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不懂感恩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事到如今,死马也只能当做活马医了,白少现在可谓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他的命运,根本就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不是掌握在虎视眈眈等着断他手臂的毒药手中,而是,掌握在坐在那里,云淡风轻的宁孤城手中。

    这个他之前想要收服的人,谁能想到,却是一头洪荒猛兽,他与人家相比,没了家世,只算是一条爬虫罢了,如何相提并论,更何况,家世  ,似乎也已经没用了。

    “宁先生,宁先生,您认识我白家人对吧?您是不是认识我堂哥白止戈,我是白止风,我白止戈的堂弟啊,宁先生,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饶过我吧,我父亲和白止戈关系不错,我也最敬佩止戈哥了,宁先生,您看在止戈哥的面子上,放我一马吧。”

    白少也不是太过愚蠢,起码明白,现在想要在用家世来威胁宁孤城,只会得到更悲惨的结果,相反,若是能够动之以情的话,或许会有点好结果。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在他与宁孤城之间,白止戈早已选择了宁孤城,而放弃了他,若非有这一层血缘亲情所在,怕是,白止戈根本就不会阻止宁孤城要了他的命了。

    不,血缘亲情很重要,可事实上,宁孤城很清楚,对于白止戈来说,并非所有的血缘亲情都会让他放不下的,就宁孤城所知,白止戈曾亲手打断了一个堂弟,一个长辈,两个人的腿,甚至还亲自找白老爷子,逼迫家族赶出了其中一支白老爷子的亲侄子。

    原因是什么,宁孤城没问,白止戈做事,总会有自己的理由,就像自己做什么,也一定会有理由一样。

    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白止戈,怎么会被所谓的亲情所束缚。

    能留下白少的命,已经是白少这一家对白止戈不错的结果了。

    宁孤城冷笑,也没有开口解释说些什么的意思,和这种蝼蚁,还有什么好说的,先让他吸取教训学会做人,再来说话吧。

    白少的心渐渐冷了下去,随后看向金刚,痛哭流涕道:“金刚大叔,救我,救救我啊,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您一定救救我好吗,我知道我这个人嘴巴不好,总是胡乱说话,可我真的没什么坏心思啊,金刚大叔,您总不能忍心看我就这样被弄死吧,求求你,求求你了。”

    求宁孤城没有效果,白少转手开始求起金刚来。

    宁孤城不是一直都说,他白少不会说话,嘴巴太臭嘛,甚至很多对他的惩罚,也的确是在教训他,那现在,他白少脸都不要了,亲自去求金刚,这算是悔改吗?

    他也看得出来,宁孤城对金刚很重视,起码,与金刚相比,自己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一样,若是金刚肯开口替自己说话,一定,一定会有效果的。

    为了活命,为了少受点折磨,白少,也算彻底抛弃了曾经所有的尊严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不得不说,白少这些话,还是有点效果的,起码金刚的眼睛之中,的确闪出了一丝犹豫,似乎,想要开口替白少求情一样。

    只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罢了。

    宁孤城从来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也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不管是金钱,权势,还是所谓的人情,面子,他能给的,一定会给出去,而不能给的,最好是谁也别开口。

    此刻,刚刚收服了金刚,对于拔掉白少满嘴牙的惩罚,也只是教训白少出言不逊罢了,现在,金刚既然有所犹豫,宁孤城也乐得给这个人情。

    宁孤城微微一笑,起身,背着手,高高在上的看着白少,就像天神俯瞰蝼蚁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