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00

    “我嘴唇现在才是真的有点儿干呢。”宁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没有。”连川说。

    “是么?”宁谷犹豫了一下, 也凑过去在连川唇上亲了亲,“你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么?”

    “……你要告诉我吗?”连川问。

    “正常没人不知道吧,”宁谷往后仰了仰, 看着他,“还是你这个大bug真的不是人。”

    连川笑了笑。

    “我小时候偷看琪姐姐约会, 被她从一号庇护所打到三号庇护所,”宁谷一边说一边凑到连川唇边又亲了亲,“鼻青脸肿。”

    “这么惨么, ”连川笑着说, “雷豫和春三都当着我面亲吻。”

    “我们旅行者没这么腻乎,”宁谷想了想,“主城的人真是弱。”

    “这什么逻辑?”连川的唇落在他嘴角, 没有移开。

    “不知道。”宁谷抱住了他,用力回吻了他一下,整个人都在用劲,非常豪迈,非常旅行者。

    连川扶了一把旁边的一个铁架子。

    铁架子比起这个实验室的结构,谈不上有多结实,震动之下, 顶层的吊着的一个框架断裂,砸了下来。

    连川肯定能让两个人躲开, 但他没有动。宁谷也没有动。

    脚下迸出的银色光束猛地卷起,在两人上方合拢。

    接着金光泛出,坠落的架子像是被定格,停在了半空的金光里。

    “探测结果出来了吗?”陈飞走进实验室。

    “还没有, 只还有最后三个通道了,”春三手指撑着额角, 皱着眉,“我不太乐观,最有可能有熔火储备的几个通道都是空的,这三个怕是也没有什么希望。”

    “顺着清道夫的裂缝呢?”陈飞问。

    “已经在试了,但现在能测到的很多是切断了我们之前的熔火通路的裂缝,里面有少量熔火,”春三轻轻叹了口气,“看看连川他们能不能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吧,最早主城不用熔火作为主能源,外围荒原上应该会有我们没有探测到的储备。”

    “可是要大量使用,要怎么运回来,也是个问题。”陈飞也叹了口气。

    “还有时间,”春三说,“三年五年时间,集合所有技术和人力,生产设备,架设通道……这个过程中也许又会发现新的能源。”

    “你很乐观嘛。”陈飞笑了笑。

    “最难的一战都已经过去了,有什么理由不乐观?”春三说,“不过你和苏总领应该没有这么乐观。”

    “嗯,”陈飞点了点头,“在最终解决能源问题之前,我们不可能乐观,这一战之后,很难再用以前的方式管理老百姓,太多人体验过肆无忌惮,太多人经历了背水一战,回不到从前了。”

    “是啊,还有旅行者和蝙蝠,不稳定的因素太多,需要很长时间。”春三说。

    “领导者不可能做到公平,但现在活下来的人,已经知道什么是反抗,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领悟的反抗,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理想中的统治,还有很远的距离。”陈飞声音低了下去。

    春三没有说话。

    “我先走了,一会儿苏总领和团长他们要碰头,我和雷豫一起过去,”陈飞看了看屏幕,“你先忙着。”

    “九翼不参加会议吗?”春三问。

    “他连主城都不想进,”陈飞说,“他只要黑铁荒原失途谷那一部分……具体今后的合作和管理,我私下再跟他谈。”

    春三光是听着陈飞这么随便几句,就已经感觉到了疲倦。

    “有一个设想,从第一次看到e的傀儡大军时,就有这个想法了,”陈飞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看着春三,“但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为什么想跟我提?”春三回头。

    “你是技术人员,没有太多别的利益权衡。”陈飞说。

    “嗯?”春三看着他。

    “团长跟我大概解释过傀儡的状态,”陈飞说,“进入最后的傀儡阶段之前,是处于某种停滞,就像是意识永远停在了时间的某一秒。”

    “是的。”春三点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陈飞说,“我们用这样的方式保存一部分人,减少人口,只留下发展必要的,降低能源消耗,在解决了熔火储备的问题之后……”

    春三吃惊地看着陈飞,很长时间才开口:“陈部长,傀儡状态是不可逆的。”

    “现在是不可逆,但未必一直不可逆,”陈飞说,“宁谷的朋友钉子,是不是还在失途谷?如果他最终能恢复……”

    “你这个想法有些可怕。”春三转过椅子。

    “所以我只跟你说了。”陈飞说,“你觉得技术上可行吗?保存这些人,在可逆的前提下,确保他们的安全和健康。”

