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现在竟然就已经开始谈死不死的问题了吗?不过周济深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他……

    唐江还是有些感动的,所以他拉住了周济深,并按住对方的肩膀让他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你在瞎想什么?”他顺水推舟抱住了周济深,他要把对方身上别的东西的味道消掉。

    他的东西,怎么能染上别的味道。

    唐江觉得这个周济深很神秘:被枯枝藤咬了没事,被有修为的东西缠上也没有出事。

    是运气吗?肯定不全是。所以周济深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对周济深是否是因为有利益才这般对他好,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并不介意。

    埋首在对方的颈肩上,唐江驱逐着周济深身上的蛇骚味,这种程度应该是灵怪特殊局里的那条蛇来过了。

    但又看着周济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唐江决定日后出门还是要带着周济深的——这样也许能看着他不出事。

    ————

    “唐江?”

    被突然抱住,周济深满头问号:不会吧,唐江真的都要开始跟他道别了吗?

    然而下一秒,他悲观的想法全都消失不见,只因唐江说道,“你身体没事,也不会死的。”

    “那你怎么……”周济深因为担心自己死掉而真情实意了许久,结果现在告诉他没事?

    原来他竟然浪费感情这么长时间,周济深所有的情绪都没了。

    可就当他伸手想要推开唐江时,就听到唐江问他,“对了,我给你的护身符还在不在身上?”

    “我放在身上了。”周济深老实回答,并且推开唐江想要伸手掏出来。

    然而,一摸口袋,空空如也;二摸口袋,啥也没有;三摸口袋,他怀疑自己睡个觉竟然还掉东西了。

    “我是真的把它放身上了。”竟然把护身符都弄丢了,这未免也太不小心了,周济深连忙解释。

    “嗯,我知道了,我会重新给你多画几个的。”唐江点点头,他大概猜到是自己留给他的护身符被使用了。

    “你信我,我真没说谎。”周济深见唐江这副态度分明是不信他,不免为自己的清白着急。

    “我真的是相信你的。”唐江眼睛弯了弯,带着微笑的弧度,原本冷酷着的脸竟然开始变得有些偏浓烈风情的重墨色彩,“别想那么多。”

    ——————

    城东灵怪特殊局内

    “城中富人小西区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知道是什么东西跑出来了吗?”满头银发的老局长坐在办公桌后喝着养生枸杞生姜茶,吹了吹热气,慢悠悠地问道。

    “报告局长,已经处理完毕,是一只百年份鼠精和一百五十年份雪叏,已经全部击杀。”

    站在办公桌的对面回答问题的男人面容冷峻,身姿挺拔,他是灵怪特殊局的执行队长——苍慎昀。

    “它们作乱的目标疑似要杀掉小区内一名居住户。”

    老局长喝茶的动作一顿,“知道是谁吗?”

    “已经查到了。”苍慎昀递给老局长一份档案袋。

    老局长放下手中的被子,打开了档案袋,只见里面有一个人的资料——周济深。

    拿出一看,老局长的眉心越皱越紧:周济深,L市本地人,有名的花花公子,周氏集团名义上的掌权人,实际的花钱者。

    有诸多绯闻,甚至还和圈内许多人有很多接触,总之不干不净、黑白通吃。

    “有点眼熟。”老局长放下了周济深的信息,转而打开了桌下的抽屉拿出了另一个档案袋。

    “本来就要在这两天内和你说,没想到竟然这么巧。”老局长把档案袋一放,示意苍慎昀打开它。

    继续说道,“带刀那边得到消息,那个组织要杀这个人。”

    涉及到带刀,苍慎昀更加谨慎了,他缓缓地拉出了信息表,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上面的照片赫然和他查的人是同一个人。

    “局长,我还有一件事要报告。”苍慎昀组织了一下语言,“周济深其人能力尚且不知,但是今日的一百年份的鼠精,是他斩杀的。”

    “……此话当真?”

    “是。”

    “我知道了。”老局长点点头,“周济深是个刺头,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理。”

    ——————

    可怜另一边的周济深还不知道自己被调查了,他只知道他现在有点不好受。

    当天晚上,小西区公寓楼内302屋的屋主,周济深失眠了。

    他盖着被子眨巴眨巴眼睛,精神并不抖擞,可就是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会看到一张狰狞的大嘴冲着他要咬他。

    周济深:……我今天也没看科幻片啊。

    遂翻了个身默念:都是假的,我要睡觉,都是假的,我要睡觉……

    然后越念越精神。

    周济深:……

    于是第二日,周济深顶着黑眼圈,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洗了把脸清醒了很多后,这才准备好和唐江去上课。

    唐江今天课程满满。

    周济深的本意是:留下符纸,出门一步算我输。

    但是唐江并不同意,看那架势是要把他拴在他身边。

    周济深:又不是小孩子。

    ————

    两人身高本就接近,而穿得西装的周济深看起来要比唐江高很多,但是现在周济深换上了休闲服,头发也没有梳起来,三七分的短发自然地翘起一点发尾,整个人就像是还在大学城里的男大学生。

    “你今天的课都在几楼?”身心疲惫周济深失眠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几楼都有。”

    “……”

    没法抱怨,走在唐江身边,周济深被清晨的冷风吹得精神了很多,也开始忍不住打量起周围的建筑。

    “苏大环境真不错。”良久周济深才夸出一个赞美词,而原因是,早起的怨念让他懒得说好话。

    但显然唐江误会了他,“你要是想来,我会经常带你来的。”

    周济深在他的眼中似乎又多了一个没上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