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琼华在听到“野种”那两个字时,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

    她握住江轶的手臂,站在了她身前,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宋太太冷冷说:“我不知道宋太太是怎么教孩子的,竟然能骂出这么没教养的话,关于贵校的学风问题,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考虑了。”

    “至于各位太太孩子的伤,我会让律师联系你们赔偿。”

    江琼华觉得自己还让江轶待在这里,就是一个错误。她深吸一口气,看着李主任说:“有关江轶的处罚,你看着办吧。我也不想我的孩子再留在这里。”

    江轶有些诧异地看了江琼华一眼,她实在是没想江琼华会这么强势的应对。下一刻,她就被江琼华拽着胳膊,拉着走出了办公室:“走吧,我们回家。”

    江轶眨眨眼,哦了一声跟着江琼华转身离开。

    宁文茵看了眼江琼华,知道她是真的气急了,也没有多说什么,牵着江似霰一起离开了。

    沙发上的李主任有些坐不住了,他从沙发上起来,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连忙跟了上去:“哎……江总,江总……”

    江琼华已经不想再搭理她,拽着江轶来到电梯口,一行四人等电梯门开站了上去。见李主任匆匆赶来,江琼华眼明手快,一把按住了关门键,将李主任关在了电梯门外。

    江轶站在她身旁,透过电梯门缝看到李主任紧张无措的那张脸,莫名觉得有些滑稽,噗嗤一声笑出来。

    江琼华听到她的笑声,扭头面色不虞地看着她:“你还笑得出来,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了!”

    江轶以为江琼华要教训她,连忙说:“虽然我挂彩了,但我也没吃亏啊,是她们先动的手,这不是我的错。”

    江琼华看着她脸上的伤,觉得哪儿都很碍眼:“这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吗?你练了散打还被人打成这样,你散打是不是白练的?你散打教练是假的吧,哈……四个没有什么力气的女孩子,能让你挂彩成这样……”

    江轶觉得自己忽然GET到了江琼华的愤怒点,原来是觉得自己打架还挂彩丢人了。她单手拎着书包,弯着眼睛笑:“地方狭窄,难免会磕磕碰碰嘛。而且我顾忌她们是女孩子,没打她们的脸……”

    江轶趁此机会,对着江琼华坦坦荡荡地问:“对了,我今天闹这一出,是不是会被开除啊?如果开除了,你就送我去一般的公立学校呗,我觉得和这些淑女打交道好没有意思啊。”

    站在江轶身旁的江似霰扭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发觉身旁这个很嚣张的不良少女,眼里满是希冀。看起来,她是真的很想被开除啊。

    江琼华却会错意,以为她是担心被开除,当下沉着脸说:“想开除你,想得美!你当我的钱是白捐的吗?”

    江轶了然:“哦~你还捐了钱?她笑嘻嘻地问,“捐了多少?”

    “捐了多少,你别管!那群孩子要是再招惹你,你就给我打回去,医药费我来给!”江琼华已然气急:“想当年我在学校,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宋威是个什么东西,他女儿竟然……”

    这时叮的一声,电梯门即将打开。眼见江琼华已经气得快口不择言,宁文茵扶额,不得不伸手拉了她一下,提醒说:“琼华……你先听听小轶到底是怎么想的,先别这么主观地做决定。”

    这时电梯门打开,四人走了出去。宁文茵偏头,看向江轶问:“小轶是怎么想的?还想在这个学校呆吗?”

    相对于急躁的江琼华,宁文茵真的是个水一样的女人,江轶看到她就有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她笑了一下,说:“宁姨……我觉得,在不在这个学校挺无所谓的,这个学校风气不太适合我。”

    宁文茵耐心很好,慢条斯理地问:“为什么觉得不适合?”

    一边的江琼华和江似霰一起看了过来,等着江轶回答。

    江轶瞄了眼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江似霰,口不对心地说:“因为这里都是女孩子啊,我不喜欢女孩子太多的地方,都看不到好看的小哥哥。”

    宁文茵稍稍错愕了一下,接着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也是啊……倒是没想过你不喜欢女校。如果是这样,去公立学校也不是不可以,现在转还来得及。”

    当宁文茵说完这句话,旁边的江琼华就黑着脸提高了音量说:“不行!”

    她说得斩钉截铁,语气还有些激动:“你才多大啊,性别都没有分化,去什么混合学校!那些坏孩子要是带坏你怎么办?你要是早恋怎么办?啊!想也别想,这事我不答应!”

    江琼华越说越生气:“你连女孩子都打不过,万一去了混合学校招惹你的是绿茶男beta呢?你被欺负了怎么办?”

    江轶觉得很无奈,瞥了眼江琼华说:“你能不能不要想那么多?你更年期啊你这么爱想?”她就是想借机逃离和江似霰在同一空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