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察觉到身边的唐江停下了脚步,周济深疑惑回头,表情无辜,“怎么了?”

    “……是我…”小心翼翼地,“给你添麻烦了吗?”语气极轻,唐江刚刚还看起来不错的心情此刻像是打了霜的茄子。

    “对不起。”

    他身材高挑偏瘦,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衣,里面套着高领毛衣,穿得不算少,但他此刻鼻尖红红的,连带着上挑的眼尾也有些泛红,看向周济深的眼神有种难以言说的挫败。

    而从周济深的角度看去,唐江看起来就像是个因为快被主人抛弃而难过不已的……狗狗?

    !!!周济深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心虚了,且对于自己之前的猜测都有了很深的自我怀疑。

    “没有。”见唐江误会,他连忙解释道,“住在我这里你应该会不方便,毕竟浴室只有一个。”

    这种理由确实不好反驳,唐江低下了头,低若细蚊地嗯了一声。

    见眼前的青年垂首不语,周济深有点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唯一能看到的是唐江的手指有些不安地搅在一起,举止像个孩子,又或者像是因为经常被人抛弃而十分无措。

    而就这么仔细一看,他甚至都注意到了唐江的外套竟连个口袋都没有。

    虽然才上午十点左右,但是今天是阴天,所以天气温度很低。看到对方白玉似的手指冻得发红的样子,周济深觉得自己没救了——天下可怜人多了去了,我明明以前都没这么容易心软过。

    而且为什么唐江看起来这么黏他?拜托,他可是妄想迷|奸他的人渣的‘第二人格’啊,这么信任黏糊,是脑回路不正常吗?果然还是要真给他介绍一个心理医生了,八成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脱下手上戴着的黑色手套,递给唐江,周济深眼神不自然地看向别的方向,语气略有些僵硬,“你先戴上吧。”

    ————

    有点意外。

    一直暗中观察周济深的唐江本以为周济深会不耐烦地甩掉他,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和他解释(?)还给了他手套?

    男人侧头不看他,抓着手套置于他的面前。

    微愣的唐江垂眸接过周济深递给他的手套,手伸进被周济深捂得很暖和的手套里,他抬头看向对方,很是感动地弯了弯眼,“谢谢。”

    声音软软的,听得周济深更是不自然地直接朝前面走去,“走吧。”

    由于两人身高持平,所以哪怕周济深走得很快,唐江也能很快跟上。

    他刻意慢了周济深两步,跟在对方的身后,唐江有些好笑的看着周济深不知是何原因而发红的耳朵。

    他差不多能摸清楚这个周济深的性格了——周济深一般无法抗拒他的示弱。

    本质来说是个好人?

    但为什么呢?周济深这么着急地想把他推开,可为什么又对他这么好。

    好到让他想抓住他。

    以往接触他的人都是为了利益,但这个周济深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对他如此特别。

    不会是怜悯吧,但这个怜悯也不能称之为怜悯。

    唐江想更靠近一步——这个周济深的真名是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人。

    唐江都想知道。

    ——————

    白天上午人们大多已经去工作了,所以小区这个时候没什么人。

    走在还算空荡的人行道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