    “可以,”春三看着他,“但是……”

    “但是后面的内容是我的事了,”陈飞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怎么向所有人解释,是否需要向所有人公开计划,如何确保公平,怎么选人……所有这些我都会考虑。”

    “你不怕自己会变成下一个刘栋吗?”春三问。

    “我永远也不会变成下一个刘栋,”陈飞说,“我想要的是一个最终可以给所有人安全感的世界。”

    “最终?”春三看他。

    “一个也许我活着没可能等到的世界,”陈飞说,“但我会去做,过程中的风险我来承担,一定要有一个恶人,我也不介意是我。”

    陈飞离开实验室之后,春三对着屏幕发了很久的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弄不清自己的心情。

    直到屏幕上收到了苏总领的运输车发来的信息,她才回过神,有些兴奋地看着信息的内容。

    这是连川和宁谷出发之后第一次返回的信息-

    我们找到了曾经主城的遗迹,高墙和一个空了的实验室,没有新发现,接下去会继续前进

    春三看完信息这短短的几句话,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嘴角已经翘得老高了。

    她笑了笑,回复了信息-

    收到信息,大家安好,旅行愉快

    “大家安好的意思就是每一个人都好是吧?”宁谷躺在副驾驶椅子上,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从车窗伸出去晃着。

    “嗯,”连川应了一声,“不过现在应该还是每天很忙,主城也不会太平,蝙蝠和旅行者现在都能随意出入主城,加上大量流民,主城原有的秩序已经不存在了,要想重建,肯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很艰难混乱的。”

    “想想都累,”宁谷看了连川一眼,“如果你没有跟我出来,现在是不是也得跟着他们一起重建秩序?”

    “我做不了那些事,”连川说,“我只适合……”

    “跟我在一起。”宁谷说。

    连川看了他一眼:“嗯。”

    “你本来想说什么?”宁谷笑了起来。

    “也差不多。”连川说。

    “差不多是什么?”宁谷追问。

    “我本来就是你留给自己的bug,”连川说,“我只适合继续跟你呆着。”

    “嗯。”宁谷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可惜很多事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理清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从哪里开始循环,哪里停,哪里走……”

    “不需要理清,”连川说,“我只要结果。”

    “我以为你会说你只要我。”宁谷手指在车框上弹了两下,“失望啊。”

    “我想想怎么说,”连川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点了点头,“你就是我存在的原因和结果。”

    “不愧是会写字的人。”宁谷笑着说。

    离开实验室之后,他们再没有见到过曾经主城的遗迹,不知道是已经走出了最远的范围,还是时间已经太久远,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抹去。

    车上的仪器一直工作着,无论是停车还是行驶,他们的进行路线完整地被记录下来,同步绘制出地型和方位图,同时还记录了一路的气候变化,空气中的各种成分变化。

    满屏一串串的字符,宁谷看不明白,连川倒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开记录看看。

    “有什么发现吗?”宁谷问。

    “没有,就是越走空气质量越好,”连川说,“温度也越来越高。”

    “我闻闻。”宁谷打开车窗,把脑袋探出去深吸了几口气,又关上车窗,凑到连川脖子旁边用力吸了两口气,“也就那样吧,还没有你好闻,温度也没你高。”

    连川笑了笑:“主城一直需要调节温度,如果温度能像这边这样,就可以节省很大一部分能源了。”

    “不调节也没问题啊,”宁谷说,“鬼城那么冷,还一直刮风,我们不也活得很好。”

    “合格的统治者,总还是想要给自己领导下的人过上更好更舒服的生活,活着只是最低的要求,”连川说,“主城的老百姓也不是旅行者,普通的人,在那样的环境里早就死光了。”

    “嗯,”宁谷想了想,又看着屏幕,“还有什么别的比主城那边好的吗?”

    “没了。”连川说。

    “那你还一直盯着看,”宁谷说,“你是不是很无聊?”

