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三章

    傅西沉收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复,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

    落在座位上的各个人眼中,只觉得傅西沉越发没有把自己的弟弟当回事,之前的那点担忧一下子就没有了。

    也是,星恒传媒赚的钱再怎么多,也不及沉星集团一根手指。只要傅西沉还坐在总裁这个位子上,老爷子就没有把家业交到别人手里的理由。

    于是会议上大家又潦草的说了几句,就都散了。

    何进很识相的走上前,看老板有没有什么吩咐。

    “去君越。”傅西沉松了松自己的领口,才四月份呢,怎么这么燥的慌。

    —

    最终鹿栀周还是先回了一趟家,换了一件衣服。

    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出门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突然觉得穿见大衣太过隆重。

    她简单换了一件白色的套头毛衣,淡蓝色的牛仔裤穿在身上很是舒服,索性两个人都这么熟稔了,自己就怎么舒服怎么穿吧。

    到了0317房门口,鹿栀周按了两下门铃。

    门一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已经被拉进了门内,堕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傅西沉随意的将房门一带,门咔哒一声上了锁。

    鹿栀周被傅西沉轻轻一推,身体就抵住了背后的房门,套房内的灯只开了两盏有些昏暗暧昧,鹿栀周只看了房内一眼,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傅西沉细细的吻着她的眉眼,一只手插在她的发间,虚虚的托着她的后脑勺。

    鹿栀周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意乱情迷,一个多月不见说不想他也是假的,如今人就在眼前,两个人忘我的纠缠在一起。

    傅西沉这会子又并不着急了,细细的加深了这个吻,在她的鼻尖啄了啄。

    奇怪,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做这种事了,鹿栀周的脸还是红的像天边的晚霞似得,身体也越来越烫,灼的她自己也不舒服。

    傅西沉在她的鼻尖稍微逗留了一会,稍微往下面一滑,捕捉到她娇嫩欲滴的唇,后脑勺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使了点劲,吻的很投入,伴随着他的喘息声飘荡在鹿栀周的耳边。

    她的腿开始发软,手搭在傅西沉的腰际,背靠着门才勉强站住了。

    傅西沉从不抽烟,唇齿之间的味道很干净,鹿栀周不知道和其他人接吻是什么感觉,但她几乎是第一次和他接吻,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和他接吻的感觉。

    傅西沉捞了鹿栀周一把,见她没有出声,便故意在她唇上面重重咬了一口。

    “啊……疼。”鹿栀周无意识的呻、吟出声。

    “哪儿疼?”他哑着嗓说话,落在鹿栀周的耳边。

    明知故问。

    鹿栀周懒得回答他,神志却一直在边缘游走。

    傅西沉手一打横抱起她,手一松将她重重的放在了床上,整个人欺身上去。室内的灯光暗的恰到好处,他的手也覆盖上来,身上的毛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撸了上去,胸前一凉。

    嘴上呜呜的被他堵的说不出话。

    鹿栀周只能被动的承受,可能是太久没见面了缘故,今天的他好像格外的焦躁。

    她好不容易寻找到一个间隙传了一口气。窗外突然电闪雷鸣,大雨欲降。

    傅西沉最喜欢她这副样子,有种破碎的美。

    忽然之间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窗边,室内一片氤氲,空气也有点潮湿。

    鹿栀周已经到了承受不住的边缘,便有意的放缓了速度。

    有毛病吧这样也要锁 根本什么都没写啊

    再往下就不过审了锁了整整一天了改了七八遍

    夜里下了场急雨,半睡半醒之间鹿栀周又被拉着做了两次,直到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尽,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鹿栀周是被闹钟闹醒的。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旁边的人立马暴躁的按灭了闹钟铃声,又把她的头带着按回了床里。

    全身酸痛。

    鹿栀周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的皮肤很白,平常稍微晒一下都容易留下红印子,何况是经过了这么激烈的“斗争”之后呢。现在她的凶前,还有手臂上布满了各种青紫的印记。

    她皱了皱眉。

    傅西沉明明就是故意的,他太了解她的身体了。可偏偏他就爱看她这个样子。

    现在问题是,她还得赶去上班,这副模样怕是怎么都去不成了,只好打个电话去请个假。

    她被身后的人环着,躺着的话手有点够不着自己的手机,鹿栀周尝试性的动了动,见身后的人没有反应,她便稍微加大了点动作。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