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生活仍然在继续,如同过去的几年一样。

    寒冬腊月是最难熬的时候,除了上下班和无法推脱的活动,童溪恨不得整天都躲在宿舍里,抱着暖气,在温暖如春的小天地里休养生息。

    新的小说准备得很顺利,等攒够了存粮就能开张。

    让人头疼的是毕业论文。

    她的选题不算很难,但从文献综述到实证的部分,仍然要花费不少时间。

    童溪不想大过年的回家写论文,就得在放假前啃掉一部分,免得下学期被杂事打乱计划,时间太紧影响质量。何况学期初导师会过问进展,她已经被赦免不用跟项目,毕业论文的事总不能毫无准备吧?

    这实在很挑战自制力,童溪把闲书缴到巫文静手里,闷头看文献。

    书窗紧闭隔绝寒风,倏忽之间便到了新年。

    往年的跨年夜童溪都是跟巫文静连体的,今年也不例外。那天正好周三得实习,俩人下班回来,在食街的一家店里碰头,一起的还有隔壁寝室的同学、巫文静的家属钟学榛,以及童溪的老朋友王子鹤。

    ——王子鹤是来凑热闹的。

    他室友昨天就飞走了,去凑份子钱,实验室的人各有安排,剩下几个精壮的汉子都是单身狗,喝酒也没什么意思。王子鹤还欠着童溪一顿饭,因俩人有空的时间总是错开,拖了半个多月都没兑现。

    趁着这机会,王子鹤厚着脸皮求收留。

    童溪看他一副无家可归的可怜样,且巫文静嚷着说很久没见子鹤小帅哥,得有个男人给榛子作伴,便带他一起了。

    饭吃得很开心,结束之后一伙人冒着寒风到湖边溜达。

    新年的夜晚,湖边灯很亮,旁边那座高塔也难得的开了彩灯,映着波光暗夜很漂亮。

    王子鹤在招聘会奔波了几个月,有offer入手,只是犹豫不决,跟童溪讨论去哪儿比较好。

    俩人初中就认识了,这么些年走过来,对彼此家庭和性格都很清楚,眼界视野又差不太多,他挺想听听意见。童溪也不客气,沿着湖岸慢慢走,帮他分析每个去处的利弊。

    才晚上9点多,风吹到脖颈凉飕飕的,她拉紧领口,半个脑袋都缩在里面。

    周围是夜游的同学,络绎不绝,橘黄色的路灯下,熙攘人群里,忽然有个身影闯入视线。

    颀长的身材,姿态挺拔,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款步而来。

    熟悉之极的步伐。

    童溪怀疑是看错了,眯了眯眼仔细分辨,不过两三步后,他就走得近了,眉目峻整、轮廓瘦削,目光投向她,旁边是两个男生。那两人个子挺高,单拎出来也算得上顺眼的帅哥,但到了他身边,却立马显得逊色。

    容貌身材之外,气场的差别更是悬殊。

    童溪呆了呆,脚步稍缓。

    穆逸舟步履如旧,仍在跟同行的人说话,目光却牢牢锁在她身上,毫不斜视地走到她跟前。

    夜色深沉,路灯的光芒被浓密的枯瘦柳枝剪碎。

    他的眉目收敛,那双眼睛深邃如海,目光却不像先前冷凝。

    也许是因为那晚校医院里的陪伴,也许是翻看旧相册时的冷静反思,再度偶遇时,童溪已不像之前那样,内心慌乱的同时竖起铠甲。

    她抬眉,神情平静如水,微笑道:“好巧。”

    清澈潋滟的眸子,似汇聚了满湖粼粼的波光。

    穆逸舟总算知道众目睽睽下该收敛,克制着闪开目光,“老同学聚餐,顺便走走,很久没见这边的灯了。”随即看向王子鹤,声音清淡,“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王子鹤的声音有点僵硬。

    童溪并没察觉他的异样,短暂的寒暄过后擦肩而过。

    好一阵的沉默,童溪低着头看路,不知在想什么。王子鹤侧眼看她,等离人群喧闹的塔远了,才轻咳了声。手不知是何时攥紧了袖口,微微张开时,那层细汗被风吹得冰冷,他从骤然相遇的震惊里回过神,说:“穆逸舟回来了。”

    “嗯。回来有一阵了。”童溪随口应。

    “他……没说什么?”

    “有什么可说的。”童溪自哂。

    她初来A大时老朋友不多,王子鹤算是交情比较好的,后来她和穆逸舟在一起,也曾介绍他俩认识。那时候穆逸舟如骄阳耀眼,觉得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