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今天下午的天气依旧不是很好,黑色的云滚滚而来,压得一片又一片的。

    仰头看了看天空的乌云,穿着棉袄的男人抿了一口水:这天看样子是要下雪了,可惜我出不去。

    手捧一杯热水,尽管穿着臃肿的棉衣,但仍然很有逼格的周济深身形笔直地站在阳台里面,隔着贴着符纸的玻璃门,他神情平静犹如老干部似的俯视了一遍楼下的环境,而后表情颇为高深莫测地长“嗯”了一声。

    客厅里的电视响着,放着一道周济深并不关心但听起来很热闹的唱歌跳舞综艺,而这只是为了让死气沉沉家里有点活力,周济深甚至还调高了声音。

    然而这声音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反倒是喧嚣到吵着他的耳朵了。

    慢慢扭身回到客厅,表面沉着冷静的周济深其实有点小慌——就在唐江离开不久后,他明显地感觉到整栋楼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

    不管他把空调调得有多高,这空气温度冷得他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耐冻的他都这样了,可见这里的温度有多么不正常。

    “唐江什么时候回来啊。”掏出冻得像冰块的手机,周济深用两根手指点点屏幕,打开薇信后本想直接联系唐江。

    可又想到唐江距离离开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现在就联系唐江的话,周济深觉得自己似乎因为小命被人惦记上变得矫情和小心翼翼了许多。

    小心翼翼还能理解,但是矫情?我?

    周济深立刻关掉了薇信页面,并在心中默念,“唐江给我留了符咒,妖精来了不用担心,我充其量就是冷死而已。”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因为区区一点冷就怂如老鼠?又或者也许是公寓的供暖出现了问题?

    但是这么冷的话应该早就有住户投诉并且有物业打电话了吧?可是手机里什么通知都没有。

    他觉得还是需要确认一下,喝掉快要冷掉的水,周济深又进卧室拿了一条毛毯裹在身上,坐在沙发上,他颤颤巍巍地把电视调低了声音。

    然后打开物业的手机号拨通了过去。

    “嘟…嘟…呲滋——”然而电话那头一通噼里啪啦的,根本什么都听不懂,但这声音到让周济深感觉竟然有点像电流?

    过了一分钟后,电话那头依旧只有奇怪的声音,所以周济深选择赶紧挂断了电话。

    “也许……也许只是信号不好。”周济深强行自我辩解,但因为疑神疑鬼的心理让他自我感觉明白了什么。这让他决定先窝在沙发上看点不一样的来转移一下视线,这样的话也许他还能撑到唐江回来。

    单手按上遥控器,周济深开着空调贴着暖宝宝,他穿书前是个社畜,像这样悠闲舒适地犹如一个米虫的样子,根本是不能想的。

    如今到现在这种地方——除了主线剧本,其他的他其实还都挺满意的。

    但是渣渣周的屋子其实并不是周济深心中理想的房子,“也许考虑一下搬家。”

    那样知道他住址的妖精也许再要骚扰他也要花一段时间来找他。

    本质上喜欢享受的周济深是绝对不会亏待了自己,所以他愉快地决定了搬家的想法。

    “啊……”家中无人,没了形象的周济深裹着毛毯半瘫在并不柔软的沙发上,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