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无论是在什么场合,厕所都是一个能听到八卦的场所。

    因为是女校,厕所也就一共分为三类:alpha、beta.omega,然后根据每类性别的比重,划分厕所空间。

    像是江轶这类没有分化的女孩子,就和Omega共用一个厕所——毕竟她们和Omega一样,没有长出另外的□□官。

    江轶上完厕所后出来洗手,正好听到旁边有两个人在争执。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讨厌鬼在单方面的性别歧视。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梳着单马尾,正对着水池旁的用肥皂洗手的娇小女孩凶巴巴地说着话:“江似霰现在已经是个Omega,你也是个Omega,你和她没有可能的,你还是放弃吧!”

    江似霰?

    这名字有点耳熟。江轶顿住了手,后知后觉想起这是便宜母亲现任的女儿的名字。

    同名?应该是同名吧。毕竟江琼华没有说过江似霰和她一个学校。

    就在江轶走神的时候,那个omega女孩洗完手,仰头望着对方冷淡地回话:“就算是Omega又怎么样,我还是喜欢她。真爱不分性别,她就算是成为了omega就能改变她的优秀吗?”

    高个子女生明显被这句话给气到了,她开始有些口不择言:“你就这么喜欢她吗?你要知道,成为omega之后根本不能摆脱自己的本能,她注定会被alpha所吸引,被alpha所标记,成为alpha的所有物!”

    “哪怕江似霰再优秀,也注定摆脱不了基因所决定的命运!她注定会成为性别的奴隶!”

    同样是omega的女生,被她这一番话给气到了。她抬手,指着高个子女孩涨红着脸说不出一句话。

    高个子女生觉得自己戳中了对方的软肋,趾高气昂地挺起了胸膛:“怎么,你觉得我说得有错嘛!”

    一旁的江轶听到这句话,发出了一声嗤笑。

    她的笑声引来了两人的瞩目,同一个水池前的两个女生扭头,齐齐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江轶甩干自己手上的水珠,抬眸懒洋洋地看向高个子的女生,一脸嘲讽:“大清都亡了,我怎么还能听到这种没有文化的论调。”

    “omega在发情期的确是会被影响到一定的判断,但是早就有研究表明,这种影响其实是由激素决定的。如今早就有了各类手段和药剂阻断这种影响,而且omega在发情期也没有那么依赖alpha……”

    “更何况,omega在智力方面远超其他性别,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为了性别的奴隶呢?”

    江轶抱臂在前,看着高个子女生凉凉说:“你还没有分化吧。你怎么就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分化为omega呢?还是说,当你分化为omega就会做你口中的奴隶呢?”

    高个子被她这一番话气得涨红了脸:“你!我可是做过基因检测,百分之九十会成为alpha的人!我才不会成为没用的omega!”

    江轶轻啧了一声:“拉倒吧,又不是百分之百。等你成为omega,你是不是得哭啊!”

    江轶这个表现,实在是太遭人恨了。那个高个子女生抬起手,气汹汹地朝江轶挥了一巴掌:“你胡说!你闭嘴!”

    江轶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了对方的手,将她摔在了墙上:“怎么,还想打人啊。”

    江轶抓着对方的手反剪在身后,压着她的肩膀将她怼在墙上,眼里已经有了冷意:“你嘴巴最好干净点,这里可是有不少omega出入的。你这种嘴贱的烂人,就算成为alpha,也不会有人喜欢的!”

    高个子在她手下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动,愤愤不平地骂了几句。

    江轶没有在乎对方,反而转头对着一旁的娇小omega说:“你说是不是啊,小仙女。”

    被她称为小仙女的少女站在一旁,看着江轶双眼亮晶晶的,重重地点了点头。

    江轶扬眉,这才扭头松开了给她按住的高个子,然后一把将她推出了厕所,高声喊:“讨厌鬼,以后嘴巴别这么碎了。”

    高个子被她这么一弄,面子全丢了,只好骂骂咧咧地走了。

    江轶拍拍手,也准备离开。

    这时,那个娇小的omega朝江轶走了过来,双眼亮晶晶地问她:“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江轶笑笑:“我只是一个无奇的,做了好事不留名的女高中生罢了。”

    小omega被她逗得笑弯了眼,捂着嘴巴轻轻笑:“你好有趣啊。”

    这时,预备铃声响了起来,小omega朝江轶挥了挥手:“上课了,我先走了,刚才谢谢你了。”

    “不客气!”江轶这么说着,也和对方挥手说拜拜。

    看着对方跑远了,江轶这才慢悠悠地迈着脚步往外走。

    她才刚走没几步,离着门最近的那扇厕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江轶晃着脑袋回头,看到了一个身形高挑的长发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

    女孩站在门边,目光落在了江轶身上。江轶一下就愣住了,她看着对方精致的面容,稍显冷淡的神情,忽然想起这是那天她捡到的少女。

    这个少女,就在三天前分化为了omega。

    所以刚才那个讨厌鬼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

    江轶觉得刚才那个讨厌鬼,更加讨厌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江轶挪开了目光,若无其事地朝外走去。

    她刚转身,就听到身后的少女在喊她:“江轶……”

    江轶有些惊讶,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对方:“你在叫我吗?”

    她指了指自己,看起来有点傻气。

    少女点点头,与那日的娇俏截然不同的冷淡面容,极力地挤出了一点善意的笑容:“谢谢你。”

    江轶觉得她应该是为那天的事情道谢,有些无所谓地摆摆手,转身出了厕所,不太在意地说:“举手之劳,不客气。”

    这时候,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江轶悠哉悠哉地走向了教室。

    少女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离去,在上课铃声响到一半的时候,来到水池洗手。

    她弯着腰,长发垂落在侧脸,为那张向来稍显冷淡的面颊增添了几分柔和。水龙头里的水哗啦啦地流,她看着流淌过白皙指尖的水流,莫名地就响起那个白昼,被她紧紧抓住不放的那一只手。

    只要一想,就无端心悸。

    江轶……

    果然是和母亲夸奖的那样,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少女这么想着,关掉了水龙头,掏出手帕,一边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