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崽(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舒瑶紧跟其后, 严肃认真地告诉自家崽崽:“爸爸说的都是真的。”

    前不久,一直有合作的千野老师带着他的妻子登门拜访,他的妻子是那种标准的“大和抚子”, 笑起来十分温柔。

    在这点上, 梁衍倒是没有说谎。

    梁斐小朋友立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呀。”

    “不过,”梁衍忽然话锋一转,“这毕竟是日本那边的习俗, 我们平时不会这样讲。”

    梁斐郑重地点头。

    称呼的风波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舒瑶松口气, 顺手拿过纸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她仍旧有些后怕。

    太惊险了。

    好在梁斐心思单纯,完全不了解大人世界的险恶。

    他真的以为只是个简简单单的称呼。

    晚饭后,梁衍负责验收梁斐今日的学习成果,而舒瑶洗过澡后, 啪嗒啪嗒,穿着鞋子跑去床上, 专心地看今日更新的新番。

    她如今过的十分自在,简直就是先前梦寐以求的那种生活。因工作性质,她极少出门——梁衍为她专门在家中建造了顶级录音室,会有专业人士过来帮助她进行录制。

    从梁斐出生到现在,他的教育一直由梁衍和专业育儿师负责。

    甚至,舒瑶都不曾喂过他一次。

    而梁衍, 也在梁斐诞生后去进行了某项小手术。

    他对舒瑶说:“有一个意外就够了, 我不想再有第二个。”

    舒瑶深以为然地点头。

    她翘着两只干净的脚, 趴在床上认真看漫画, 刚刚看到一半,听到门响。

    舒瑶没有抬头, 感受到梁衍身上淡淡的香气,他俯身,亲吻舒瑶的侧脸,脖颈,锁骨,低声问:“今天用的哪种沐浴露?怎么这么香?”

    舒瑶尝试推开他:“就是你刚刚买的那一种呀。”

    她不知道梁衍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旺盛体力,昨天一次,下午在书房一次,现在竟然还有精力逗弄她。舒瑶仰起脖颈,手指深深插入梁衍发间。

    他身上的香水气味愈发浓郁,舒瑶微眯着眼睛,难以自抑地从喉中发出声音。

    梁衍吸吮着她的脖颈:“乖一点,以后咱们只在床上说这些话,当着孩子的面,就收敛一下,好不好?”

    一句话弄的舒瑶面红耳赤,急忙反驳:“我不是故意的,说顺口了嘛。”

    梁衍抱着她,一路抱到落地窗前,笑:“好,都听瑶瑶的。”

    他轻啄舒瑶的脖颈:“今天试试站着。”

    舒瑶闭上眼睛,承受着梁衍的亲吻。

    另一侧,梁斐小同学刚刚接受完父亲的教学成果验收,有些睡不着,认真地用手机和好朋友进行聊天。

    论辈分,萧怀信和萧令仪都比他要长上一辈,但事实上,他们也不过比梁斐大了四岁而已。

    梁斐和这对龙凤胎的关系很好,经常找他们聊天玩耍。

    梁斐打字:[怀信,维景叔叔的求婚又失败了吗?]

    萧怀信:[嗯]

    梁斐:[不是说宁阿姨已经怀孕了吗?]

    小孩子想不通。

    萧维景是父亲的表弟,年纪已经很大了,到现在没有结婚。

    虽然梁衍早早地教育过孩子,结婚与否是一个人的自由。

    人可以选择结婚,也可以选择不结。

    但萧维景不一样,他是被迫不结婚。

    他有个女友,两人之间恋爱拉锯好多年,到了如今,女友都怀孕了,却还是不肯嫁给他。

    萧令仪:[所以说啊,维景哥哥真的好可怜哦,这都老来得子了,还不能父凭子贵]

    萧令仪:[下周一起玩吗?]

    梁斐:[我需要问问我爸爸]

    想到这里,梁斐将下午听到的那个冷知识分享给了两个好朋友,不解地问:[你们父母平时在家里也这样互相称呼吗?]

