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告状,兴师问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婉晃悠完,刚回了院子,刘氏身边伺候的丫环宝珠便上门而了,说是刘氏请她过去。

    刘氏鲜少这个时候请她过去,所以沈婉猜想,刘氏请她过去应该是与宋子凌那个小白眼狼有关。很显然,是那小白眼狼,告状告到刘氏哪儿去了。

    于是,她便带着秋菊,跟着那丫环宝珠一同去了刘氏院儿里。

    方进院门儿,她便听见了那小白眼狼浮夸的哭声。

    “奶奶,孙儿好痛,我娘好狠的心,耳朵都快给我拧下来了呜呜呜……”

    秋菊侧头看着自家夫人,夫人这是对小少爷做什么了?这小少爷怎么还到老夫人这儿哭诉上了?

    沈婉笑了笑,走进了屋内,只见这屋里除了宋恒那个大猪蹄子,这宋家人的人可都来齐了。x~8~1zщ

    原来,这宋子凌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碰到了要去刘氏院儿里的林晴雪和宋子玉,听宋子凌说被沈婉给打了,她们便将他带到了刘氏院儿里来。林晴雪虽然没说让他跟刘氏告状,但是这宋子凌以一见着刘氏便告起了状来。

    “娘”她看着刘氏唤了一声,还冲她微微福了福。

    “老夫人”秋菊也跟着行了礼。

    刘氏也没应,板着脸看着沈婉很是不悦。

    “子凌娘,有你这么当娘的吗?你自己看看,你都把子凌的耳朵揪成啥样了?”刘氏直接兴师问罪。

    听子凌说,他身上还挨了打呢!还说疼得厉害,也不知道被打成啥样了?子凌可是他们宋家的男丁,是他们宋家的宝贝疙瘩,自己平日里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她还动上手了。如今子凌的耳朵又红又肿,不知道何时才能好呢,万一把这耳朵拧坏了怎么办?

    沈婉听话的看了看,回道:“还好,就是红了点儿而已,睡一觉起来便好了。”

    “睡一觉就好了,姐姐说得好轻巧,子凌现在可一直喊疼呢!”林晴雪拧眉看着沈婉说道,一副十分心疼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宋子凌的亲娘呢!

    宋子玉只觉得她娘没有半点儿当娘的样子,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儿女。子凌都疼成那样了,她竟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话也说得轻巧得很。

    沈婉笑道:“他喊疼,也不一定就代表是真的疼。”

    她又不是没被人揪过耳朵,她爸以前下手可比她重呢!能有多疼她最清楚。

    而且,宋子凌那个小白眼狼虽然是在哭,但却是干打雷不下雨,很显然是在装哭呢!

    宋子玉高声道:“娘这是什么话?难道子凌还是装出来的不成?”她把子凌当做是啥了?

    沈婉没有否认,便算是默认了。

    见此,刘氏越发的不悦了,有她这么当娘的吗?子凌痛得直哭,她却还说人家是装的。

    “子凌娘啊!子凌娘啊!这世上可你这么当娘的,我知道你是怕我因你打了子凌责怪与你,但你也不能说子凌是在装哭啊?”她宋家的孩子,都是极乖的极有教养的,绝对不会骗人。

    “娘你误会了”沈婉道:“我下手有轻重,自然知道他是真疼还是装疼。”

    宋子凌瘪嘴哭喊道:“奶奶,我是真疼,耳朵疼后背也疼,而且我这个耳朵还嗡嗡直响,连话都听不真切了。”其实,他的耳朵并不怎么疼了,他不能让奶奶她们听了娘的话,都认为他是在装疼,所以便把自己耳朵的情况说得严重了些。

    刘氏厉声道:“你听听,子凌连话都听不真切了,你竟然还说他装。”

    这刘氏吧!一直都是一个挺和善的人,但是她最疼的便是宋子凌这个宝贝孙子,所以,此刻她便和善不起来了。

    “呀!莫不是耳朵被揪坏了,若是日后都听不见了,便坏了。”林晴雪十分适时的火上浇油。

    听到林晴雪这么说,刘氏又心疼又害怕,她看着沈婉摇着头道:“子凌娘啊!你怎么得了个失忆症连娘都不会当了,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心疼,竟然还下那么重的手。若是子凌的耳朵日后听不见了,怎么办?”

    沈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娘若是担心子凌的耳朵被我揪坏了,请个大夫来瞧瞧便是。”

    这刘氏也真是,只冲她兴师问罪,却不问问她为何要教训这宋子凌。

    秋菊有些着急的接着说了一句:“少爷是夫人身上掉下来的肉,夫人又怎么会不心疼呢!”

    刘氏斜了沈婉一眼道:“我自会找个大夫来给子凌瞧瞧,有些当娘的,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也可狠着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