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餐准备得很丰盛,江轶吃好喝好,心情特别愉悦。

    江似霰作为江琼华的讨好对象之一,得到了特别热情的对待。餐桌上,江琼华嘴里不断念叨着“我记得霰霰喜欢吃这个”,接着不断地给江似霰夹菜。

    江轶看到身旁的江似霰那堆成小山的食物,眼里都是揶揄的笑意。兴许是她揶揄得太明显,江似霰偏头,看了她一眼。

    江轶立马收敛了笑容,一副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江似霰看了她好一会,迟疑了好久,才小小声地问了一句:“你要吗?”j

    江轶其实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一下愣住了。江似霰这才伸手指了指自己碗里那些江琼华夹的菜,十分友好地询问:“要吗?”

    江轶听明白她的意思,连忙摇头,十分坚决地说:“不,我不要!”

    她的态度看起来很抗拒,江似霰也就没有再问,而是默默地将碗里那堆小山消化掉。

    江似霰食量不大,没一会就饱了,之后再吃就有些艰难。

    江轶看出她的状态,觉得被“讨好”的江似霰也挺受罪的。她有些于心不忍,出口制止了十分“亲切”的江琼华:“别夹了,她面前这堆都和山一样高了,再吃她都要撑了!”

    江轶这一嗓子,把餐桌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尤其是身旁的江似霰偏头望了她一眼,眼里有着诧异。

    江琼华这才发现,江似霰碗里的确是堆了一大堆东西,这才有些讪讪说:“是我没注意,霰霰要是吃饱了,就不要继续吃了。晚上吃东西,还是要适量,适量。”

    江轶看到自己便宜母亲这个讨好的模样,轻啧了一声,忽然觉得十分嫌弃。怎么说呢,大人在讨好小孩这方面,真的是好单纯,好天真,好一厢情愿啊。

    虽然她的嫌弃不是那么明显,但敏锐如江琼华也注意到了。江琼华看着江似霰碗里满满当当的一堆食物,再看看埋头吃饭的江轶,后知后觉自己忽略了她。

    江琼华那颗老母亲的心泛起了一丝愧疚,连忙给江轶夹了块子姜鸭,献宝一样说:“来来来,霰霰吃不了多少,你多吃点吧。”

    江轶觉得自己要是真的在意江琼华这个便宜母亲,迟早有天会被她气死的。什么叫做霰霰吃不了多少,她就多吃点,敢情她要吃江似霰剩下的吗?

    江轶一把将碗收回来,十分警惕地说:“你不要过来,我自己会夹。”

    江琼华不依不饶:“来嘛,这个好吃的。”

    江轶十分抗拒,两人在饭桌上纠缠了一小会,像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在嬉闹。

    宁文茵见到她们“看似针锋相对,实则母女情深”场面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江似霰也隐晦地看了妈妈一眼,露出清浅的笑容。

    这么看来,江琼华和江轶之间的关系真的没有那么糟糕,最起码还能玩闹不是吗?

    晚饭过后,江琼华开口,让江轶带着江似霰上楼:“霰霰和你一起住在三楼,就在你右边那个房间,你带她熟悉一下家里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