    梁斐知道自己妈妈平时喜欢叫爸爸为“哥哥”。

    他对这个称呼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射雕英雄传》中,黄蓉还称呼郭靖为靖哥哥呢。

    这只是恋人间的称呼。

    但今天晚上的这个称呼,严重超出了梁斐小朋友的认知范围。

    萧令仪满不在乎:[叫这算什么?我妈妈还叫爸爸为二叔呢]

    萧怀信:[都是大人之间的特殊爱好]

    萧怀信:[等你长大后就懂了]

    梁斐盯着萧怀信的回复看了半天,恍然顿悟。

    大人的世界十分复杂,他的确需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弄明白。

    正如他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妈妈的脖子和手腕上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痕迹。

    父亲很爱母亲,这种爱超过他爱任何人。梁斐先前羡慕同龄人会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但父亲告诉他,不会再给他增添。

    一想到这里,梁斐深深地叹了口气,拿起笔,开始写今天的日记。

    他的日记本很厚,有好几本,其中有一本,是舒瑶和梁衍为他写的。

    从舒瑶刚刚检查出来怀孕。

    梁斐认真地打开日记本。

    第一页,是舒瑶娟秀的字体。

    “给我即将到来的宝贝”

    他认识的字已经很多了,足够让他来进行流畅的阅读。

    第一篇日记是舒瑶耐心记下来的,当医生确认怀孕之后,梁衍当晚几乎没怎么睡觉,还会把耳朵贴到她小腹上去听声音。

    当然被舒瑶笑着念叨了几句。

    孩子太小了,只有肚子的咕咕噜噜声,不会再有其他动静。

    当他在肚子中第一次活动的时候,舒瑶表述了自己的心情,有点怕,还有些紧张。

    舒瑶在这本日记中分享了许多趣事,譬如她坚信吃葡萄会让孩子的眼睛又大又亮,为此吃了好多的葡萄和提子,直到梁衍哭笑不得的阻止她,解释这些还是要靠基因。

    其中,有几篇日记,并非舒瑶的笔迹。

    而是梁衍写下的。

    那几篇日记中,梁衍寥寥几笔,提到舒瑶的身体状况。

    怀孕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但偶然的着凉,让她发起了高烧。

    孕妇高烧后用药必须十分谨慎,舒瑶不肯吃药,和医生沟通后,只用退烧贴,依靠物理降温,才勉强撑了过去。

    她无法再坚持写日记,但又固执地不想让日记就此断掉,便委托梁衍写下。

    与舒瑶可以洋洋洒洒写一大堆不同,梁衍写的很简短,少带感情来描述此事,只是在末尾,增添了几句话。

    “给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不知你是男是女,妈妈为了你的诞生付出许多。她本来是个吃不了苦头的人,却甘愿为你承受痛苦。”

    “但愿你能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

    后面有几行字,被黑笔涂掉了。

    但这也没关系,梁斐已经从其中读到了浓浓的父爱。

    每每读到这几页,梁斐都会发自内心地想,今后一定要好好地听妈妈的话,不要让她失望。

    他合上日记本,心满意足地爬到床上休息。

    浴室里,梁衍坐在浴缸中,而舒瑶则是坐在他身上,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她说:“阿斐现在应该在写睡前日记吧。”

    梁衍满手泡沫,在仔细地给舒瑶清洗着头发。

    用的洗发水是甜甜的橙子味,把她头发上不小心沾上的气味盖掉。

    梁衍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舒瑶想起先前梁衍替她写的那几页日记,不满:“当初你也太任性了呀,怎么能在日记本上写那种东西,宝宝看到后会难过的!”

    当初舒瑶生病,只能让梁衍替她写日记。

    梁衍中规中矩地记着,最后一页却写了了不得的东西。

    “但愿你能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

    “毕竟你只是一场意外。”

    梁衍无奈:“还不是瞧那小家伙在你肚子里折腾的烦人。”

    舒瑶努力把脸贴在他胸膛上:“那可是你儿子哎。”

    梁衍冲干她发上的泡沫:“我疼他,是因为他是你好不容易才生下来,有你的血肉。”

    舒瑶为梁斐鸣不平:“别人都说父爱如山,到了你这里,就是父爱如山体滑坡、山崩地裂 、山崩海啸!”

    “成语学的不错,”梁衍慢条斯理地揉搓着她的发丝,“父爱全给了你,这还不够么?”

