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div class=readsmall style=color:#009900>作者有话要说:</br>1.世界观设定并非照搬原克苏鲁设定,走的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克系风格,所以不了解也不影响阅读。

    2.文中恐怖场景的设计仅是我个人对洛氏恐怖的理解,因此不会出现灵异鬼怪,也不会有暴力血腥。

    3.文中出现的很多古籍和重要地名都是我瞎编的,不要太当真了。

    4.不能保证真的原汁原味,仅是一种尝试,希望各位洛粉轻喷。

    5.听说很恐怖,慎入。<hr size=1 />  【裴泠泠】:问个问题,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你被关在一个漆黑无比的屋子里。屋子里只有两个类似于洞口的东西,一个是一扇窗户,每天固定的时间都会有人给你送来维持生命的食物。另一个是通往外面的洞口。但那个洞口极其狭窄,你只能正面钻进去,没办法倒退出来,而且你也不知道里面的构造,不知道进去之后会不会被困在里面,更不能确定里面有没有别的危险……,你会怎么选择?

    【黄晓玉】:容我问一句,你怎么知道那洞口是通往外面的。

    【裴泠泠】:我猜的……

    【黄晓玉】:这间屋子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患吗?

    【裴泠泠】:暂时还没发现,但是屋子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黄晓玉】:怎么个不好法?

    【裴泠泠】:屋子的墙壁一直在轻微地蠕动,有节奏感,像缓慢跳动的心脏,鼓胀收缩,软囔囔的,似乎很韧,让我觉得不像是墙,更像……肉制的墙壁,而且靠近之后还会闻到一股潮湿的咸腥。

    【黄晓玉】:潮湿的咸腥……难道是血?怎么这么恶心……

    【裴泠泠】:所以我才说,虽然暂时没危险,但一直留在那里的话,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黄晓玉】:所以你这是在哪玩的密室逃脱?还带感官体验的?

    【裴泠泠】:不是密室逃脱,是我做的一个噩梦。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重复地做这个梦,我是不是中邪了啊?

    【黄晓玉】:啊……这……

    【裴泠泠】:QAQ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高考结束之后,我就经常做噩梦。倒也不是天天做,但一周七天,有三天都能梦到。

    【黄晓玉】:姑且当作是真的。你要是想在梦里有什么重大突破,这边建议亲尝试一下从唯一的出口爬出去。

    【裴泠泠】:万一洞口里面是死胡同……

    【黄晓玉】:我是觉得,留在屋子里才危险呢,你可能会被迫刨腹产。

    【裴泠泠】:???

    【黄晓玉】:你不觉得,你描述的这间屋子,有些像子宫吗?

    “子宫”的字眼儿落入裴泠泠眼中的瞬间,她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惊悚感。

    半个月之前,高考刚刚结束,裴泠泠本来以为能愉快地放飞自我,谁知道她居然被梦魇给困住了。

    她总是会做相同的梦,梦里的场景就是她上面描述的那个。

    虽然不是夜夜如此,但隔三差五地来一次也挺让人难受的。噩梦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睡眠了,她有时候甚至对入睡会产生恐惧。

    梦里没有恐怖的场景,但梦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压抑到令她打心底里感觉厌恶。

    她在网上查过,重复做相同的噩梦可能是压力太大导致的。

    裴泠泠寻思,她能有什么压力?总不会高考结束之后,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高考的压力吧?

    “叮!”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短信。

    “【菜鸟驿站】您的包裹已到达门卫室处,请凭借取件码尽快领取。”

    裴泠泠:“?”

    她近期刚戒掉网购的瘾,这包裹是哪来的?

