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满心以为这事就先这样掀过去的周济深,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江就那么晕倒在了他的眼前。

    “………”不是吧。

    这是真晕还是试探?

    他都承诺给那么大的股份了,男主这是不相信?

    周济深甚至还有时间托腮思考:莫非是给的股份太多了?可是男主这时候不是正需要一笔钱来投资吗?要知道周氏的这些股份都能确保他和他的后代几世荣华富贵了,不应该是钱不够。

    还是因为给的太多,所以就让男主认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慢慢走到晕倒在沙发上的唐江面前,伸手一把拉住对方的胳膊,一用力把人拽起,不带任何温柔之力。

    周济深其实倒也不是真怕男主,只是小说里男主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于疯狂和缜密,被他坑都不一定知道自己被坑了。

    不过既然都“晕过去”了,倒也不必像他醒着那样对他了。

    总得让男主知道,周济深对他的态度很不耐烦,不像从前那样垂涎他。

    “喂。”周济深拽住人后伸出手指,置于对方鼻下试探鼻息。

    等等,我这行为怎么这么像是盼着男主死呢?周济深突然醒悟:这样做毫无意义。

    所以他不带任何浪漫感情地双手拉住唐江,然后慢慢把人放下,使人安安稳稳地平躺在沙发上,接着用力摇人。

    “醒醒。”

    任由周济深摇人,而唐江当然是不可能醒过来的。

    “……算了。”见对方毫无反应,而自己的反应也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反应。

    所以他的戏份目前应该是结束了。

    周济深选择放弃,甚至还贴心地为对方盖上了一条从卧室里找到的小毯子。

    身上温度升高,脑子有些疼的唐江:……得出结论,周济深应该是脑子出了问题。

    ——————

    “对,李庸医,就是毫无预兆地突然晕倒了。”

    “挺正常的,嗯,就是体温似乎有点高。”

    “温度计?好,我会给他测的。”

    挂断电话后,周济深在这个十全大酒店套房里找到了一个医药箱,且没翻几下就找到了温度计。

    抬手甩了甩,周济深站在唐江面前面露难色:这东西是夹在腋下的,而要夹在腋下就必然要脱衣服的。

    周济深自觉地把自己代入了小弟的身份——其实大哥生病了,小弟勉为其难地为他着想,是非常正常的。

    等和男主完全剥离关系后,周济深要奖励自己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因为他给对方买的是一件直接套的羊毛衫,所以测温度计的难度增加了一点。

    是从上面好,还是下面好呢?

    还是从上面吧,经过仔细思考后,直男并不粗神经-母胎单身但了解很多言情小说套路-周济深觉得从下面开始卷衣服的话,就可以直接打上流氓的标签了。

    遂伸手一拉唐江的领口,周济深捏着温度计就想朝里面塞。

    但还没开始动作,他就被眼前的一目惊讶到了。

    这真的是一个男人的……?锁骨,皮肤,白皙……

    不不不,我是一个直男。

    一咬牙把温度计放进去后,周济深耐心等了十五分钟,而在拿起温度计之后,周济深发现上面的温度——三十九度五。

    …………这孩子怕不是要被烧坏了吧?

    周济深一惊,也没多想就连忙拿自己的大衣给唐江套上,一下背起对方,动作迅速地离开套房,直冲楼下。

    “唐江,唐江?”周济深有些自责:一定是我把他放进冰水里,把他冻坏了。这男主要是烧傻了,这可如何是好?

    听不到背后人的回答,只是对方的呼吸好像又粗重了几分。

    周济深要给自己跪了:明明是现代文,我怎么刚穿书就坑了男主一把?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好吗?

    ——————

    周济深内里混乱,而他背上的唐江虽说状态不好,但此时还是可以思考问题的。

    他发现自己现在正在被人背着,而背他的男人的背很宽阔,唐江趴在上面暂时原谅了这家伙之前的恶心行为。

    “你醒醒,脑子要被烧坏了。”对方一直在说话。

    耳边嗡嗡的,让人烦躁。

    不过很快一直走得很平稳的男人似乎是在下楼梯,有些颠簸。

    唐江皱眉慢慢睁开了点眼睛,却发现对方早已经把他放在了车上。

    “别睡着了,烧傻了我可不负责。”

    <div id="favoriteshow_3" style="display:none" align="cente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