    甜橙味的气息把舒瑶整个人包围,她拉住梁衍的胳膊,把脸颊贴上去,闭上眼睛,满足地喟叹一声。

    “够了,”舒瑶说,“再也不需要其他东西了。”

    她不知道正常情侣间是如何相处的,但梁衍对她,的的确确是花了不少心思。

    舒瑶眼中,他如父如兄,也是她可以全面信任和依托的丈夫。

    而梁衍将她当做妻子、孩子一样宠爱,细心照料,处处用心。

    也的确如他先前所说,心血全部用在舒瑶身上,分给梁斐的,就不太多了-

    在食物方面,梁衍有个奇怪的忌口。

    他不喜欢吃熟了的黄瓜。

    作为配菜的话,梁衍勉强能够接受,但绝对不会吃,哪怕一口。

    而梁斐小朋友,在梁衍忌口的基础上变本加厉,他不喜欢吃黄瓜,无论是生的还是熟的,都不会吃。

    无论厨房怎么处理黄瓜,梁斐小朋友都坚定不移地碰都不碰。

    秉着营养均衡的原则,舒瑶不得不和儿子进行严肃谈话。

    “妈妈很能理解你的处境,”舒瑶严肃开口,“就像我,我不喜欢吃胡萝卜,但爸爸也会坚持在我的菜谱上增加胡萝卜这一项。”

    她苦口婆心:“所以呢,连妈妈都为了健康而坚持吃不喜欢的食物,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黄瓜呢?”

    梁斐一针见血:“那是因为爸爸答应你,每次你老老实实吃饭后就给你零食奖励,而我并没有零食奖励啊。”

    舒瑶:“……”

    她和梁衍的默认交易,就这么被梁斐直戳戳地指了出来。

    舒瑶只能换一种说法:“那你可以参考一下你爸爸,他从来都不挑食耶。”

    梁斐:“因为整个家都是他说了算,包括厨房。他选择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当然不存在挑食不挑食。他不喜欢的东西,压根就不会出现在餐桌上。”

    舒瑶被自己儿子的逻辑彻底打败了。

    完全找不出反驳的话。

    恰好梁衍听到母子间的对话,他缓步走来,俯身,按住儿子的肩膀,注视着这个与自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孩子,笑着夸赞:“这点你说的不错。”

    梁斐挺直脊背,仰起脸来:“那我也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所以你需要努力,”梁衍并非否定儿子的提议,“无论是食物,或者其他的东西,只有你能力足够,才能拥有选择权。”

    梁斐目不转睛地看着梁衍。

    他一直都很崇拜自己父亲,在小孩子眼中,没有什么比自己父亲更加能够令人仰望的存在了。

    “现在,你吃穿用度都是我出钱,”梁衍垂眼看他,“所以必须要听我的。”

    梁斐:“……那妈妈也在花你的钱呀,为什么她可以不听你的话?”

    “因为她是我妻子,”梁衍从容不迫,“妻子享有和我同等的权利。”

    梁斐被父亲驳的哑口无言。

    刚刚他反驳自己母亲时候的话,现在一句也憋不出来了。

    梁斐小朋友的挑食问题就此顺利解决掉,他不得不乖乖接受父亲的安排,苦大仇深地吃下自己不喜欢的食物。

    在舒瑶生日的那天,梁衍休了年假,带着妻儿去《洪荒》主题的乐园。

    哪怕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因着同人及各类衍生作品的爆红以及安利,《洪荒》仍旧保持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再加上它特殊的游戏机制,精细的画面,以及背后衍慕集团大力进行的资金支持,让这款游戏在多年之后仍旧保持在各大平台下载的前列。

    游戏热度高居不下,其主题乐园的游客量也在持续走高。不仅仅是游戏粉丝,因乐园中各类设施完善齐全,又有各类大大小小的策划活动,如今俨然成为西京旅行打卡头号景点。

    舒瑶近几年也不曾在媒体露面,少有人会将“瑶柱菌”和梁衍妻子这两个身份联想到一起,而舒瑶也喜欢这种不被人过多打扰的生活方式,乐的自在。

    四年的时间变化很多,譬如当初恶名昭著的花篮娱乐,因为其霸王合同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