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带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了屋,沈婉便坐在炕上,看着摇篮里的儿子。宋恒进里间儿脱了披风,待他出来,沈婉便看着他道:“现在你可以搬去书房睡了,现在天气转暖,我想带子安进里间儿睡。”

    天气转暖了就不用再烧炕睡了,她想搬回里间儿睡。

    宋恒的脸色变了变,道:“我睡外间儿也可以。”

    “这炕硬。”冬天垫得厚睡着还行,可这天气暖了,垫厚了睡会热,垫少了睡着又硬得很。如今沈家二老已经回乡,沈铭也搬了出去,他实在不用勉强自己与她共处一室。

    宋恒拧眉看着沈婉,她明明对自己是有情的,为何却不想让他住在秋实院儿?

    “婉,阿婉。”宋恒唤了一声。

    沈婉抬起了头,有些懵的看着宋恒,阿婉是什么鬼?

    难道是因为直呼她的姓名太生分,婉儿又是他对她发妻的称谓,所以他才唤她阿婉吗?

    “你、你不是对我有情吗?”宋恒迟疑的问了出来。

    沈婉脸色一沉,袖中的左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是啊!她是曾经对他有情,不过她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她知道他只爱他的发妻“沈婉”。因为占了“沈婉”的身子,她已经说服自己妥协,当好这个替身。

    可是他现在又提这个做什么?是提醒她曾经有多愚蠢吗?明明都已经离开了,还因为她明知到他至始至终都只爱他发妻一人,却还是对他动了那不该动的感情,重新回到了将军府。甚至还可笑的认为,失忆的宋恒眼中的她只是她,还妄图就那样跟他相守一生。如今想来,她当真是即愚蠢又可笑。

    “我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无需提醒我什么。宋恒,我会当好这个替身的。”

    沈婉的话一出,宋恒便知她误会了,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想说什么?”沈婉浑身带刺的看着他问:“难不成宋将军想说您移情别别恋了,对你发妻身体这个灵魂也有情了?想与我做一对真正的夫妻?”x~8~1zщ

    “我……”宋恒怔住了,有一股麻意从头顶蔓延在至全身。“你胡说什么?”他慌乱道。

    他怎么会移情别念?他怎么能移情别念!他已经够对不起婉儿了,违背了对婉儿许诺的是誓言,引狼入室,害她丢了性命,被旁人占了身子。他怎么能再对不起她,恋上占了她身子的人。

    当初虽然他娶了林晴雪,但是他对林晴雪并无半分感情,有的只不过是一种责任罢了,林晴雪拿着休书离开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沈婉扯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也是疯了,问完之后想心里才会有一丝丝期待。不过,宋恒的回答,她很满意。他的回答让她再次明白,她在他的心里什么都不是,能够更清楚的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书房还有些公文要处理。”宋恒找了个借口,有些慌张的离开了秋实院儿。

    沈家二老一走,沈铭一搬,整个将军府都冷清了不少。

    以前李氏在的时候每天还能去陪刘氏说说话,如今她走了,刘氏觉得孤单了不少,每天下午都会叫孙女儿去陪她说说话。晚上,也会让一家人都去她院儿里用饭。因为沈婉的手伤了,所以她还是在秋实院儿用饭。

    秋菊和乔木的婚期近了,乔木提前告假回了家,过了十日又将聘礼送了来。乔家不过是普通人家,却送了十台聘礼来,足见他们对秋菊的看重。

    府上的丫环们羡慕极,都说秋菊命好才能被乔校尉给看上了。

    惠儿看着院子里的聘礼,十分满意的点着头道:“看到乔家对知秋姐姐这般看重,我就放心了。”

    沈婉听得她人小鬼大,如同老父亲一般的话,笑着拿她打趣儿:“你日后嫁人,若那娶你的,聘礼比秋菊的少,我可不放心把你嫁过去。”

    “啊……”惠儿皱起了眉,嘟囔道:“我怎么能跟秋菊姐姐比呢!我可不像秋菊姐姐这么优秀,能找到乔校尉这样的夫君。”

    正抱着小子安的秋菊,看了惠儿一眼,惠儿的话听得她心里很舒服。自从乔大哥当上校尉来,府上的人都是说她命好才得了乔大哥这么个如意郎君。其实那些话,她听得很不舒服,就好像她配不上乔大哥一般。她也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配不上乔大哥?可是惠儿却说她优秀才找到了乔木这样的如意郎君。

    没错,她能找到乔木这个如意郎君,不是她命好,而是她足够优秀。府里这些说她命好的人,又有那个能管账,能管厂子和偌大的酒楼的。等成了亲,她还会继续回酒楼做事,继续为夫人分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