    “我没有无聊的时候,”连川说,“跟你在一起更不会无聊,你话那么多。”

    “你是在夸我吗?”宁谷问。

    “是的。”连川点头。

    “那你不怕我跟你在一起会无聊吗?”宁谷说,“毕竟你都没什么话。”

    “你只要开口,”连川说,“我哪一次说的话少了……”

    “也是,”宁谷想想笑了起来,“这么一想,你很惨啊,一个哑巴,现在一天说的话比以前一年都多。”

    “嗯,”连川说,“脸都说瘦了。”

    “我看看,”宁谷撑起胳膊凑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对着他的脸用力嘬了一口,“没有,还是很好看。”

    车上的仪器“滴”了一声。

    “怎么了?”宁谷坐回了副驾驶。

    “发现地下高温地区,”连川说,“有可能是熔火层,但是这个面积很大。”

    “那不是很好?”宁谷立刻盯着屏幕,虽然也看不明白。

    “太远了,”连川说,“这辆运输车已经是速度最快的状态了,也开了这么久,想从这里取到熔火……实在太难了。”

    “总比找不到强。”宁谷说。

    “嗯。”连川点点头。

    旅行者永远乐观的天性有时候的确能给人带来很强的支撑。

    前方的地面上窜出了一小丛火苗。

    “明火?”宁谷愣住了,他见过熔火层,没有明火,都是熔化了的金属一样的状态,明火都是清道夫带来的。

    “不是熔火。”连川跟他一样的判断,迅速降低了车速,但接着又一小丛火苗从地下窜出之后,他得出的结论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是生命体。”

    “什么?”宁谷声音有些拐弯。

    “没扫描到,”连川看着屏幕读数,“这是系统数据里没有的东西。”

    “那个火是生命体?”宁谷还是没回过神。

    “是能吐出火的生命体,”连川盯着前方,“得弄清是什么。”

    车子左前方很近的位置突然也窜出了小火苗,没等他们看清,又一丛窜起,接着两团小火苗就扭成了一团。

    “控制!”连川喊了一声,车还没有完全停下,他已经从车窗跳了出去。

    宁谷对连川的话基本不需要进行任何思考就会照做,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扬手,一团金光扑向了两团火苗。

    连川扑到火苗旁边的同时,金光裹住了火苗。

    也是这时宁谷才发现,这真的是活物。

    而且估计是有一部分在地面之下,被金光裹住之后才看出来,这两团东西的体型比狞猫都要再大上两圈。

    连川用手利索地往这两团东西上砍了两下,这两个东西立刻就不动了。

    “你弄死了?”宁谷跳下车,“是什么东西?”

    “没死。”连川蹲到了那东西旁边。

    金光慢慢消失之后,他们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两个生命体。

    体型的确跟狞猫有些像。

    都是四条腿,但这东西的前腿比后腿要短不少,虽然没有后腿那么粗壮,但巨大的弯钩状爪子却异常锋利,钝圆的嘴里能看到獠牙,圆耳朵,没有尾巴。

    但跟狞猫完全不同的,是它们身上没有毛,覆盖着厚厚的一片片的菱形甲片,甲片是深蓝色的,但表面能折射出各种变化着的光晕。

    “真……漂亮啊。”宁谷说着伸手在甲片上戳了两下,“就是不好摸。”

    甲片质地相当硬,像是摸在了黑铁地面上。

    “这个甲片……”连川轻轻敲了两下。

    “怎么?”宁谷问。

    “感觉有点儿像熔火管道的材料,”连川说,“黑铁扛不住核心熔火,所以需要有管道才能控制熔火的方向……”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的甲片不是天然的?”宁谷愣了愣。

    “说不定是变异实验体,”连川说,“适者生存。”

    “它们吃什么活着啊?”宁谷摸了摸这东西的肚子,看着挺圆的,吃得很饱的样子,但除了硬硬的甲片,也摸不出个所以然来。

    “主城的各种支撑都来自熔火,”连川说,“它们依靠熔火生存,也不是没有可能,生命总会找到出路……”

    “怎么办?”宁谷问。

    “回去的时候捉一只带回去,”连川在附近的地面上找到了一块甲片,估计是之前这两只打架的时候脱落的,“先把这个情况告诉春三。”

    收集了甲片之后,连川又在地上找到不少小洞,取了些洞口的黑铁样本,这些都可以送回主城给春三做分析。

    收集好这些东西,正要回车上的时候,他俩感觉到了四周的气氛有些不一样。

    往旁边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远远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片晃动的小黑影。

    “它们的同伴?”宁谷愣住了,“它们在看我们。”

    “嗯。”连川慢慢从地上的两个东西身边退开了,“回车上。”

    “怕什么?”宁谷不屑,“老大我都不怕,我怕这些小硬壳玩意儿?”

    “如果这些是变异实验体,”连川说,“你不知道主城的实验体……会有什么样的能力。”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