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轶决意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和江似霰纠结,她起身朝着休息室外走去:“算了,我也休息够了,我继续去练习。”

    她刚起来,一边的秦妙妙也连忙说:“我也一起去吧。”

    秦妙妙将目光落在江似霰身上,有些希冀地看着她:“霰霰也一起去吗?要是霰霰休息好了,也和我们一起去吧。刚刚老师怎么教我我都学不好,我觉得自己好笨哦。你要是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教教我。”

    走了几步路的江轶扭头去看秦妙妙,有些无语。等等,怎么就我们一起了?咱们两个是一起来的吗?

    可是当江轶看到秦妙妙望着江似霰满是期待和仰慕的神情时,江轶恍然大悟:秦妙妙是真的喜欢江似霰啊!

    这岂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一瞬间,无数的想法在江轶的脑海中掠过。要避开自己死亡结局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除了避开江似霰之外,更重要的是更改她们两个人的命运轨迹。准确地说,只要能更改江似霰的人生轨迹,这不就可以了嘛!

    只是可惜,小黄文里对江似霰二十四岁之前的人生,描述得十分少。江轶只知道自己是江似霰的白月光初恋,二十岁就死了那种。

    由此推论,只要江轶不会成为江似霰的白月光或者初恋,那江似霰的命运就可以改变了。

    这么一来,她除了要避开江似霰之外,还可以让江似霰不早恋或者撮合她和别人在一起啊,反正别人不是江轶也不会二十岁就扑街!

    毕竟大多数穿越文的主人公,都是这么做的对不对!只要改变女主的命运轨迹,事件涉及的所有人都会有一个美满结局。

    江轶,你的路走窄了!

    江轶的心思百转千回,最终下定决心,看向江似霰:“对啊,你要是不休息的话,就过来教一下妙妙。你不是骑得很好吗?给她分享一些经验。”

    秦妙妙在一旁附和:“嗯嗯嗯,给我们分享一些经验吧。”

    江轶哽了一下,什么叫做我们,是你是你只有你一个好不好!

    江似霰面对秦妙妙的灼灼目光,偏头看了眼江轶:“好,那我就和你们一起去吧。”

    江轶觉得自己这十六年,都平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她感觉自己最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尤其是在跟着江似霰再一次回到马场后,她的感觉就更加明显。

    江似霰既然答应了要教秦妙妙,指点得还是很认真。她将秦妙妙扶上马,和她说:“身姿端正点,腰杆挺直,不要怕。先夹马肚子慢慢走……”

    秦妙妙其实学了不少,但是江似霰在指导她,她就不由自主跟着跟着江似霰的指挥去做了。

    她一夹马肚子,驾着马朝着前方一路小跑出去。

    江似霰见她其实已经掌握了在马上的技巧,转头看向一旁牵着大黄的江轶,问她:“你不骑吗?”

    已是午后,太阳的光也柔和下来,可江轶还是不想活动。她没回答,江似霰犹豫了一会,问她:“还是说,你不敢上马?”

    江轶一听就有些不服气,她哼了一声:“谁说我不敢上马。”她说着,两手并用,就开始上马。

    江似霰见她上得费劲,不由地上前一步,上手扶住她的腰,帮着她上马。结果她的手刚放在江轶身上,江轶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她一只脚勾着马鞍,回头看向江似霰有些难以置信地说:“你在干嘛?”

    她的神情看起来很惊恐,感觉就像是被鬼摸了一样。江似霰被刺了一下,有些不舒服,往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