    手指在屏幕上敲动几下,给黄晓玉发了条消息过去。

    【裴泠泠】:我去领个快递,等会儿再聊。

    【黄晓玉】:OK,去吧。

    七月的山城,下着暴雨。

    潮湿像肥大、粘腻的虫子,浮在空气里,细长的脚上生着吸盘,但凡被它们贴上,便怎么甩也甩不掉,炎热是跗骨之蛆。

    湿气渗入皮肤、钻入筋骨,并不是阴寒的湿,而是闷湿,像泡在蒸笼里,身上的汗永远也干不完。

    裴泠泠刚一走出空调屋,就被热浪撒了一身。

    她打着伞,很快走到了门卫室。

    “小裴,你的快递!”

    门卫室的阿姨递给她了一个箱子,那箱子不算小,她用一条胳膊勉强能夹住,手肘不可避免地支棱了出去,蹭上雨水。

    雨水是温的。

    裴泠泠很快再次回到家里,她把伞晾在了玄关处,目光落在了快递的箱子上。

    【收件人:裴泠泠】

    【寄件地址:锦祥小区】

    【寄件人:。】

    裴泠泠对锦祥小区是很熟悉的,高三的时候,为了起居方便,不少学生的家长会在学校门口的小区租房子给学生住,这锦祥小区就是距离学校最近的小区,连不少老师都住在里面。

    她那年也随了大流在锦祥小区租了个单间,房主是位老婆婆,姓刘,听说她的子女都去了国外,老伴儿早几年去世了,一个人过得寂寞,才想着把家里闲置的卧室租出去,增些烟火气。

    但事实上,裴泠泠高三的时候,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十一点回去,待在出租屋的时间段里,刘婆婆都是在睡觉的,她很少会见到她,以至于她都有些回忆不起对方的长相了。

    只隐约记得有些胖,不是那种满脸富贵的胖,而是水肿般的虚胖,脸色始终都是不太健康的青灰色,看人的时候双眼无神。

    裴泠泠不太喜欢住在那个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家具老化造成的,屋子里时常会有一种很奇怪的臭味,那是一种她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味道,像是腐烂物,又好像不是,若隐若现的,一不留神,它就钻出来,想去仔细寻找时,又不见了。

    她总怀疑屋子里可能藏着死耗子,一直想找机会和刘婆婆说,但是每次想说的时候,臭味又像有生命般地自动消失了,她就一直拖着没提过了。

    裴泠泠的好朋友黄晓玉也住在锦祥小区,不过她不是租的房子,她家就住在那里,当初就是为了读重点高中买的学区房。

    裴泠泠盯着寄件人处的“。”陷入了沉思。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难道、难道是谁暗恋我?因为害羞,所以用这种方式给我送礼物?”

    裴泠泠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叮!”裴泠泠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掏出来看,发现黄晓玉给她发来了一条消息。

    【黄晓玉】: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我们小区死人了!

    裴泠泠愣了愣,她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

    【黄晓玉】:有人在家里死了,据说是死了半年以上才被发现的,而且死人的那栋还是你当初住的那栋。

    【黄晓玉】:对了,你当时住几楼来着?

    【裴泠泠】:五楼。

    【黄晓玉】:太巧了吧,那户人家也是五楼,一位独居的老婆婆,唉,听说子女都在国外,没空搭理她,唉,这也真是的,死在家里都快半年了,才被邻居闻到臭味报警了,尸体完全腐烂了,化成了一滩黏液。

    裴泠泠:“?”

    独居老婆婆?子女在国外?不会吧……

    【裴泠泠】:你不会是为了吓唬我故意编了个故事吧?

    【黄晓玉】:?我有必要编造吗?我给你照一张。

    她发了一张照片过来。那是锦祥小区外的公路,路边停了一辆警车,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如果真是在逗她,黄晓玉又是从哪知道的那些信息?她以前又没跟她讲过。

    裴泠泠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又看向了那个快递盒子,土黄色的纸壳箱上沾了不少雨水,湿成深褐色。

    裴泠泠皱着眉,……这玩意儿不会和锦祥小区死人的事有什么关联吧?

    裴泠泠产生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好奇感,促使着她,让她想立马将纸盒拆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她几乎就要行动了。

    “叮”手机屏幕又亮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