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后还是江轶几番挣扎,表示自己不想去医院,江琼华这才带着人坐上车和宁文茵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江琼华似乎接到了宋家的电话,说起了今天的事情。谈话之中,隐约可见宋家的示好。但是江琼华并不买账,一副你别哔哔哔,打了你女儿我家会赔钱,但是我女儿受伤,你也得做好准备。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江琼华替江轶出了头。从小到大没有大腿抱的江轶,觉得自己抱上了一条大粗腿,感觉还是挺爽的。

    江琼华挂掉了宋家的电话,脸色非常不好。她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江轶,压抑着火气说:“下次宋家的小孩再对你说那些话,你就揍她,狠狠地揍她!”

    一旁的宁文茵特别无语:“琼华,哪有你这么教孩子的。”

    江轶也觉得江琼华很无语,积极附和说:“就是,哪有人教唆自己小孩打架的。再说了,私下说我的人多了去了,我能打得过来吗?只要她不犯到我跟前来,我就当做没看见呗。动不动就打打打的,至于这么暴力吗?”

    少年时是个不良的江琼华被便宜女儿一怼,一时说不上话。她又想着江轶说的私下说的人其实很多,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也是,单亲妈妈带着的孩子,总是要面对许多风言风语。就像是小时候的江似霰一样……不过江似霰被她护着长大,可是江轶却没有。

    想到这里,江琼华叹息地看了江似霰一眼。

    江轶觉得这个话题好没意思,又怕江琼华继续问下去,扯到自己在别人看来很“凄惨”的童年,于是托着下巴靠在车窗随意问了一句:“对了,今晚吃什么?你不是说要温馨点吗?你今晚做饭吗?还是说……”

    江轶看向一旁的宁文茵,笑眯眯地问:“宁姨今天做饭啊?”

    江琼华和宁文茵的厨艺都挺好的,之前江轶陪着妈妈在医院的时候,吃过几次她们亲手做的饭,都很好吃,和许兰是做出来的味道截然不同。

    宁文茵笑着看她:“今天光收拾了,来不及做饭了,下次有机会再做吧。”

    江轶觉得有点可惜:“好吧,那就等下次!之前宁姨可是答应好,要给我做一顿大餐的!”

    宁文茵温温柔柔地应她:“嗯,答应好的,给你做。”

    江轶说完,下意识看向一旁的江似霰。果然,她看到那个抱着书包的少女,有些紧张地揪住了膝盖的衣物。

    哎呀,妈妈对别的孩子很好,果然是会吃醋的吧!这样日积夜累的,江似霰说不定就很讨厌很讨厌她!

    江轶觉得这件事,她平时可以三不五时地多做一点。

    还没等她暗戳戳地欺负完江似霰,一旁的江琼华就酸溜溜地说:“大餐……文茵姐你都没有给我做过大餐呢……”

    宁文茵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你和孩子较劲什么啊。”两个孩子都在呢,江总你就这个样子,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要了吗?

    江琼华还是酸唧唧的:“这算什么较劲,明明是我先来的,你都没给我做过,你就只给霰霰做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