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婚(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相逢来得猝不及防。

    那位老教授满头银发,早已是古稀之年,笑起来却很慈祥。

    书斋里岁月悠长缓慢,他显然不知道穆逸舟已经分手的事,就只记得几年前这学生曾带了女朋友来实验室,漂亮又水灵,两人看着很般配。

    桃李满天下、德高望重的学者,对学生总保持着一份亲和。老教授上了年纪,女儿出国定居后他不愿搬走,总喜欢把学生当孩子来关心。见童溪傻愣愣站在那里,他笑着招了招手,“过来。”

    童溪没想到老教授记忆力如此惊人,乖巧地走了过去。

    她当然记得这位老教授,是信息科学院的,姓付。

    当年穆逸舟修计算机双学位时,曾在他的实验室里参与过项目,时间挺长。

    付教授在他研究的领域里很有分量,那个实验室也很厉害,挑本专业的学生时都很苛刻,当初穆逸舟也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得以进去。老教授上了年纪,已经不需要亲自指导学生——那是年轻老师和博士师兄们的事——但学生有疑问时,他仍会耐心解答帮助。

    穆逸舟从那实验室学了不少,没少在童溪面前夸赞。

    后来穆逸舟申请出国,其中一封推荐信就是这位教授写的。

    实验室聚会的时候,穆逸舟也曾带她去过,只是没想到付教授桃李满天下,竟然还记得只有一面之缘的她。

    简单的问候与招呼,童溪在鹤发慈和的老教授跟前乖得像个初入大学的小女生。

    付教授也俨然一副长辈的关爱态度,问她学习是否顺利。完了之后,又叮嘱旁边的学生,“逸舟啊,好久没回国,下回聚会记得带她来。”

    “老师放心。”穆逸舟瞥了瞥童溪,睁着眼睛说瞎话。

    付教授接着问,“你们都好几年了吧?什么时候结婚?”

    “呃,这个不着急。”

    “这哪行。”付教授笑了,“你们还年轻,不知道日子过得有多快,时间珍贵着呢,一不留神就都老了。谈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能结婚就早点结,小心人家姑娘被别人抢走。”玩笑之间,又看向还站在拱桥边的杨曦,“那是?”

    杨曦立马很有眼力见儿地赶了过来,微微躬身跟老教授打招呼。

    “教授您好,我是童溪的朋友,叫杨曦。”

    “是朋友啊。”

    付教授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笑眯眯拍拍穆逸舟的肩膀。

    穆逸舟面不改色,仿佛初次见面般朝杨曦伸出手,“你好,穆逸舟。”

    杨曦也很配合地握手,“你好。”

    气氛有点微妙,除了毫不知情地老教授外,其他三人都各怀心思。

    穆逸舟每回见童溪时都碰见杨曦,就算明知已没有嫉妒的立场,看他俩出双入对,心里仍不舒服,想着刚才看到两人谈笑而来的画面,更是刺眼。偏巧自家老师记性好,满腔热情地往他心上插刀,杀人不见血。

    此地不宜久留,他深深看了童溪一眼,然后扶住自家老师,“这儿风冷,我先陪您去学院?”

    待会还有个论坛,付教授得出席,便点点头。

    童溪和杨曦忙先后道别,“老师再见。”

    目送那祖孙般的两人离开后,气氛稍微有点奇怪。

    杨曦见穆逸舟也有三回了,之前看童溪那反常的举止时就觉得有猫腻,没想到今日偶遇,竟会看到这么一出。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听老教授那语气,童溪跟穆逸舟显然是曾在一起过,还是被长辈看好的眷侣。而童溪呢,每回拒绝他的善意时都毫不心软,刚才听穆逸舟睁着眼睛瞎胡诌时竟然没阻止。

    只可惜,他早就扬言不会死缠烂打,总得把狼尾巴藏好。

    杨曦只能不露情绪地笑叹,“这老师挺有意思。”

    “嗯,德高望重又没架子,在学院挺有威信的。”童溪看向远处,还没收回目光。

    她的唇微微抿着,神情惘然。

    杨曦尽力让语气轻松,“有趣的老头,挺好的。”

    童溪出着神没说话,这个话题就此结束。

    -

    老教授那番话如同往湖心投了颗石子,虽说当时各自镇定又若无其事,毕竟荡起了涟漪。

    童溪送走杨曦,回宿舍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就算有意不去触碰,有些记忆却像是雕刻在脑海里,拂去灰尘后仍然清晰。

    这座A大的校园里,她学习生活了七年,每个角落都很熟悉。学校里的教学楼、图书馆、篮球场、湖边往北那一带园林般的散心去处,乃至路旁的草木、商店、食堂,都曾在她和穆逸舟共同的记忆里。

    她一路往回走,穆逸舟的身影就一遍遍浮起来,提醒曾经的许多事——

    大热天去看他打篮球,回来途中买冰激凌,他单手撑着,她只管拿勺子挖着吃。穿着简单T恤的男生汗流浃背,头发被汗水浸得半湿,却意气风发。

    期末季的论文考试逼得人头秃,她拽着他去自习,听他讲题,直到图书馆放闭馆音乐,再踩着昏黄的路灯送她到宿舍门口。

    闲来无事时约人在草坪打牌,他总能稳控全局,让她有恃无恐。

    冬天的寒风流氓一样冻手冻脚,她爱吃糖葫芦,他经常特意绕道去买。

    ……

    时隔数年,最先想到的竟是平淡而日常的记忆。

    仿佛一转头,就能看见他坐在熟悉的地方,笑容一露,自信张扬。

    她当然也记得其他的。

    回宿舍的路上有个路灯坏了的园子,白天花木繁荫,夜里却黑黢黢的,住着流浪的猫狗,沧桑岁月里发生过很多事。夜晚经过时,风动树梢,却又格外安静,穆逸舟会故意讲鬼故事,吓得她往他怀里钻。

    在草坪上躺着吹风看夕阳时,他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开车,看着她红了的脸说晚霞可真漂亮。

    在她毫无防备时,会状若无意地骗她说嘴唇上有零食碎屑,然后借机耍流氓。

    太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