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剑宗内议(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而且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每次行功失败最最烦躁的那一阵子过去之后,他都会在那无比空虚的时候思考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会遭这种罪。

    但是他最终还是困恼地摇了摇头。

    “这可就麻烦了,如果不知源头,这些业力恐怕难以简单消除。”蘅玉仙子微微皱眉,她是真的在替宗门考虑。神符子虽然和她这一系不太对付,但终究是一名十分优秀的符师。这在任何一个大势力中都是十分宝贵的资源。

    问题似乎陷入了死局,但就在这时剑宗之主姬练似乎现了什么。

    他目光如炬地从这一众长老管事中找到了一个平时十分低调的人,然后直言道:“枢明子师弟,看你欲言又止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这姬练,竟然仿佛能够把握到人心的变化!

    众人都奇怪了起来,这枢明子虽然也是金丹修为并且管理着侍剑台,但是因为自身性格以及修为关系平时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和神符子也很少有交集……这事他又怎么会知道?

    “宗主,这事枢明子也没有把握,就怕说出来会得罪……”

    枢明子的话还没说完,姬练就已经说道:“不必担心,你在大家面前说出来,不会有人责怪你的。”

    枢明子又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事或许和蘅玉师姐有所关联。”

    蘅玉仙子十分惊讶,但在场众人在姬练的镇压下还都沉得住气。

    他们在沉默中等待枢明子继续说道:“神符子师兄可还记得半年前有一名符门新晋弟子以万张活血符兑换宗门贡献的事情?”

    神符子听了神色一动,立刻点头道:“自然记得,我还记得那名弟子的名字叫苏礼,是孤棹子师侄的亲传弟子……也是蘅玉师妹的徒孙。”

    蘅玉仙子听了眉毛一挑有些不太高兴地问:“我很好奇,这件事又和我那可怜被排挤的徒孙有什么关系?”

    神符子脸色一黑却不敢多说什么,枢明子则是苦笑一声道:“因为当时这位苏礼带来的符箓数量太大了,由不得人不神异。但是我在向他求证的时候,他却拿出了一枚符章来……后来我请了神符子师兄来评判,也确认这符章果然有效能够批量制造基础符箓……”

    他简单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神符子最后对这尊符印的处置。

    “这是一次了不起的创新,你居然直接将它给毁掉了,真是个榆木脑袋。”蘅玉仙子立刻就替苏礼打报不平了,同时她也明白了苏礼为什么会要独自远游不愿留在宗门,因为他感受到了这神符子的恶意!

    “我这是为了符门三百普通弟子的福祉着想!否则宗门订单他一人就可完成,这三百普通弟子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神符子却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他甚至强调了一点:“宗门对我旁门弟子本就严苛,我身位符门门主必须为自己门内绝大多数弟子的利益考虑!”

    虽然说是被业力蒙了心窍所以才口不择言,但是他未尝不是说出了许多旁门人的心声呢?

    就连蘅玉仙子这次也不多说了,而是隐隐以一种赞同的神色看向了自己的道侣……这一刻,给众人带来无限压力的仁剑莫敌姬练一下子觉得压力好大啊!

    “但是这和神符子师弟身上的业力有什么关系?”聪明的男人知道怎么转移话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