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意识到这一点的裴泠泠只觉一股寒气从背后升起。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旁边的黄晓玉同样也在看这张照片,照片的提供者刘安悦更应该对这张照片很了解才对,更何况刘婆婆还是她的母亲,如果自己真的和照片上的这几个人样貌相似,她们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发现?

    是错觉吗?她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刘安悦和黄晓玉都没注意到裴泠泠的异常,刘安悦似乎陷入了某种恐惧的回忆中,黄晓玉一直都在留意着她的举动。

    “我其实不是不想管我的母亲了,而是因为,我非常、非常害怕她,我是逃到国外去的......”

    黄晓玉皱着眉:“为什么会害怕?”

    “我要说的这些你们可能不会相信。”刘安悦的目光又在黄晓玉手上的青铜像上扫了一圈,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黄晓玉笑了:“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不会相信。”

    刘安悦深深地看了黄晓玉和裴泠泠一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始讲述起了她的故事:“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的父亲送到了爷爷奶奶那里,我父亲似乎非常不愿意我和我的母亲一起生活,但是他们给我的感觉并非是关系不好,那种气氛,我也说不清楚......”

    刘安悦说,她的爷爷和奶奶对于她随母亲姓的事情非常不满,但她那时年龄太小了,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和爷爷奶奶解释的,到最后他们也没再说什么。

    刘安悦十二岁之前,也就是上初中之前,她几乎都没单独和母亲一起生活过。初一的时候,她的奶奶走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不幸去世,转头爷爷因为伤心过度,也住进了医院,刘安悦这才被接回家和父一起住。

    她因为和父母的陌生感太强了,就选择了长期住校。但是寒暑假和周末,刘安悦还是要回家住的。生活在一起,就不免能发现很多异常的细节。

    刘安悦的声音开始颤抖,她显然是想起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我其实一直都觉得我的母亲有些不正常,开家长会的时候也是我父亲去,我的母亲,她没有工作,还总是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里,我那时候学过的知识也不少了,我以为我母亲有抑郁症或者别的心理精神上的疾病才会这样,直到、直到......”

    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刘安悦非常闲,山城的夏天很炎热,出去待久了都是一种折磨,因此刘安悦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的,偶尔才会和同学约着出去玩一次。

    也是巧了,那段时间,她的父亲正好出去出差,她就和刘婆婆两个人单独相处。好在刘婆婆比较沉默,而且喜欢自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除了正常的一日三餐会出现,大部分时候存在感是非常低的。

    刘安悦自小没和刘婆婆一起生活,加上刘婆婆全身上下的那股子古怪感,她们母女间也不算亲近,这样的相处方式反倒让刘安悦自然了不少。如果一直是这样,刘安悦也最多以为刘婆婆是有什么严重的疾病才导致她性格古怪。

    直到那天晚上,刘安悦起夜,鬼使神差地靠近了刘婆婆的卧室。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我母亲的卧室里,除了她以外,还有另一个人,我就靠近了想去听个明白。”

    如果刻意放轻脚步,走路是不会带太大声音的,但是使用多年的地板之间会产生缝隙,一脚踩上去,不管多轻都会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响。

    客厅的地板是瓷砖铺的,不存在这种问题,刘安悦很小心,她从客厅慢慢接近卧室的过程中没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她刚一靠近刘婆婆的卧室,就听到了那种地板挤压的“咯吱”声响,轻微、缓慢,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声音由远及近,辨不清源头。这种老化的木质地板有时候也会因为热胀冷缩而自己发出“咯吱”声,刘安悦不得不屏住呼吸去认真分辨。就在她没发现任何异样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轻微的呼吸声,隔着薄薄的门板,几乎是紧贴着她的耳朵响起。

    她注意到,几根发丝从侧门缝里漏了出来。

    刘安悦瞬间明白过来——有一个人,正趴在门上透过门缝看她!

    她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