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冤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众人不语,沈婉便又道:“到底有没有伙食下降这回事儿?你们不说,我如何解决?”

    众人一听,都觉得很是奇怪,降伙食的不就是大夫人,她还能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儿?反倒还来问他们。

    “有没有?大夫人不是最清楚吗?”不知道是谁开口说了句。

    “就是啊!大夫人您应该最清楚才是。”有几个人也附和着说道。

    沈婉道:“我自然是不清楚才会问你们,因为,府里的伙食标准我并未降。可却听说你们在抱怨伙食下降了,我自然是是要问个清楚,弄个明白,才晓得是哪里出了问题。”

    闻言,大家都不由看了看,站在前排的张嬷嬷。可是她告诉他们,是大夫人降了大家的伙食标准,他们才没有肉吃的呀!可大夫人却又说没降,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大夫人总不能撒谎吧!

    “咱们下人的伙食确实是降了,以前菜里都是有大块的肉,可如今却只有那翻找许久才能翻到的肉糜。”

    “还有,以前都是雪白的米面儿,如今却是发黄的。”

    “张嬷嬷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沈婉看着镇定自若的张嬷嬷问道。

    张嬷嬷拧着眉道:“老奴都说过了,要六十两银子,可夫人你只给五十两。为了能让这府里的人,吃饱饭,吃上肉,就只能买差一些的陈米,少买点儿肉,将肉都剁成肉糜炒在菜里给大伙儿吃了。”

    哟!这大夫人还真是在撒谎呢!她口口生生说没降,可人家张嬷嬷要六十两她却只给了五十两。

    “你放屁,”秋菊一时没忍住,便说了不雅的字眼儿。

    “前两日你来支银子,我们明明与你都算清楚了,按以前的伙食标准,给你五十两银子才买食材,只多不少。我看,分明就是你从中贪墨买食材的银子。”

    “天地良心,我若贪墨了银子便不得好死,秋菊姑娘你可不能仗着你是大夫人的人,便空口白牙的冤枉人啊!”张婆子拍着大腿叫了起来。

    沈婉笑着道:“有没有冤枉你查查便知,你且说说你这两日采买食材花了多少银子?在哪家摊子买的?还剩多少银子?我们去找摊主何时一番就晓得了。”

    张嬷嬷咽了咽口水,她没想到,这大夫人会这么较真儿,竟然会直接去找摊主核实。她本来是想,在大夫人找她询问的时候,拿食材涨价了的理由来搪塞她呢!

    好在,她平日里采买,都在固定的摊子和铺子采买,那些摊主掌柜与她都相熟。而且,但凡是大户人家,负责采买的人,都会从中捞些油水儿,摊主掌柜们也心知肚明,若真去核实,他们也会帮自己遮掩。

    张嬷嬷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小账本儿,念道:“买了一千斤米花十六两,面五百斤八两银子,猪肉一百斤花了五两,鸡鸭各五只一辆五钱银子,油盐酱醋……”x~8~1zщ

    张嬷嬷念了一大堆,末了道:“统共花了三十五两银子,还剩十五两银子。”

    秋菊拧眉道:“陈米一千就要十六两?上次明明算了,新米也就十五两银子而已。”

    “哎……”张嬷嬷叹了口气道:“姑娘你是不知道,这个月这米价和肉价都涨了,可不是原来的价钱了。”

    这个月秋菊都没有去买过米,倒是不知道这米价涨了。

    因为临近年关又下大雪,这米价菜价,还有肉价都有所上涨。

    一个丫环道:“我也听人说过,近来的米价和肉价都涨了。”

    所以,说不定这五十两,还真的是不够呢!

    “你的米面,是在哪家铺子买的?”沈婉看着张嬷嬷问道。这米面占了大头,所以只需核实米面便知道,这张嬷嬷有没有贪墨银子。

    张嬷嬷犹豫了一下道:“陈记粮油铺。”

    沈婉点了点头,想了想冲秋菊道:“你去将陈记粮油铺的掌柜的请来,就说在他家买的米面有问题。”

    “奴婢这就去。”

    “等等。”沈婉冲秋菊招了招手,让她附耳过来。秋菊会意,便弯着腰,将耳朵凑了过去。

    沈婉在秋菊耳边耳语了几句后,秋菊便点了点头,离开了正厅,让人套了马车出了将军府。

    张嬷嬷见沈婉只找拿陈记粮油铺何时便更放心了,她和那陈记粮油铺的王掌柜,认识十多年了。而且,在陈记买粮油的时候,她都会以比实际价钱高出一两文的价钱给,那王掌柜也能从中捞点儿。她那么做,也就是防着今日这样的情况发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