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兄长?怎能害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德道:“娘我没闯祸,爹是疯了,一回来就打我。”

    在慕容德看来,他爹今日就是抽了邪疯。

    “你这个孽子……”慕容渊气得又扬起了手中的扫

    柳氏一把抓着慕容渊的手,娇声道:“侯爷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德儿乖巧,怎么会闯什么大祸呢!”

    在这柳凤仪眼中,自己的儿子便是最好最乖巧的,若是儿子闯祸了那也是别人害的。

    “他还乖巧?”慕容渊指着地上的慕容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柳氏。

    “他若乖巧,那这世上便没有不乖巧的人了!”他直接套用了今日在宫中皇上说的话。

    柳氏从未见慕容渊如此动怒过,“侯爷你先别气,可别听了旁人的话,就冤枉了德儿,将德儿给错打了呀!”

    “冤枉?”慕容渊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柳氏大声道:“皇上还能冤枉了他不成?”

    “皇上?”这又关皇上什么事儿啊?对了,今日侯爷可是被皇上召进了

    慕容渊怒道:“你们可知,今日我在宫中差点儿就回不来了。”若是皇上要较真儿的话,都可借安定候府存有谋逆之心的罪名,将他慕容家给一锅端了。

    毕竟,弹劾他的奏折便有十几本儿,他如今没了实权,朝堂之上也不会有人为他辩护,皇上要定他的罪是轻而易举。

    其实轩辕禹大可借这个机会让安定候府翻不了身,因为慕容离也是安定侯府的人,他才没有较真儿。

    “怎么会?”柳氏有些不敢相信。她家德儿最多不过就打打男霸霸女,怎么会如此严重?

    “怎么不会?你可知,皇上召我进宫是因为什么吗?是因为他听人说,安定候府有谋逆之心。”

    “谋逆?这简直荒谬,这分明就是诬陷啊!可这又与德儿有什么关系?”柳氏不解。

    “有什么关系?”慕容渊咬牙切齿的道:“还不是因为你这好儿子,当街行凶伤人不说,还说衙门是慕容家开的,说法律是狗屁。”

    慕容德愣住了,没想到他爹今日抽疯竟然是因为这件事儿,而且他也没想到自己说的那番话,竟然传到了皇上的耳中。

    正在这时,他瞧见慕容离从月亮门走到了前院儿,顿时便冲着他大喊道:“短命鬼是你,是你,给皇上告的状对不对。”

    慕容渊和柳氏都看向了慕容离,柳氏听闻是慕容离告的状,便痛心疾首的看着他道:“慕容离,德儿也是你兄长,你为何要如此害他?”

    慕言皱了皱眉,世子爷不来看个热闹,这母子俩竟然往世子爷身上扣起屎盆子了。

    慕容离站在回廊下,云淡风轻的看着柳氏道:“我何时害他了?”

    慕容德冲慕容渊道:“爹,当日这短命鬼也在场,定然是他将儿子说的那些话告诉皇上的。这个短命鬼自己活不长,就想害咱们也活不长。”

    旁人不敢得罪他们安定候府,是不会讲那些话乱传的。

    柳氏看着慕容离道:“慕容离你好狠的心啊!”

    她百分之百的相信,是这慕容离给皇上告的状,因为他想要报复,报复她,报复她的儿子。

    轩辕禹未登基之前,一直在外打仗,虽然有心护着外甥,但是却也是鞭长莫及。这柳氏在人前一副好继母的样子,人后却没少磋磨慕容离。那时先皇也还在世,慕容离到底是先皇的亲外孙,所以这柳氏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只是克扣他的吃穿,寻些由头在慕容渊面前告告黒状,让慕容渊罚罚跪打打板子而已。

    慕容渊十分听柳氏的话,所以年幼的慕容离没少挨板子,也没少被罚跪。等他年纪渐渐大了后,情况才好些。但是由于他不得慕容渊喜爱,虽然贵为世子在这侯府也没什么地位。后来轩辕禹登基,有了舅舅给他撑腰,他在侯府的地位才一跃而上。轩辕禹还派了自己的人给他做护卫,如今连慕容渊都不敢再对他说一句重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