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还要比,不认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孔如烟的话,刚说完便后悔了,云老是何等人物?他又怎么会做出有失公允的评判。

    她实在是急了些,才会口不择言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烟……”陆不平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这东宸国,有谁会去质疑云?。他向来都是最为公正的,又怎么会有失公允?

    云易面无表情的看着孔如烟,他这话都还没说完呢!这姓孔的姑娘急什么?

    不但打断他的话,还质疑他不公正。被人如此质疑,他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呢!

    林楚黑着脸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们院长一向公正,怎么会做出有失公允的评判。”

    王长青也道:“就是,你这诗,就算不用院长来评判,旁人都能分得出来,谁的更好。”

    “你在女子好生无礼。”董铭道:“院长话都还未说完呢!你就打断了他老人家的话,一点都不尊重人。就你这样的,也配为才女?”

    对长辈,连最起码的尊重和礼貌都没有。所谓才女,不但得有过人的才学,还得尊师重道,品德高尚,有教养,有礼貌。

    孔如烟被怼得涨红了脸,她低着头,朝云易福了福,赔礼道:“晚辈一时情急,口不择言,还请您老大人有大量,原谅晚辈一回。”

    云易呵呵一笑,冲孔如烟摇了摇头道:“无妨。不过,为了不失公允,这诗就不能由我来评判了,还是让大家来评判吧!”

    孔如烟周身一寒,完了!云老是生气了。

    她连忙道:“不不不,还是您老来评判吧!晚辈相信您,您是最公正不过的人。”

    云易敛去了脸上的笑,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口茶。

    “这都不用想了,绝对是宋夫人的诗最好。”

    “如果,觉得这局宋夫人胜的,都拍拍手。”有人站起来,高声喊道。

    “啪啪啪啪……”

    摘星楼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持续了许久才停。

    这些掌声,就像一个又一个的巴掌,无形的打在了孔如烟的脸上。

    “还要比吗?”沈婉看着孔如烟问道。

    对对子,和作诗她都赢了,再比下去的话,她们就要比作词了。

    唐诗宋词中,最经典,最好的诗词,她可是都学过的,若要再继续比,她也毫无压力。

    “如烟,要不算了吧!”陆不平出声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宋夫人的才学,和如烟的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如烟无论如何都是比不过她的。而且,她如今还得罪了云院子,再比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孔如烟死死的咬着下唇,直咬得下唇都泛白了。

    “不,我还没输呢!”

    对对子,诗词歌赋,总共是五局,她虽然输了两局,但是,她后面的三局若赢了,胜的就是她。她不能现在,就放弃,而且,若真输给了沈婉,在大街上喊“我是才女”她日都没脸见人了,更别说去思月书院做先生了。

    “比!”她咬着牙说出了一个字,无论如何,她都要赢下这一局。

    沈婉点着头道:“好,那便继续。”

    “这局我便不出题了,免得不公平。”云易看着陆不平道:“不平啊!这一局,便由你来出题吧!”

    “这……”陆不平看了孔如烟一眼,有些惶恐的对云易道:“这怎么行,还是院长您来吧!”

    这个如烟,可真的是把院长给得罪

    云易道:“不要多说了,就你来出题吧!”

    云易的话,已经不容陆不平再推辞,于是陆不平,拧着眉想起了题目。

    出个什么题好呢?有了!再过不久,便是中元节,不如便出一个怀恋已故人的题。

    “不如,就以怀恋已故人为题,作词一首吧!时间,也是一炷香。”

    闻言,沈婉挑了挑眉,这姓陆的倒是挺会出题的。她正有一首,怀恋已故之人的词呢!而且,非常好,非常经典,非常的催人泪下。当年,学这首词的时候,她都颇有感触,红了眼眶。

    怀念已故之人?孔如烟腾的一下白了脸,她认识的已故之人便是她的父亲。她在父亲危难之际,与他断绝关系,还写了抨击他的文章,活活气死了他。他被气死的时候,正好临近中元节。每年快到中元节的时候,她都会做噩梦,梦里,父亲浑身是血,掐着她的脖子,喊她不孝女。如今,她又怎敢作词怀念?

    那些噩梦中的画面,不断的在孔如烟的眼前闪现,她完全无法,静下心来作词。

    小二点燃了香,沈婉看着袅袅上升的青烟,装着在想词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