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承颜: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方景行:嗯。

    谢承颜看了看照片, 诚恳地询问助理:“好看吗?”

    助理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谢承颜看懂了他的意思,沉默。

    所以这都觉得还好,景行的审美得歪到什么程度?

    难怪至今还单身, 原来是没有遇见“顺眼”的。

    不对, 等等。

    是他想岔了。

    景行不是喜欢小舅舅, 而是想签小舅舅进俱乐部。景行那么护短的一个人, 待人又一向体贴, 不可能说出难听的话。

    他便又发了条消息,寻找认同感:反正他这样挺让人心疼的,对吧?

    何止是心疼……方景行在那边想。

    谢承颜根本不知道这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又回了一个“嗯”。

    谢承颜抹把脸, 心想总算是过了。

    拍了一晚上的戏,血条见底, 他整个脑子都是木的。

    强迫自己集中精神过一遍这件事, 他觉得妥了。照片一出,以后他再对小舅舅好, 景行大概就不会怀疑他们了。

    他找补道:看完就删,毕竟是人家的隐私。

    方景行这时缓过来一点,想起封印师参加的是研究院的项目, 姜诗兰应该不会随便给谢承颜照片, 问道:照片是你要来的?

    谢承颜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没有立刻回。

    他盯着这句话反复琢磨一会儿, 回了一个稍微严谨的答案:没有,她不给, 但我知道她的云盘密码, 偷偷上去找的,你可千万别在她面前提这事。

    方景行第三次回给他一个“嗯”。

    不过这次多加了一句:早点睡, 晚安。

    谢承颜:晚安。

    他关掉对话框,长出一口气。

    一时顺嘴搞到这一步,幸亏兜住了,他拍了一下助理肩:“谢了。”

    小助理刚刚瞥见了方景行的名字,不清楚这两位玩的什么play,无奈道:“你赶紧回房睡吧。”

    谢承颜逃出生天,顶着发木的脑袋走了。

    另一边,方景行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照片。

    他想起一句话:网恋需谨慎,奔现多翻车。

    不过封印师貌似说过自己颜值高,或许以前不这样,生病后才变成这样的?

    他按灭手机,感觉还是得缓缓,洗漱完就睡了。

    大概是这一天都在想封印师的事,他晚上梦见了对方。

    梦里封印师用的是游戏角色,斯斯文文的脸上架着金框眼镜,手里拎着一个包,淡漠地站在研究院的门口。

    方景行开车去接他,拿着副驾驶的花走到他的面前,笑着递给他:“恭喜出院。”

    封印师伸手接了,语气略有些嫌弃,声音却透着几分愉悦:“难看。”

    方景行看得心痒,忍不住表了白。

    封印师立刻把花还给他:“抱歉,我有男朋友了。”

    方景行一怔,没等询问是谁,就见旁边又开过来一辆车。

    车里下来一个男人,五官扭曲,嘴角倾斜,上前抱着封印师就亲了一口。

    方景行:“……”

    应该在车底的方队长抱着一束花,看着这两个人手牵着手,上车走了。

    窗外天光大亮。

    方景行从混乱的梦里苏醒,捏了捏鼻梁,点开手机又看一眼照片,关上了。

    沉默地吃完早餐,他出门转悠一圈,耗到八点半,上了游戏。

    刚一上线,他就看见了身边的封印师。

    姜辰也是才来,淡淡地打招呼:“早。”

    方景行看着他这个游戏角色,回道:“早。”

    今天是中秋假期的最后一天,几位帮主决定努力冲一下进度,因此除了个别起晚的还没来,大部分都到了。

    昨晚封印师下线后,他们收集到十二点才散的场,如今还差一小部分。一行人忙了将近两个小时,人员到齐,药材也终于搞定,便拿着交给了药师。

    药师急忙给血狼医治。

    药是好药,一剂下去,血狼的命是保住了,但仍在昏迷。

    伊林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只敢沾一个边,在他身边趴下了。

    他也耗费了不少精神,靠着血狼,很快沉沉地睡去,嘴里呜咽喃喃:“哥……”

    药师看得叹气,对英雄们讲了讲他们的事。

    他们以前和她一样,都是妖族的人。

    两个人在大陆上闯荡,原本过得刺激又快乐,谁知突然撞见了月辉的人。那时月辉正如日中天,四处搜罗妖族的人下咒,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伊林被月辉的人抓走,吃了不少苦,温炎把他救了出来,”药师指着昏迷的血狼,苦笑,“但由妖族转化成的动物,和真正的动物的气味是不同的,月辉的人还是会找过来。所以温炎用自己的血给伊林下了防护咒,只要他不死,伊林身上的气味就会永远被掩盖,相应的,伊林也无法走出这片森林,只能暂时和血狼族待在一起。”

    她说道,“当时月辉的人正在后面追他们,温炎下完咒就帮着伊林引开了那些人,从此一去不回,下落不明,直到今天才被你们送回来。”

    她祈求地看着玩家,“我只能治他们的伤,但没办法解他们身上的咒,你们能不能帮帮忙,去查一查解咒的办法?”

