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十七章

    MOMO咖啡厅。

    昏暗的气氛,还有轻柔的音乐声,来这里的多数是些不需要为生活操劳的人。点上一杯咖啡就抵得上很多上班族一天的生活费了。

    陆婉灵约了鹿栀周来咖啡厅见面,虽然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可是出于好奇,还有对自己的一种迷之自信,鹿栀周还是答应了赴这个约。

    门口的侍应生问清楚了鹿栀周的来意之后,把她带到了一个有些隐蔽的包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这个咖啡厅的角落里还藏着一个这样的地方。

    鹿栀周刚一踏身进去,就察觉陆婉灵像是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陆婉灵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只是传递给了鹿栀周一个微笑。

    鹿栀周仍是淡淡的,没有太多的表情,毕竟她也没有傻白甜到以为陆婉灵是想要和她交朋友的。

    服务生给她们两个人上了两杯拿铁。

    然后又上了一些比较精致的甜品,就退出去了。

    “小鹿姐,尝尝这里的甜品,在整个云城都是排的上号的美味。”陆婉灵声音甜美,一声小鹿姐更是叫的悦耳动人。

    其实她们两个人是同年的,就算按照外貌来说,鹿栀周看起来比陆婉灵也要更加的年轻。

    两个人的风格有所不同。

    鹿栀周偏爱穿一些淡雅饱和度低的颜色,而陆婉灵却更喜欢挑战一些时尚些的服饰。

    因此鹿栀周看起来人要更加的温柔些,自然就更加显年龄小了。

    鹿栀周点了点头,象征性的拿了块甜品在嘴巴里尝了尝。

    甜品入口即化,在舌尖轻轻的逗留了一下之后就被送入了喉咙中,甜而不腻,确实是她吃过的甜品里面比较好吃的了,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一家店,能有这么好吃的甜品。

    她随口夸赞出声,“不错,是挺好吃的。”

    陆婉灵抿了一口咖啡,看着她笑了笑,意有所指,“看来我们就连喝咖啡的品味都是一样的……”

    鹿栀周却觉得这个笑有点恶心,陆婉灵没说完的那句话,不就是想说,她们两连看男人的眼光……都是一样的么。

    她低头抿了口拿铁,不接话。

    陆婉灵一直在观察鹿栀周,今天她特意全副武装的打扮了过来的,甚至连睫毛都接上了,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点都看不出到底有没有化妆。

    不过,陆婉灵更愿意相信鹿栀周是化了个心机的裸妆。

    这么好的皮肤,还有那鸦羽般绵密的睫毛,要是不施粉黛,那自己可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小鹿姐,我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有事情想跟你说的。”陆婉灵抿了一口咖啡,低下头,眼睛往右看,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鹿栀周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咖啡。

    修养好的就像电视剧里天生的富家名媛。

    陆婉灵眼底闪过一闪而逝的嫉妒。

    “什么事,你直接说吧。”鹿栀周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不记得两个人什么时候有这么熟了。

    陆婉灵没想到鹿栀周这么的爽快,那她也不扭捏了。

    她把自己事先准备好了的台词在心里过了一遍,然后放慢了自己的语速,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

    “小鹿姐,我知道你最近和西沉哥哥冷战了。今天我来就说想跟你说一件事,你……能不能把西沉哥哥让给我?”陆婉灵低下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让自己的眼睛里盈满水光,抬起头时眼眶里已经是泪水盈盈。

    鹿栀周心头一颤,她没想到陆婉灵今天叫她来是要说这样的话。

    让,这要怎么让。

    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而且是她喜欢了好几年的人。

    陆婉灵今天约她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根本就不尊重她,连公平竞争都做不到。

    在这里说让啊让的,实在是可笑。

    鹿栀周不是个心肠硬的人,平常最容易心软,朋友之间也总是帮忙这个那个的。可是鹿栀周有一点原则,心地不善良的人她不帮,也不会对这样的人心软。

    “让,怎么让?”鹿栀周坐的端端正正,声线很稳。

    陆婉灵擦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手伸出来突然覆盖上鹿栀周放在桌面上的手。

    “小鹿姐,我真的很喜欢西沉哥哥,我们从小就认识了,我的梦想就是要嫁给他和他在一起的。”陆婉灵话说的稍微有些激动,手握着鹿栀周的手握的也有些紧。

    “很简单的,只要你们继续这样冷战下去,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自然的分手了。”陆婉灵微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在鹿栀周看起来很假,很难看。

    她的手被陆婉灵这样握着很不舒服,便稍微用了点劲想抽出自己的手。

    谁知道陆婉灵大有她不同意就不放开她的手的架势,握的更紧了。

    鹿栀周没办法,只好再用了点力,一个不小心桌上的拿铁洒了,泼了满桌,甚至还有些顺着桌面流下来流到了她的裙子上。

    咖啡厅的侍应生听到动静立刻跑了过来收拾桌面。

    在看到鹿栀周的裙子被弄脏了之后吓得魂不守舍,急急忙忙的又跑去拿了一块崭新的帕子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您看您的衣服还能清理干净吗?”

    鹿栀周接过侍应生的帕子在自己的身上仔细的擦了擦,咖啡的印记用帕子擦是根本擦不干净的,只能回去送干洗店干洗一下。

    侍应生走了之后,包间里的气氛和场面一度变的十分的尴尬。

    鹿栀周也没有了耐心,她想回去洗自己的裙子了。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一次性都说了吧。”她的语气至始至终都平平淡淡的。

    陆婉灵这下也回过神来了,今天人都约出来了,事情就不能不说完,她也不装哭了,而是干脆就把自己的本来目的暴露了出来。

    “我直说了吧,你和西沉哥哥不合适。上次我就告诉你了,你们两个之间差距太大,而我才是他最好的选择。”陆婉灵搅拌起了自己的咖啡,富家千金的底气在这一个释放的淋漓尽致。

    鹿栀周并不搭腔,心里有块地方却隐隐作痛。

    她不是担心他们之间的地位悬殊,而是害怕,傅西沉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未来。

    “你不让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分手。西沉哥哥从没公开过你吧,现在你们又在冷战,他有关心过你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