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轶最终还是没有去医院,而是径直跟着宁文茵去了更衣室,换了一身衣服。

    这次来马场,是江琼华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就连江轶的骑马装,她都早早让人准备好了。只是江轶换了衣服出来后,刚好遇到了正将马尾扎起来的江似霰。当她看到江似霰身上的衣服时,心里没忍住念了一个字:

    艹!(草本植物的总称)

    江似霰身上的衣服,和她的明明是同款,看起来就像是情侣装一样!

    江轶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看着她咬着皮绳,将头发扎高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脑内的电子文档就开始自动播放:

    “她看着对方纤长的发丝擦过脖颈,露出雪白纤细的肌肤,忍不住走向前,揽住了她的腰……”

    “将吻落在上面……”然后开始这样那样。

    咦,好色气!江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疯狂甩掉了脑海里的文字,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不就是小黄文嘛!谁没有看过小黄文!她上辈子好歹也撑到了十八岁,也算是阅文无数,有什么好怕的!

    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如今站在她眼前的人,是她还没有追到结局的小黄文女主而已。

    这种感觉对于江轶来说十分微妙,就好像你知道,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你的父母会做,你的朋友会做,你的老师,你周围的人,都会做。

    但是江似霰和这些人的区别就在于,江轶看过她出演的小黄文。而且每一次江似霰若有似无地展现自己的魅力时,江轶的脑袋就控制不住地播放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描述。

    当然,会想起这些事情,并不是江轶的主观意愿。毕竟江轶没有那么龌龊,也不想意淫同龄人。

    江轶觉得这很有可能是穿越后遗症,每次到了特定场景的时候,都会触发江似霰和正牌攻的各种play描述。

    比如刚刚那个,就是经典的马场换衣间play。

    江轶觉得自己要是再和江似霰待在同一个空间里,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一条咸湿的老黄瓜。

    她忍不住抖了一下,迅速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江轶发现江琼华已经从女alpha的换衣间走出来,并在门口早早等着。

    看见江轶,江琼华迎了上来:“走吧,我先带你去挑马,然后遛上两圈。”

    江轶不解:“不等等宁姨她们吗?”

    江琼华手一挥,搭在了江轶的肩膀上,推着她往前走:“你宁姨对这里可熟了,我都是她带过来的。她会带着霰霰去玩,我先教你骑马。”

    现在可是亲子时间,江琼华当然要趁此机会,和江轶好好沟通母女感情。她也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就只好跟对方一起分享自己玩的东西。

    出于这个理由,江琼华教得还是很尽心尽力的。她给江轶换上了全套的护具,耐心地和她解说了一些要点,然后带着她挑了一匹马。

    “这马我养了三年,性格很温顺,平时不怎么骑。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你了。”江琼华显然心情很好,金口一开,就把一匹超级名贵的马赐给了江轶。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