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善后(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长孙皇后听到了李丽质的话,笑了一下,接着让宫女拿出了自己的腰牌,递给了李丽质说道:“那就是有本事,先看着吧,毕竟,能够弄出一个这么好的酒楼,而且年纪不大,你也说了,造纸工坊那边的东西,都是他弄出来的!”

    “是,母后!”李丽质双手接过了腰牌,笑了一下说道。

    而在韦贵妃的宫殿,韦贵妃是着急的不行,外面的传言对她非常不利,现在她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差不多小半个时辰,宫女回来了,外面的事情也打听清楚了,立刻就和韦贵妃说。

    “娘娘,事情就是这样,确实是韦家族长带着人去砸店的,而且刚刚打完了,禁卫军的一个都尉就过去了,把韦浩带到了刑部去了。”那个宫女对着韦贵妃最后说道。

    “这叫什么事情,一家人还能打起来?”韦贵妃很火大,完全想不明白。

    “这个...娘娘,我也打听清楚了,那个韦浩的父亲韦富荣,算是一个有点生意头脑的人,这些年也赚到了些钱,但是家里五代单传,身边没个兄弟帮衬着,所以,韦家经常让他出钱办事。

    比如家里的族学,还有就是有韦家子弟刚刚到了京城为官,也会让韦富荣出钱租房子。

    这次,他们是盯上了韦富荣的一个酒楼,这个酒楼,生意非常好,人人都说,聚贤楼的饭菜,大唐一绝,饭菜虽贵,但是真是很好吃,值这个价,估计韦家这边也是看中了这点,想要让韦富荣让出来,但是韦浩是一个憨子,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所以今天韦琮去砸店,那肯定会打起来的。”那个宫女继续对着韦贵妃说道。

    “不像话!”韦贵妃此刻还是非常火大,这个事情,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自己的名声。

    韦贵妃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前往甘露殿那边,要去找李世民,李世民办公的地方就在甘露殿。

    韦浩家里,韦家族长再次坐在客厅里面,和他一起的,还有那些族老,但是韦琮没来,他的胳膊被韦浩砸断了。

    “你家这个憨子,简直就是愚不可及,一个莽夫,今日老夫过去是想要和他谈谈的,没想到,他一过来就打韦琮,这算怎么回事?”韦圆照坐在那里,盯着韦富荣不满的说着。

    韦富荣现在很着急,自己的儿子已经被送到刑部大牢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完全没有数。

    “金宝,这次韦琮那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但是这个毕竟是我韦家内部的事情,交给刑部那边,传出去也不好,所以,此事你还是需要去说服韦琮才是!”一个族老摸着自己的胡须,对着韦富荣说着。

    “金宝,你家就一个独子,如果真的被关在刑部大牢几年,我想,到时候你家这支就麻烦了,我看啊,你还是去和韦琮好好说说,花钱消灾!”另外一个族老也劝着韦富荣说着。

    韦富荣坐在那里没说话,心里其实是很愤怒的。

    “金宝,说句话!”韦圆照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说什么?嗯?你想要让我说什么?不就是盯上了我家的酒楼吗?为了那个酒楼,你们居然把我儿子送到刑部大楼去?

    行啊,我儿如果在刑部大牢待着,我就去刑部大牢外面守着,我就不相信,天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整个大唐,就你们说了算!”韦富荣愤怒的冲着韦圆照喊着。

    他想着大不了鱼死网破,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得逞,如果让他们得逞了这次,以后,自己和韦浩,想要抬头做人都难了,韦家会把他们压的死死的。

    “你,不可理喻,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儿子打人在先,你还有理了?”韦圆照指着韦富荣大声的骂着。

    “不用说的这么道貌岸然,你们心里有什么打算你们心里清楚,滚出去,给老子滚出去!”韦富荣说着就指着大门方向,对着他们喊着。

    “好,好啊,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行!”韦圆照说着就再次气愤的走了。

    “我说金宝啊!”

    “滚!”一个族老还想要劝韦富荣,被韦富荣大声的吼着。

    等韦家的人走了,韦富荣坐在那里发愁。

    接着家里的几个女人就全部过来了。

    “老爷,现在可怎么办啊,我儿可不能有事情啊,老爷,你要想想办法啊!”韦浩的母亲拉着韦富荣哭着喊着。

    “哭什么,我儿还没死呢,滚回去!”韦富荣很烦躁的对着那几个围着自己哭泣的女人喊道。

    “老爷,你吼什么吼?有本事把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