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为何受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齐衍将药箱放在了桌上,走到摇篮前,看了看摇篮里的孩子,光看便知道这孩子是发了高热了。

    他拿起孩子的想小手手,把了把脉,拧着眉道:“这孩子是昨日受寒了吗?”

    他记得这孩子是昨日满月,莫不是办满月酒,抱出去见客受了寒?他本来也是收到了请帖的,但是他昨日有个诊要出便没有来。

    沈婉道:“我就是怕他受寒,昨日是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抱出去见客的,只待了一会儿,就将孩子抱了回来。”

    齐衍拧着眉道:“若是如此小心,也不至于受寒。”

    秋菊咬了咬牙道:“我今早瞧见小少爷的时候,小少爷的尿布湿了,还shi冰冷的,小少爷可能是裹着湿尿布睡了一宿。”

    她知道说出来夫人可能会埋怨将军,但是,她也不敢瞒着大夫,毕竟这大夫看病都是要找到病因才好治病的。

    齐衍放下了孩子的手,走到桌前道:“看来就是因为这个才受寒发热的。”

    沈婉瞪大了眼睛看着秋菊问:“子安尿了为何不给他换尿布?”

    这孩子裹着是湿尿布睡了一宿,能不生病吗?

    秋菊垂着头道:“夜里将军并未唤我给小少爷唤尿布。”

    沈婉捏紧了炕上的褥子,子安尿了后因为不舒服,一般都会醒,醒了就算是不哭,也会咿咿呀呀叫几声,提醒她们给他换尿布。他昨夜睡在里间儿,若是醒了第一个知道的便是宋恒,他若是看一眼,又怎么会不知道子安尿了?可是他却没有唤秋菊来给子安换尿布。

    她并不想将宋恒往坏了想,或许他没发现子安尿了,但是子安夜里醒了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习武之人,耳朵好得很,就算是睡着了,外头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他都会醒,更何况是屋内子安咿咿呀呀的声音。

    而且,就算是她,再怎么疲劳再怎么困,子安夜里醒了,她都是能知道的,他又怎会不知?

    他不是不知,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孩子,自然也不会去关心这个孩子夜里为何醒了?更不会理会。

    宋子凌见他娘脸色有些难看,便道:“爹可能不知道弟弟尿了。”

    沈婉笑着道:“是啊!他不知道。”

    齐衍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青色的瓷瓶,从瓶子里倒出了一颗珍珠大小的褐色药丸来。

    他将药丸递给了秋菊,说:“这是退热的药丸,你将药丸化在水里,让子安服下。”

    秋菊忙双手接过药丸,让惠儿去端了碗开水来。

    秋菊和惠儿这边忙着将药丸化在水里,齐衍拖了个凳子到炕前,冲沈婉道:“把手伸出来吧!我给你瞧瞧。”

    沈婉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摇篮里的儿子,“我不急,等子安喝完药再说。”

    齐衍翻了个白眼,看着她道:“你不急,我急,我可是神医,还有一大堆病人等着找我看病呢!我总不能一直再你们将军府耗着吧!”

    他能理解她担心孩子的心情,但是也不能不顾自己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