把这些东西给冲下去。

    但是等到手碰到冰冷的按钮时,她又犹豫了一下。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越是害怕,越是恶心,越忍不住去仔细打量,想看清所有细节。

    裴泠泠想知道她吐出来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她没马上把呕吐物冲走,转而拧开了水龙头快速的漱了漱口,把嘴里的味道冲散。这才快步地走出洗手间,拿起卧室里的手机,又回到了厕所,强忍着恶心对着马桶里的呕吐物“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

    做完这些,裴泠泠再也受不了了,几乎是冲过去按动了抽水马桶的按钮,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沾在马桶壁上的黑褐色粘液全部都被冲走了,只有空气中残留着的、难闻的酸臭象征着、提示着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裴泠泠把胃都吐空了,加上被吓得不轻,整个人都颤巍巍的,走两步就开始哆嗦。按理说她这会儿应该吃点儿东西,但她现在实在恶心得不行,什么都吃不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