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废材纨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忽然,他听到有人在焦急的唤他翎儿,有人在用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脸,那声音好熟悉,那手好温暖。

    他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他看到了光亮,也看到了他娘那张着急担忧的脸。

    “娘,我好痛……好痛……”

    沈婉的心都被揪了起来,忙柔声问道:“你哪里痛,快告诉娘。”

    难道这孩子是病了?是了,定然是病了,这孩子从昨天起便有些不对劲儿,她太疏忽大意了,竟然没有引起重视,沈婉非常自

    “肚……肚……”楚翎话还未说完,便头一歪,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沈婉吓得瞪大了眼睛,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感受到他有些虚弱的呼吸,她那提起来的心才落了地。

    “秋菊,秋菊。”

    正在厨房淘米的秋菊,听见沈婉的叫声,忙甩了甩手上的水,跑出了厨房。

    “夫人你在哪儿?”秋菊站在院子里喊道,压根儿不知道夫人是在何处唤她。不过,听夫人的声音,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我在翎儿房中。”

    秋菊忙跑进了楚翎的房间,看到房内的境况,她惊的用手捂住了嘴。

    “我的天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莫不是有歹人进了秋实院儿,将翎儿给害了?

    “夫、夫人,这是怎么回、回事儿?翎……”秋菊话都说不利索了。

    沈婉忙道:“翎儿病了,你快去济世堂请齐神医过来,最好坐马车去。”

    “好、好,奴婢这就去。”秋菊连连点头,围裙都没解便跑出了秋实院儿。

    因为翎儿昏死过去时,好像是在说他的肚子痛,沈婉便解开了他的衣服。

    “嘶……”看见翎儿腹部的状况,沈婉直接倒抽了一口气,随即一股怒气便冲上了脑门儿。

    翎儿白嫩的肚皮上,一片青紫,这样的青紫,很显然是被人打的。

    “这到底是谁干的?”沈婉气红了眼,咬着后槽牙说道。

    他昨日才开始不对劲儿的,那这伤一定是昨日被人打的。到底是那个杀千刀的,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将翎儿打成了这样?

    昨日,她一直都在,翎儿也未曾出去过,那杀千刀的,到底是什么时候打的?翎儿还吐了血,怕是被伤到内脏了。

    育才书院

    正单手托着下巴,昏昏欲睡的宋子凌,忽然连着打了两个很响的喷嚏。

    “啊切,啊切……”

    正摇头晃脑讲着诗的先生,听见这响亮的喷嚏声,不由皱起了眉,转过身板着脸,看着发出声响的人。

    啧,又是宋子凌。

    宋子凌睡意全无,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用正常的音量,自言自语道:“是谁在骂小爷?”

    他奶奶说了,这一想二骂三生病,他打了两个喷嚏,定然是有人在骂他。

    听见他说的话,学生们发出一阵轰笑:“哈哈哈……”

    先生的脸,顿时便变得比锅底还要黑上几分,他用手中的戒尺,大力的敲了几下课桌。

    “啪啪啪……”

    见先生生气了,那些学生便停止了轰笑,安静了下来。

    先生恼怒的看着吊儿郎当的宋子凌道:“宋子凌你给我出去站着。”

    宋子凌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扬着下巴道:“出去便出去,我还不想听你这个老东西讲课呢!”

    听到这看东西讲课,他便想睡觉。

    “你……”先生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

    此子不但顽劣,更不知尊师重道为何物?

    宋子凌大摇大摆的出了教室,也不在教室外头站着,而是直接去了食堂吃饭。

    先生咬着牙道:“顽劣不堪,品行不端,难成大器。”

    那镇北大将军倒是个人物,可他这儿子,注定是个难成大器的纨绔。

    先生看着一众学生道:“你们切莫与这宋子凌来往,像他这样的人,注定是个废材纨绔,与他来往,只会近墨者黑。”

    一众学生,异口同声回道:“学生记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