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金秋九月,炙热的阳光穿过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洒下一地斑驳的细碎金光。

    开学典礼刚结束,一群群穿着白衬衫灰格子长裙的女孩子从大礼堂走出来,手拉着手,撑着各色花花绿绿的太阳伞沿着林荫道走向了校门口。

    个子高高的江轶握着手机,逆着五彩斑斓的蘑菇海走向了教学楼。与女孩子们欢快的轻声密语相比,电话里的江琼华让江轶稍显烦躁。

    电话那一头,江琼华不厌其烦地又将今晚聚餐的事情说了一遍:“今天是你宁阿姨第一次带着霰霰过来和你见面,你态度好一点,说话不要像对我一样没分寸。”

    “霰霰比你大一点,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不要老是冷着脸。”

    “还有你宁阿姨,你宁阿姨对你那么好,你热情点。”

    对于这个刚相认三个月的便宜母亲,江轶的态度一直都很不咸不淡:“嗯,知道了。”

    江琼华生怕江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又念叨了一通:“你小秦姐已经去校门口等你了,你快点出去,别让人家久等。”

    小秦姐是江琼华最近给江轶配的司机。江轶长到十六岁,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豪门待遇。

    江轶原本是不想要司机的,毕竟她不想欠江琼华太多东西。可架不住宁文茵——也就是江琼华现在的女朋友的规劝:说什么“江轶十六岁也快到了分化期,有个司机阿姨跟着比较安全”之类的话。江轶最终还是选择让小秦姐跟着自己。

    江轶嘴里应付着江琼华,匆匆跨上了教学楼的楼梯:“我拿了书包,一会就回家。今晚不会迟到的,拜拜。”

    就在江琼华还想要念叨些什么的时候,江轶速度挂了电话。

    江轶随手将手机塞进了裤兜里,径直上了楼。

    她是今天刚来这个学校的,对于开学的流程还不太熟悉,所以就把书包落在了教室。

    开学典礼结束后,很多学生都离开了,教学楼也就空荡荡的。

    高二的教室都在三楼,可江轶只有在早上来过,还不太记得清自己的教室。上了三楼之后,她就一间间教室摸索了过去。

    “B班……B班……”江轶嘴里念叨着自己的班级,穿过一间间教室后,来到了自己的班级门口。

    她打量了一眼自己紧闭的教室门,伸手推了推,门没开。

    好的,教室门锁上了。

    江轶想了想,绕了一下,来到窗边,试着推推旁边的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留下一扇窗。

    江轶推开没有锁上的窗,单手撑在窗台上,利落地跳进教室里。

    进到教室后,她直接向离后门最近的那一个座位走去。江轶从桌位里一把拽出自己的书包,单肩背在后面,来到后门抽出插销,走出了教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走出后门的时候,江轶忽然在空气里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那香味十分淡,像是阳光下的青草的香味,又像是雨后的天空,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却莫名地让人感觉到甜蜜。

    江轶顿住了脚步,有些好奇地转身,看向了A班的教室。

    她站在A班的教室门口,嗅到了从虚掩的门缝中逸散出来的香味。江轶鬼使神差地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地推开了门。

    吱呀一声中,教室门裂开了一道能供一人穿过的缝隙。那些隐秘的香味夹杂着暧昧不明的喘息声,瞬间笼罩了江轶的感官。

    江轶小心翼翼地潜入了教室,她的目光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扫了一番,最后落在了教室中央,那个靠着桌子跌坐在地上的身影上。

    那是一个女孩子。

    穿着和江轶一样的白衬衫和灰格子长裙,散着长发抱着手臂跌坐在地上。在她的周围,书包跌落,尺子和笔之类的文具工具散落了一地。

    从江轶的位置看过去,没办法看清她的正脸,只能看到她精致的下颚线,还有漂亮的侧脸轮廓。

    江轶察觉到那个女孩似乎有些痛苦,正抱着手臂咬着唇,皱眉发出难以忍受的□□。

    江轶摸了摸鼻尖,朝着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同学……这位同学……”

    她一边喊着对方,一边走向她。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弥散在空气中的香味越来越浓郁。

    江轶顿住了脚步。她忽然意识到,这个香味是从眼前这个跌坐在地上的女孩子身上散发出来。

    在这个刹那,江轶忽然想起这个世界的设定,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发情期?”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抱着手臂痛苦忍耐地女孩抬眸,朝她投来迷蒙地一瞥。

    从这个目光中,江轶精准地读取到女孩的情绪:防备、希冀,还有一丝隐秘的渴望。

    江轶蹲下来,在和女孩一米之隔的地方,轻轻和她说:“你……没有带抑制剂吗?”

    因为还没有分化,江轶其实并不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性别。但是这个信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