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什么东西?”

    裴泠泠喃喃自语了一句,她发现自己因为惊骇,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这枚蛋里面呈现出来的形态会和随蛋一同寄来的青铜像那么像?这东西是人工做出来的猎奇手工品,还是真实活着的物种?

    怎么可能是真实活着的?裴泠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存在这种人面蛇身的东西。她也想不明白是什么人会把这个东西寄给她。

    为了恐吓?或者别的什么?

    罐子里的褐色液体非常澄澈、透明,透过它能清楚地看清里面的东西,裴泠泠联想到了药酒。

    “还有用这种恶心的东西来泡药酒的?”

    裴泠泠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思考了半天后,她把罐子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然后重新拿起了手机。

    裴泠泠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收到奇怪快递的事情告诉她。

    犹豫了一会儿,裴泠泠还是编辑了一大段信息发了过去,她简短地描述了一下自己收到的这份快递,黄晓玉秒回。

    【黄晓玉】:这么生草,人生开始精彩了??

    【裴泠泠】:你好,大概是的。

    【黄晓玉】:你拍几张照片发给我看看。

    裴泠泠也不含糊,很快就用手机给青铜像和玻璃器皿三百六十度地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了黄晓玉。

    【黄晓玉】:你等等啊。

    过了好几分钟,黄晓玉才又发来消息。

    【黄晓玉】:我爸是医生,那个罐子里的东西,我拿给我爸看了看,我爸说那应该是人造的,可能是喜欢猎奇东西的人,制作出来当工艺品的吧。还有那个青铜像,我用图片搜索百度了一下,发现了这个。

    裴泠泠觉得自己是个煞笔,她怎么忘了还有图片搜索这一茬了。

    黄晓玉发了好几张图片给裴泠泠。

    裴泠泠把图片放大,那是很多别的青铜器,各种各样的青铜面具。面具的形象和青铜像的头很像。

    【黄晓玉】:这些青铜面具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但是里面没有和你这个长得完全一样的,大部分都是面具,就算有身体也不是蛇身,你这个有点儿像拼凑起来的。三星堆的文物价值很高,每一样都叫得上号,所以我估摸,你手里的应该是某种工艺品。

    裴泠泠:“......”

    合着这快递里这么恶心的俩玩意儿就是猎奇爱好者做出来的工艺品?

    不会真的是哪个暗恋她的人送的吧……这审美,怪不得一直难以启齿,无法开口。裴泠泠表示可以理解。

    【黄晓玉】:害,相信科学,哪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裴泠泠:……

    【黄晓玉】:你那个怎么回事啊?就是你那个房东。

    【裴泠泠】:我大概和死人住了大半年。

    【黄晓玉】:?就tm离谱,刘婆婆要是真的在家里死了大半年,你在那住怎么会没发现呢?而且现在是夏天,我们高考那几天,山城正好到了最热的时候,尸体往那儿一搁,岂不是两三天就能臭?

    【裴泠泠】:总不能是我见鬼了吧,而且......我其实是发现了端倪的,我住在那的时候总是能隐约闻到奇怪的臭味,若隐若现,想找又找不到,有没有这种可能……刘婆婆的卧室构造类似于金字塔?意外达成了尸身不腐的奇效?

    【黄晓玉】:你确定你这半年里没见过刘婆婆?

    【裴泠泠】:应该没有吧。

    裴泠泠是真的记不太清楚了,高三的时候,班上就连成绩最差的同学都满脑子都是学习,很多生活细节她根本就没去注意,但是她坚信她不可能见鬼的!

    【黄晓玉】:我还挺好奇的,要不我明天跟你一起去警局吧,反正我就住在附近的。

    裴泠泠一口就应了下来,最近她爸妈都出差了,她本来也挺抵触一个人去警局的,这下好了,有人陪她了。

    虽说这快递里的东西都已经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但裴泠泠实在是想不明白,什么样的人会给她寄这种奇怪又猎奇的工艺品?

    她不确定这份突然出现的快递是不是和刘婆婆有关系。又或者,她可以明天去警局的时候,把这些东西拿到警局去问问。

    可是,这只是普通的工艺品而已,她拿到警察局去,岂不是显得太小题大做了?

    算了,不管了。

    裴泠泠强忍着心里的恶心,重新把石像和罐子放进了快递箱子里,她决定把这个箱子放进家里的杂货柜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家里没人,四周都静悄悄的,加上外面下着雨,昏黄的阴暗使得周遭的气氛有几分奇特的阴森。

    裴泠泠拍了拍自己的脸,自我安慰:“别瞎想,相信科学!”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卧室,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很快,她就把这件事暂时性抛在了脑后。

    天色逐渐暗了,电脑屏幕泛着荧荧的光,有些刺眼,裴泠泠起身把卧室的灯打开了,裴泠泠又打了会儿游戏,天就完全黑了,她洗漱了一番准备睡觉,毕竟明早还要早起去警局配合调查呢。

    她刚躺倒床上,准备关灯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客厅的门响了,是那种钥匙插进门孔,“咔嚓”一声拧开锁的声音。

    裴泠泠今天经历过的怪事不少,突然来这么一下,她直接懵了,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一会儿想是不是绑匪来了,一会儿想可能要见鬼了。

    下一刻,卧室的门被推开了,黄晓玉的脸瞬间放大。

    “衣冷冷!surprise!”

    裴泠泠有个外号叫“衣冷冷”,这事儿不能怪她,实在是小学生的文盲率太高了,他们可能认识“衣”和“冷”,但认识“裴”和“泠”的并不多,且小学生说话总是不过脑子,又喜欢认字认一半,看到“裴泠泠”三个字后,很自然而然地叫出了“衣冷冷”,这种情况还经常发生,久而久之,裴泠泠就有了“衣冷冷”这个外号。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家的蛇宝宝。”

    “......蛇宝宝,这称呼可真是......”裴泠泠掀开被褥。

    卧室开着空调,但是客厅没有,一推开门就有一股黏腻的湿热扑面而来。

    裴泠泠打开了客厅的灯,杂物柜在鞋柜旁边,她把那个快递箱子拖了出来,拉到了黄晓玉面前:“你看吧。”

    黄晓玉倒也不客气,她把箱子扒拉开,一伸手,就把装着蛋的罐子捞了出来。

    “你说,这得是什么心态,才能做出个这种玩意儿来?”

    “我也很想知道。”

    黄晓玉托着玻璃容器,对着客厅地大吊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你准备怎么办?”

    “这么恶心的东西,当然是塞柜子里,眼不见心不烦。”

    “也是。”黄晓玉把罐子重新塞回了箱子,手在里面掏了几下,就把那尊青铜像从箱子里拿了出来。

    黄晓玉认真地打量起了那尊人面蛇身的青铜像,半晌她扭头看过来:“这是哪个天才宝贝儿弄出来的猎奇设计?”

    裴泠泠上下打量了黄晓玉一番:“你不觉得有点儿恶心吗?”

    “有点儿,不过这就是一个青铜像啊,还是仿制品,一看就是假的,猎奇归猎奇,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裴泠泠皱眉,她还记得她今天下午刚拿起这个青铜像的时候,那种恶心的反常感非常的强烈,但是看看现在的黄晓玉,她好像根本就没怎么受到影响。

    是当时她刚听到刘婆婆去世的消息,被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