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轶的周末最后一天是在医院度过的。

    白天的时候,宁文茵会过来给她和江琼华送饭。晚上的时候,江琼华就留在医院陪她。不过江琼华的工作很忙,基本上隔一段时间就会接到电话,接着开始处理工作。

    江轶一只手不能活动,根本打不了竞技类的游戏。大多数时候,她只好在床上看电视或者看小说。

    艰难地熬过了第一天,好不容易到了周一,医生给江轶骨折的左手打上了石膏。这下子江轶更加难受了,打完石膏后,她觉得自己吃啥都不香。

    今天是工作日,江琼华要去上班,白天是宁文茵过来照顾她。傍晚的时候,宁文茵给江轶带了饭,见打了石膏的江轶连饭都吃不好,索性就喂她。

    江轶哪里好意思让她喂,连忙摇头拒绝:“不了不了,宁姨我自己可以吃的!”

    宁文茵端起碗,看着她戳得到处都是饭粒的小桌子,舀了一勺饭送到她嘴边:“好了,以前霰霰吃饭,都是我喂的。小孩子家家的,你就不要害羞了。”

    “张开嘴,啊。”

    江轶见她态度坚决,只好张开嘴巴:“啊……”

    宁文茵一边给她喂饭,一边笑着说:“你可比霰霰好养活,她啊……小时候生病,我要是不给她喂饭哄她吃药,她都不会吃的。还爱哭,摔疼了,就要哭好久。”

    咦,听起来还有些可爱。

    江轶随口附和了一句:“小孩子都比较爱哭的。”

    宁文茵笑着问她:“那小轶小时候会这样吗?”

    江轶摇摇头:“不,我不哭。”她小时候,可是一个灵魂十八岁的大人了,才不会轻易就哭。

    宁文茵就笑:“所以说小轶是个坚强的孩子啊。”宁文茵说着,叹了口气:“而且还很勇敢善良。前两天的事情,要不是你救了霰霰,可能霰霰就会被马撞倒受伤了。光是这么想,阿姨就觉得很害怕。”

    宁文茵顿了顿,很认真地看着江轶:“阿姨真的很感谢你,能在危机关头救下霰霰。”

    江轶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宁姨你不用谢我的,我这是本能反应……本能……本能……”再说了,这种反应,大多数人都会有的吧。

    宁文茵叹气:“虽然是这么说,那也是因为小轶本来就是个勇敢善良的人。”

    江轶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宁姨你这么说,我都要害羞了。”

    宁文茵嗔她:“那你脸皮好薄啊,只说了两句实话,你就要脸红了嘛。”

    江轶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烫起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嗯……谁要是像我一样被大美人夸,那都是这个反应好嘛。你还给我喂饭,这多不好意思啊。”

    江轶顿了顿,十分诚挚地说:“宁姨你真是个人美心善的大仙女。”老实说,江轶觉得要不是宁文茵之前那几个月孜孜不倦地来医院看她,和她沟通,江轶其实是不太想认江琼华的。

    毕竟江轶觉得江琼华可能也不是那么想认她。她和江琼华之间,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江琼华给她一笔钱,买断她们的血缘关系,而江轶拿着那笔钱,自力更生,和江家断得一干二净。

    可是宁文茵觉得她还没有分化,小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和她妈妈一直劝说她,江轶才决定去到江家一直待到二十岁成年,让这两个女人放心。

    如果她没有来到江家,还待在那个城中村,没有遇到江似霰,也就无从遇见自己的死亡结局了。

    想到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