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似霰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偏头看见江轶已经在吃早餐,也就不再多想,安心地吃起了饭。

    见江轶下来吃饭,江琼华的心情特别好,在餐桌上就和两个孩子说:“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去马场跑跑马吧。”毕竟是两个孩子同居第一天,江琼华觉得自己有必要搞个团建。

    江琼华说完,看向了江似霰:“霰霰,之前说好要和你妈妈带你去骑马的,今天我们就去马场,我都约好了。你也好久没见嘟嘟了,这次去看看她。”

    嘟嘟?那是什么?江轶皱眉,用眼角地余光看了江似霰一眼。

    江似霰有些犹豫,她下意识地看了江轶的一眼,有些担心她会因为江琼华对她的示好而感到委屈。同是跟着妈妈长大的人,江似霰觉得自己多少能理解一些江轶的心理。

    江轶没有注意到她隐晦的目光,倒是一向在意女儿的宁文茵,很快就明白了江似霰的想法。她看着江轶笑了一下,说:“小轶也一起去吗?上次你不是还觉得会骑马很帅气吗?今天我们一起过去,让你妈教你骑马怎么样?”

    埋头吃饭的江轶抬头,有些无辜地看了宁文茵一眼。一起去骑马?这也就意味着要增加和江似霰待在一起的时间,这不太好吧。

    江轶有些踟躇,一边的江琼华倒是很快地反应过来:“对对对,就是要带小轶过去,给你选匹好马……再带你好好玩玩。”江轶搬过来之后,恰好赶上江琼华在忙活一个大项目,因此江琼华一直没有时间带她出去沟通母女感情。这一次,倒是一个好机会。

    餐桌上其余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轶身上,满含期待。在这个瞬间,江轶忽然觉得自己是“村里唯一的希望”,是促进家庭和谐的重要“粘合剂”。

    江轶斟酌再三,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口,示意说:“我昨天……刚被人打伤脸,不太好出门吧。”她实在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提醒大家她好歹是个爱美的女孩子,不好带伤出门。

    江琼华却有些不以为然:“你还小,磕磕绊绊很正常,没人会笑话你的。”

    江轶轻啧了一声,什么叫做她还小,她都快十六岁了,是可以早恋的年纪了,一不小心招惹了桃花怎么办?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昨天刚和江似霰说她们两个要保持距离,今天就一起去团建,这像话吗?而且在座各位里,就她一个人不会骑马,她跟着过去就算有人教导也很枯燥无聊,这合适吗?

    当然,江轶还是很想骑马的。毕竟这是一项高奢运动,看起来十分帅气,江轶很是向往。但是和自己脸上的伤还有和江似霰的关系相对比,骑马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江轶不再犹豫,果断拒绝:“不,我才不要顶着一脸青紫出门。”

    江琼华又开始着急:“哎,你脸上又不是很严重,只是擦伤,想当年我打得头皮血流也没有……”

    别看江琼华把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但在生活中却是个很火爆的急性子。大概是她这辈子的耐心都花在了等候宁文茵的事情上,所以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总有些焦躁不耐烦。

    眼见着江琼华又要和江轶怼起来,宁文茵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