    任务条刷新:寻找解咒之法。

    隐藏剧情不会给玩家具体的坐标,只会给线索。

    他们于是商量一下,再次去了月辉组织的老巢。

    老巢建在半山腰上,虽然已经荒废,但仍能看出一点当初辉煌的影子。

    这里共有好几栋房子,他们便分队搜,看看能不能找点有用的东西。

    方景行照例跟着封印师。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姜辰突然道:“你今天话很少。”

    方景行不动声色:“有吗?”

    姜辰道:“有。”

    他是不爱搭理人,又不是对人漠视。

    虽说时常嫌弃方景行,但别人对他好,他不会无动于衷,所以也不是真的嫌弃,要是真烦,他早就让方景行有多远滚多远了。

    方景行看着他:“可能是昨天睡晚了。”

    姜辰道:“现在还没醒盹?”

    方景行道:“没有。”

    他自认为不是个看脸的人,更没想过以后找的伴侣一定得是好看的。

    再说封印师搞不好是生病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动心,猛地遭遇照片冲击,他总得缓缓。

    姜辰“哦”了声,不问了。

    方景行跟着他离开房间,进了隔壁,发现是间书房。

    二人一个翻书柜一个翻书桌,方景行忍了一下,实在压不住心里的诸多情绪,便挑着不敏感的话题问:“你什么时候生的病?”

    姜辰道:“年初吧。”

    他就是年初醒的。

    方景行道:“医生怎么说?”

    姜辰道:“说能治。”

    方景行点点头,结束了话题,免得戳到痛点。

    想想先前他还问过封印师是不是不敢见他,就觉得不应该,不过这封印师的心态也是真稳,换个人绝对没这么淡定。

    他一边想一边拉开书桌的抽屉,看见一个烧焦的卷纸,试着拿了拿,发现能拿动。

    虽说是全息环境,但和键盘模式一样,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背景似的装饰品,是不能挪动的,不然什么都能让玩家拿着玩,游戏里就乱套了。

    一般能拿动的,基本都有一定的用途。

    姜辰见状便走过来扫一眼,见他缓缓展开纸,是烧了一半的画像。

    画像里画了好几个人,每人的身上都写着名字,大部分都挺眼熟的。

    方景行道:“是那几个npc。”

    他记忆超群,快速溜一遍,指着其中一个,“这个人咱们没见过。”

    与此同时,木枷锁他们也找到了一本人员名单。

    他们按照名字翻到那个人的资料,上面清楚地写着来自哪个村子,方景行又翻了翻名册,说道:“这几个人是一个编队的,可能当初就是他们抓的伊林。”

    所以血狼才会专门咬他们。

    如果给伊林下咒的也是他们,那仅剩的这个活人很可能知道如何解咒。

    十人小队便直奔上面记录的村庄,和npc对话后得知要问村长,于是到了村长的家。

    村长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满是皱纹。

    他坐在棋盘前,手里拿着一枚棋子,似乎在和自己下棋,见他们进门,抬起了头。

    姜辰和他对话,询问那个月辉的人在不在村子里。

    村长看了他半天,咧开嘴笑了:“哦,你……你们来、来旅游、游的啊!”

    姜辰这边的系统自动回复:“不,来找人的。”

    村长前倾听着,笑得更灿烂:“太、太好、好了!来、来送、送、送钱的……的啊!”

    十人小队:“……”

    好极了,耳背加结巴。

    姜辰道:“是找人。”

    村长道:“啊?是干……干活?”

    他说道,“我……有、有、有活!”

    话音一落,一个透明框弹了出来。

    帮助村长修屋顶。

    是,否。

    姜辰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村长遗憾地靠回原位,重新望着棋盘。

    姜辰再次和他对话,大致重复了一遍上面的内容,不同的是这次从“修屋顶”换成了“扫厕所”。姜辰不太爽,又拒绝了。

    村长摇摇头,落下一颗棋子,继续盯着棋盘。

    木枷锁道:“那啥……是不是得帮着干点活,他才会告诉咱们?”

    姜辰点头,第三次和村长对话,放着系统自动回答,伸手摸了摸棋子,发现能拿起来。

    木枷锁几人一怔:“难道要和他下棋才行?”

    姜辰低头看一眼,心想就是个五子棋,有什么好下的。

    虽是这么想,他还是试着下了一颗,见村长一点反应都没有,便拿着棋子一扔,砸到了村长的脑门上。

    方景行:“……”

    木枷锁几人:“……”

    策划图省事,压根没有设计这一动作,村长被砸后一点反应都没有,高兴地结巴着,欢迎他们来送钱。

    姜辰便又往他身上扔了一颗棋子。

    把棋盘上的棋子全部扔完,他摸了一下杯子,发现拿不动,便换成棋盘,这次能拿动了,于是抱了起来。

    棋盘离桌,只见村长的一只手正放在下面,手里握着一把锋芒逼人的短刀。

    村长:“……”

    十人小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