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马是骑不了了,江轶被送去了医院。

    路上,宁文茵看着江轶肿起来的手腕,心疼得掉眼泪。

    江轶受不了美人落泪,她看着宁文茵一脸担心的样子,就会忍不住想自己妈妈。再加上自己手又疼,险些忍不住要跟着对方一起哭。

    可她是个成熟的孩子了,不能哭得那么难看。她只好忍着疼,安慰宁文茵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她以前也手腕骨折过,很快就好了。

    坐在江轶身旁的江似霰咬住下唇,脸色有些发白。

    宁文茵觉得江轶要疼死了,一路上催着江琼华开快点。江琼华也担心江轶受罪,就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把江轶送到了附近最好的医院。

    拍片一看,果然是手腕骨折。只是幸好没有移位,不需要手术,住院观察一阵子,固位治疗就可以了。

    等一堆医生围着江轶商量完之后,开出了治疗方案,就定下了住院的事情。

    江琼华觉得她一个人住在医院有些不太好,就和宁文茵说了一下,晚上她留在这里陪床,让宁文茵带着江似霰先回去。

    这个建议刚提出,就得到了江轶的强烈反对:“我不要!我一个人在这里挺好的,还有好多护士姐姐可以照顾我!你留下来,晚上睡在哪里?”

    江琼华不得不提醒她:“你这个病房,是可以让人留宿陪床的!”

    江轶还是反对:“那我也不要。你在这里,我多不方便啊。”

    江琼华不解:“你怎么就不方便了?我照顾你你还觉得不方便吗?”

    江轶干脆给她一一列举了诸多不便之处:“你在我旁边陪着,你不得接你公司电话吗?你不得忙工作吗?这不就是吵着我休息吗?”

    “再说了,你在我旁边我还怎么玩游戏,还怎么和人聊天?”

    她说得有理有据,偏偏江琼华只听到一个重点:“你手都这样了,你还想玩游戏?”

    江轶深知所有家长都会歪重点,她有些无奈:“我这是在住院,我不看看电视玩玩游戏,我得多无聊啊。”难道要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

    江琼华被她堵得说不出话。

    宁文茵看着江轶的伤,有些于心不忍,温声说:“那宁姨留下来陪你怎么样?宁姨也不用忙工作,还可以陪你玩。”

    大美人的提议,对于现在的江轶来说就是糖衣炮弹。江轶有点点心动,但是看到宁文茵她就会想起那段陪着妈妈在医院的时间。她现在手受了伤,人比较脆弱,也容易矫情。

    因此她拒绝了大美人的“糖衣炮弹”:“可是宁姨不是说熬夜容易老嘛,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不用陪我的,让我自己一个人吧。”

    可求求了,让她一个人孤高地快乐着,说不定伤还恢复得更快。

    见两个大人都被拒绝了,在旁边观望了许久的江似霰开口,望着病床上的江轶说:“那我留下来陪你吧。”

    江轶惊呆了。

    江似霰顿了顿,将自己的话说完:“琼华阿姨工作很忙,妈妈在医院也不习惯,我什么不用做,留下来是最合适的。”

    她将视线落在江轶身上,眼神很坚定:“更何况,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有责任留下来照顾你。”

    这下江轶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