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馅(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应他的是更热烈的欢呼。

    陆佳欣原本就有到金华旅游的计划,立马报出做过的功课,“梦幻谷!双龙洞!影视城!”

    韩怀公笑眯眯地帮穆逸舟回应,“安排安排,都安排。”

    有公司托底,各种玩乐项目都能比单独出行热闹有趣,所有人都报了名,陈漪迅速买好票,各自回家打包行李,愉快的团建就此敲定。

    -

    相较于穆逸舟公司里的兴奋热闹,童溪的新年倒是平淡如常。元旦那天下了场雪,将刚刚回升的气温又拽回去,最近她实习之余,都是躲在宿舍里专心码字啃文献。

    唯一的不寻常,大概就是一件快递。

    童溪最近没在网上花钱剁手,听见快递小哥的召唤,还以为是爸妈寄来的东西。到那边一看,才发现不是,寄件人是何睦——那位神出鬼没的Euler大神。

    童溪被这操作惊得目瞪口呆。

    就算她寄东西时有地址,对方却怎么精确查到她手机号的?

    童溪满腹狐疑,将那块头硕大的快递搬回宿舍,拆开后就惊呆了——

    扁长的纸盒,里面层层叠叠包裹得严实,拆开后是四幅红花梨木浮雕的挂件,取传统的梅兰竹菊四样素材,图画秀致细腻,点缀的蝴蝶鸟鹤栩栩如生,还描了金漆。整套挂件打磨得光滑柔润,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低。

    而且那木雕的工艺还很熟悉。

    童溪惊叹之余,翻出快递包装盒一看,果然她猜得没错,是来自东阳的。

    东阳的竹编和木雕都是非遗,之前童溪做木雕专题时还专门去过东阳。那边的木雕工艺精湛巧妙,以平面浮雕为主,艺术价值很高,在唐朝时就曾陪葬在宰相墓里,如今更是精美绝伦。

    她有收集非遗小物件的癖好,只是好看的木雕太贵,当时没舍得买。

    谁知道今日Euler竟会送来一套?

    精准地戳中她的心思!

    隔着茫茫网络素未谋面,她没在微博透露任何线索,喜欢的东西顶多在朋友圈感叹下,Euler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的?

    童溪百思不得其解,隐隐觉得这位Euler有古怪。

    晚上巫文静回来,惊叹于精美的木雕挂件之余,也有同感。

    “你想啊,Euler刚出现的时候,你小说写得不算好。”巫文静累瘫在床上,直言不讳,“后来她专盯着你,每回都是你丧的时候砸雷打气。上回那壕气冲天的事就不说了,送个礼物都这么贴心。童童,她认识你,我敢断定!”

    “你也觉得不对劲?”

    “上回她顺着IP摸过去就算了,这次呢?怎么拿到手机号,怎么知道你喜欢这东西的?”

    这也是童溪想不通的地方。

    她揉揉脑袋,觉得头疼。

    巫文静躺得四仰八叉,唉声叹气,“这人铁定是真爱,果然同人不同命,人跟人的差距比人和狗的都大!公司和公司也是。”

    语气里的怨念扑面而来。

    童溪莞尔,“公司怎么啦?”

    巫文静一骨碌爬起来,神情悲愤,“跟你说,之前我们和穆逸舟他们都在加班,结果上周他们集体去玩,我们还在加班!今天碰见陆佳欣,她说上周穆逸舟带公司去金华团建,整整一周啊,玩得嗨翻了!”

    “这么爽的,穆逸舟可以啊。”

    童溪想象着穆逸舟带领麾下同事high的样子,笑到一半,猛然意识到什么。

    “你说他们去了哪里?”

    “金华啊。”

    金华?穆逸舟最近竟然在金华?

    童溪下意识看向那四副挂件——这挂件的产地东阳,刚好在金华境内!两条幽微的线索轰然碰撞在一起,童溪脑海里瞬间腾起个荒唐的想法,这位Euler会不会跟穆逸舟有关系?

    这太荒唐,也太自作多情了!

    童溪极力反驳,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跳下床,打开电脑将Euler这些年的留言挨个调出来,查看IP。

    最初的那两年在国外,后来成了A市。

    前后的时间大致与穆逸舟回国的时间吻合。

    童溪心里噗通噗通乱跳,甚至手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记得穆逸舟从前曾跟她讲过欧拉,称赞他提出的完美公式——穆逸舟以前就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如果Euler就是穆逸舟,他当然知道她的联系方式,也知道她喜欢什么。从A市到东阳,这时间未免太过巧合!

    可如果猜测属实,那么穆逸舟这些年……

    童溪盯着屏幕,胸腔里砰砰轻响,喉咙微微发干。

    <div id="favoriteshow_3" style="display:none" align="cente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