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裴泠泠的额头冒出了点儿冷汗,她扭头去看黄晓玉,黄晓玉的表情也很不好看。

    她们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恐。

    从刘安悦的描述来看,那条从她父亲嘴里钻出来的蛇和钻进裴泠泠嘴里的蛇实在是太像了。

    刘安悦只看到人面蛇身的怪物从她爸爸嘴里钻出来,但裴泠泠几乎能脑补出来整个过程了。

    或许一开始,和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一样,怪婴破壳而出,钻进了刘安悦的爸爸嘴里,没过多久之后,它又从嘴里钻了出来,并且那张脸变成了她爸爸的脸。

    那岂不是,很有可能,有一天,那条人面蛇身的东西也会从裴泠泠的嘴里钻出来,且长着裴泠泠的脸。

    裴泠泠发现自己的手有点儿发抖,心跳也不自觉加速了,她努力呼吸平复着自己。

    黄晓玉拍了拍她的肩,小声安慰了一句:“我们先看看是怎么回事。”

    话是这么说,但黄晓玉的脸色也苍白的厉害。她们只是非常普通的、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而已,面对这些难以理解的事情,她们甚至本能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刘安悦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没发现裴泠泠的不对劲儿,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取出一张餐巾纸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抱歉。”

    她的故事显然还没有讲完,她缓了一会儿,又开始讲述了起来。

    刘安悦看到那只长着父亲脸的蛇后,吓得不轻,她疯狂尖叫着逃回了自己的卧室,闹出的动静不小,但是不管是刘婆婆,还是她的父亲都好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把卧室的门死死锁住,紧紧盯着门口,生怕那种长着人脸的蛇钻进来。

    后来可能是神经太紧张了,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也亮了,刘安悦的卧室门突然别敲响了,她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惊醒了,她迅速拿起床头的长台灯,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外面又敲了几下,刘安悦父亲的声音响了起来:“悦悦,起床没,爸爸出差回来了。”

    声音没有一丝异常,仿佛刘安悦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狐疑地打开了卧室的门。阳光很充足,将整个客厅照得敞亮。

    刘安悦仔细而隐蔽地观察着他的父亲,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除了脸色显得略有些白以外,她找不出任何问题。刘安悦不得不怀疑自己昨晚上只是做了一个噩梦,那些可怖的场景和叫不出名字的蛇怪都只是一种臆想。

    这样的解释反倒是最合理的,刘安悦很快就接受了。父亲在家,她不用跟刘婆婆单独相处,反倒还放松了很多。

    刘安悦说到这里时,餐厅的服务员端来了一杯咖啡,她往咖啡里放了很多糖,这才喝了一口:“我以为是梦也只是我以为而已,但后来的事情告诉我,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异变是一点点产生的。”

    那之后,刘婆婆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喜欢把自己关在卧室,刘安悦的父亲每天都在工作,那段时间刘安悦还没有一个月开学,她的父亲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福。刘安悦本来是没怎么多关注的,只当是饮食习惯引起的中年发福。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了一丝奇怪。

    她父亲的那种发福,并不太像正常的发福,而是一种肿胀感,连她都觉得父亲可能是得了什么疾病,但是刘婆婆和父亲都像是没注意到这一点儿一样。与此同时,家里时常会出现一种奇怪的恶臭味,那种若隐若现,似乎还会移动的恶臭味,总是能闻到,但是想去仔细找的时候又发现找不到了。

    味道刚出现的时候是在客厅里,刘安悦以为家里的食物放久发臭了,她想找出来扔掉,可是去找的时候,又发现臭味移动了,跑到了厕所附近,刘安悦找了好几天也没能确定恶臭味的具体来源地。

    直到那天吃早饭的时候,父亲坐在餐桌上看报纸,她从父亲背后经过,突然惊觉,那股恶臭味是从父亲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刘安悦讲到这里的时候,黄晓玉扭头看了裴泠泠一眼。裴泠泠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刘安悦描述得这种情况和裴泠泠见到的刘婆婆的情况实在是太像了。

    刘安悦还在继续说:“我感觉非常恐惧,还好很快我就开学了,我害怕回家,我害怕面对我父母的异常,所以我整个高中生涯都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