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东想西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氏让小草去通知了门房,待宋恒回来了,便让他到她院儿里来。

    下午宋恒归府,听了门房的话后,便直接去了刘氏院儿里。

    屋内,刘氏垫着枕头,坐在软塌上,林晴雪站在她后边儿,给她按着肩颈。

    “将军,”外头传来丫环唤将军的声音。

    没过一会儿,带着一身风雪的宋恒进了屋。他草草的扫了给他娘按着肩的林晴雪,解着披风的带子,唤了声:“娘。”

    林晴雪停了手,唤了声“夫君”走到宋恒身侧,接过了他解下的披风挂在了架子上。

    “恒儿过来坐。”刘氏拍了拍榻沿儿,示意儿子坐过去。

    宋恒看了一眼,拖了张圆凳过去,在刘氏对面儿坐下。

    “娘唤儿子来所谓何事?”宋恒问。

    刘氏点了点头,道:“我听人说,那雪崩的事儿,是子凌娘告诉云小王爷,云小王爷再禀报圣上的?”

    她那日,只听那公公说,子凌娘是想到两县会发生雪崩,及时禀报了皇上,救了两县百姓的性命,才得了这么多的赏赐。她当时,只顾着看赏赐,也没细问她是如何禀报皇上的。

    宋恒垂下了眼睑,有些纳闷他娘为何会突然问这个。

    他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

    刘氏耷拉着嘴角道:“你说说她,是不是有问题。这样的事儿,她为何不告诉你,让你禀报皇上,而是告诉那小王爷,白白让他得了功劳。”

    闻言,宋恒拧起了眉,看了一眼,站在软塌旁边,一脸恭顺的林晴雪。他娘向来都是个头脑简单,不会多心,更不会多想的人。如今还说到什么功劳上来了,莫不是她又跟娘说了什么?毕竟,她是有前科的人。

    林晴雪被他看得心里一咯噔,有些心虚的垂下了眼睑。心道:“莫不是夫君以为我与这老婆子说了什么?”

    刘氏见儿子不语又道:“你说说她到底是在想啥?还有她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妇人,怎么能私下与那云小王爷见面,把功劳给了别人,她还守不守妇道?心里还有没有你这个丈夫?”

    林晴雪心中暗笑“这个老婆子,想得倒是比我还多呢!”她之所以没想那么多,是因为云小王爷那样的尊贵的人,是绝对不会和那乡下女人有什么的。

    “娘……”宋恒变了脸色,脸上带着恼色看着他娘道:“你一天到晚东想西想的在想什么呢?婉儿并没有与云小王爷私下见面,云小王爷只是在婉儿给乞丐和灾民施舍食物的时候遇到了,帮忙震慑了一下要动手抢的人而已。事后,云小王爷又和她谈了谈北郡雪灾之事,她这才想到雪崩,告诉了小王爷,因为事关重大,小王爷立刻进宫告诉了皇上。皇上当时便下令让北郡郡守赶紧撤离两县百姓,八百里加急送信到了北郡。郡守刚撤离完两县百姓,当天晚上就发生了雪崩。她若等到我晚上回府,再告诉我,那两县百姓的尸首,此刻都还埋在雪下呢!”

    前日下朝后,云小王爷正是因为怕他多心误会,还特地给他解释了一番。

    刘氏听完,才晓得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她讪讪的低下头道:“我又不晓得这些。”

    宋恒道:“您不晓得,也不能乱想啊!”

    刘氏觉得儿子是在训斥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为了掩饰尴尬,她用手扶着头道:“哎哟!我头疼了,我要躺会儿,你走吧!”

    宋恒也看出了她是装的,起了身道:“那娘你歇着吧!”说完他便转身走了。

    宋恒走了,刘氏也不叫头疼了,冲林晴雪道:“以后这种不清楚详情的事儿,便不要与我说了。”

    说了,反倒是让她多心乱想,也让她在儿子面前没了脸。

    林晴雪委委屈屈的,冲刘氏福了福说了声:“是!”

    她也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更不知道,夫君如此清楚。她原本只是想让夫君和这老婆子,因为那乡下女人,把功劳给了别人儿心怀芥蒂罢了。

    十二月十五这天,是宋子凌和宋子玉书院大考的日子。

    练完功换了身衣裳的宋子凌和宋子玉走进了已经摆好饭的屋内,沈婉正提着壶给桌上摆着的空碗里倒着牛奶。

    这是家里有奶牛的农户每天早上挤好,天方亮便送到府里来的新鲜牛奶。因为家里有两个正在长个儿的男孩子,沈婉便特地让秋菊寻了家里有奶牛的农户,向人订购牛奶。不过这个时代的人并不喝鲜牛奶,更喜欢将牛奶做成牛乳吃。宋子凌和凌儿也不爱喝,但,沈婉每日还是会逼他们喝上一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