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五十多岁的李治曾经跟着‘周济深’的父亲做事,因为周家对他有恩,所以李治已经准备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放进周氏里面了。

    且周父在世的时候曾嘱咐他要好好培养帮助‘周济深’,而李治也算勤勤恳恳,努力想让‘周济深’成为一个人才。

    但没想到直至现在他竟然都是一直在帮‘周济深’擦屁股!

    “所以你真的要动股份?”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因为过于操心而无法消灭白发的李治见周济深不反驳,也大致猜出了几分。

    周济深这小子狂傲不羁,做事全凭喜好,以往花花钱谁也不在乎他到底花了多少,毕竟周氏集团是他的,可以任他挥霍。

    但是他现在竟然动了股份?周氏的股份!虽然是他自己的,但不管如何看,这都是周济深把周氏带向衰败的开始!

    动什么都不能动股份!这是底线。

    所以李治是真的生气了,周济深实在太不像话了。

    ————

    对面的人在发火,这很合理。

    坐在李治的对面,周济深冷着脸看着对方生气的样子,竟然嗤笑一声,而后淡然地翘着二郎腿,一副唯我独尊的二世祖的模样。

    只见他半仰着下巴,双手交叉置于膝盖上,姿态傲慢,“我确实是动了,但我相信那绝对会是一个很不错的交易。”

    语气笃定,声音有力,说的话和以前一样不过脑子,但是却有种莫名的信服力。

    感观敏锐的李治皱眉,不清楚周济深是什么想法,但他大致猜出周济深多半是被骗了。

    “动了多少。”李治扶额。

    “百分之二十五。”

    “…!!!百分之二十五?!”李治瞪大双眼,声线拔高,“你是说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也知道股份给得太高的周济深:……坏菜,当时没考虑这么多,而且李治这眼神分明是要把他撕了的节奏。

    “对。”周济深点点头,没有任何心虚,“放心,这些股份不会像你想得那样被利用。”

    ……

    室内空气凝滞,看着已经不能称之为熊孩子的周济深 ,被气得恢复了理智的李治就那么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周济深胡言乱语。

    “好了。”周济深也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像是在放屁,但是原主的人设做出这种事也不是很意外,所以周济深耸耸肩,而后严肃地举手发誓,“我发誓绝对不会让周氏断送在我手里。”

    “这样可以吗?”

    李治:周氏完了。

    “是我对不起周先生。”李治口中的周先生是指周父,“这段时间你还是在家里好好反思反思吧,股份的事你别动。”

    身心疲惫的李治起身掸了掸衣领,想了想说道,“济深,我已经截断了张律师的合同,你好好想想股份的事。”

    他深深看了眼‘朽木不可雕也’面无表情的周济深,最终只能发出一声叹息,“你也该长大了。”

    “你父亲给你安排的婚事,算算时间女方也到了成婚的年龄,结婚后你也许就能成长点了,我会尽快安排你们见面的。”李治叹了口气,“你也准备一下吧。”

    周济深:!?!?

    ——————

    学校废弃仓库内,清晨时候这里面竟然连时间都是昏暗粘稠的。

    背着用白色缎带缠好的桃木剑,长相极具侵略性俊美的青年悠闲地走到了昨晚他画得法阵附近。

    但他很快停下了脚步——被他用来画法阵的血迹不像是经历了一晚上的时间,它依旧是那种湿漉漉的感觉。

    这血又不是灵血,怎么会这样?

    而最让唐江意外的是覆盖着法阵的那块地面上的碎屑竟然有了一层不明显的黑气。

    只是半封印了一个小小的妖魔而已,竟然都把这块地变成了这副恶心的样子?

    这不像是那个妖魔等级该有的影响。

    唐江抬头看了看仓库屋顶,发现黑沉沉一片,不存在的阳光在正常时候也是照不进来的。

    又环绕了一下四周后在发现这里并没什么过人之处后,唐江低下了头。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处理了这个东西再说。

    冷着脸抬臂一拔身后的桃木剑,唐江用灵力一阵,接着缠绕在剑身上的缎带层层掉落,最终露出了它斑驳的身躯。

    双指一抹剑身,另一只手狠狠握住剑柄,内里还要分出力气去镇压和他相克的道家术法。

    而后就是简单地一劈向法阵,“破。”

    极其简易的动作,就像只是轻轻一划而已,但这一下竟然划出了剑气,随即金光大作,那法阵顿时就被猛地破开,连带着里面被封印的妖魔都被直接化作了黑色灰烬。

    而于此同时和法阵一起消失的是唐江手里的桃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