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一前一后从教学楼走出来,朝着办公大楼走去。一路上,江似霰不知道吸引到了多少目光。

    几乎每一个认识江似霰的同学,都把自己目光落在她身上,或暧昧不明,或落落大方。看着这种情况,江轶开始觉得江似霰可能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巨星。

    为了避免和这个发光体捆绑,江轶刻意落后了几步。可奈何江似霰所到之处,众人都自动分开两列,给她让出一条同道,这就让跟在她身后的江轶,越发地像是一个发光体的小尾巴。

    这种过于校园玛丽苏的情景,让江轶觉得自己就像是彗星后面跟着的小扫帚一样,惹眼得不行。

    躲是躲不过了,江轶只好单肩挎包,面无表情地跟着江似霰一起到了办公楼。

    等电梯的时候,宋一带着一群人也来了。

    狭路相逢,宋一扫了眼站在江轶身前的江似霰,轻啧了一声:“江似霰?怎么,你也是来给她说话的?”

    说完之后,宋一又自顾自地说道:“这也难怪,毕竟你妈现在……”

    江轶真的很讨厌别人说话的时候提到对方妈妈,从宋一这个话语信息可以知道,对方真的很了解自己的家庭情况。

    江轶觉得她烦透了,伸手一把将身前的少女拉到身后,然后抬腿踹向了宋一的膝盖。

    “嗷!”宋一吃痛,抱着膝盖跳着脚哀嚎。她抬头看着江轶,眼神愤恨又有些畏惧:“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手!你是真的不怕坐牢嘛!”

    江轶懒得和她废话,抬起膝盖对着她示威:“见过真正的流氓吗?要不要再来一脚?”

    她抬了抬下巴,一脸嚣张,佯攻地往前迈了一步。

    宋一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最后只能伸手指着江轶,开始放狠话:“你等着……”

    江轶凉凉看着她:“我城中村来的,什么没有,贱命一条,你过来啊。”

    她抱着手臂,挡在江似霰身前,一脸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不敢送上来被踹的样子。

    宋一知道她是真的会动手,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她只好忍下这口气,等着日后再算。

    电梯很快就上来了,江轶和江似霰一起走了上去。宋一等人不想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索性就等另一趟。

    电梯门关上后,江似霰伸手,按下了教务处所在的楼层。江轶站在她身后,望着她顺直的黑发,隐约嗅到了一股清甜的香味。

    狭窄的空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地令人尴尬。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忍受不了这个气氛的江轶落荒而逃一般夺门而出。

    她才刚走几步,江似霰从电梯里出来,看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江轶……”

    江轶扭头,看着她装着没好气别别扭扭地应了一声:“干嘛?”

    江似霰顿了顿,多管闲事那样说:“打架不好……解决问题,有很多办法。”

    江轶没理会她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她当然知道解决问题有很多种办法,但是宋一这种人,就是欠打的烂人。她既然打得过,为什么不揍她?

    两人很快到了教导处的办公室,隐约有交谈声从里面传出来,江轶犹豫了一下,抬手敲了门。

    “进来!”

    江轶推门,拎着书包和江似霰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之后,江轶才发现江琼华和宁文茵也在。她们和教导处主任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几杯热气腾腾的茶。在她们对面,还坐着三四个珠光宝气的富太太。

    啧,这架势,活生生的三堂会审。

    江轶进来,没有说话。倒是坐在沙发上的江琼华扭头看向她,眼里全是震惊:“你这脸……怎么回事?”

    “怎么这么严重!谁打的!”

    江琼华腾地从沙发上起身,径直走到江轶身边,一把捏住她的手,十分愤怒的说:“伤哪儿了?除了脸还伤哪儿了?手呢?腿呢?哪疼啊?脑袋呢,有没有受伤。”

    此时的江琼华,完全就是一个愤怒的老父亲。

    她握着江轶的手,怒火中烧地看向教导处主任:“李主任,你说她们只是小打小闹,没有什么大事,可你看看,我家宝宝被她们打成什么样子?这是霸凌!刚才视频里,是她们四五个人一拥而上!”

    听到“我家宝宝”四个字,江轶的身体被肉麻到抖了一下。

    江琼华却误以为自己弄疼了江轶,连忙放下手,看向一旁同样惊讶的富太太提高了音量:“宋太太,你可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啊!拉帮结派,欺负同学!”

    江琼华说着,还一把拽过江轶,让她站在众人面前指着她的伤口说:“你看看,我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你们的孩子打成了什么样!”

    江琼华是真的生气了,她看向江轶深吸一口气,平缓了情绪:“你和这些阿姨说,她们的孩子是怎么欺负你的!”

    江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