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气温宜人的苏州,山秀水媚。

    虽然走得脚累,童溪这一天却是大饱眼福。

    四大名绣之首的璀璨明珠,流传千年的传统刺绣,山水楼阁、花鸟鱼虫,乃至泼墨画作和书法名篇,世间万物皆可入绣,活灵活现又气韵生动,童溪一直很喜欢。今天的展览上有各式各样的作品,她是个外行人,看不出针脚用线的区别,一路逛过去,只觉秀致清雅、精美绝伦。

    展厅最深处是一架巨幅苏绣,以细腻纤柔的丝线绣出壮丽恢宏的山河,据说是上百人的团队花了四个多月绣出来的。

    童溪足足站了十几分钟,舍不得走。

    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撇下旁人,又神出鬼没地站在了她旁边,“别人都是看见好吃的走不动道,你这倒好,对着这个流口水。过去舔两口尝尝?”

    童溪莞尔回头,“这话我没法接啊杨总。”

    杨曦眼里闷着笑,左右看了看,让她往前走了两步。

    “站稳了,万一拍糊了我可不负责。”

    然后掏出手机,趁着闲杂人少的时候,咔咔拍了两张发到她手机上,还挺好看的两张抓拍。

    两人在这儿交接照片,到别处溜达的何姐她们也慢慢晃了过来,见到杨曦,便压低声音开玩笑,“远远就见杨总给咱们小童拍照,是美女才有的待遇吗?我们回来得不巧哦。”

    说着笑瞥童溪,八卦取乐的意味很明显。

    童溪其实不太喜欢这种玩笑。

    来之前的那天晚上,杨曦去A大校门口送东西给她时,她就曾当面明言,说没有恋爱的打算,请他不必浪费时间。而杨曦也认了这态度,说既然没感觉,往后就交个朋友,他不会死缠烂打,让她不必顾虑,工作上碰见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谁知道解决了杨曦,却逃不过老姐姐的八卦。

    现在的人都这么闲了吗?

    她假装没听见,不作理会。

    展厅里人来人往,杨曦老母鸡护崽般挪了半步,把童溪藏在后面,然后招呼,“还有谁想拍,赶紧的啊,机会难得。”

    目光越过何姐,显然是忽视了她的那句打趣。

    何姐年近四十,久在职场也没多少上升空间,平常没事时最喜欢的就是说长道短打听八卦,也听说过杨曦的背景。看出来这位有点不快,立马识趣地跳过这个话题,拉上旁边一位同行的人去拍照。

    看完展览,晚上还有个饭局,童溪不太感兴趣,索性回酒店休息。

    -

    一觉睡醒神清气爽,童溪躺了会儿,没忍住又拿起手机打开小说的界面。

    昨晚那些评论已被淹没,文下恢复如常,但收益却比昨天翻了好几倍。

    童溪惊喜过望,后知后觉地发现Euler这次出手过于壕气,直接用雷把她送上了首页榜。一两万的毛爷爷就这么砸了出去,童溪看着就心疼。

    这心疼终于变成了无比强烈的好奇心。

    ——始终如一地鼓励她,及时解围,出手阔绰,这位Euler究竟是何方神圣?

    被Euler的手段启发,她查了此人的IP,是在A市。

    但除此之外,就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了。

    童溪不太懂技术,查IP这种简单的方法还是当初穆逸舟教给她的,想用这点皮毛来深挖对方的身份,那根本就是白日梦。想了想,忽然记起来曾经在微博关注过这位小天使,赶紧打开微博。

    试着输入“Euler”的ID一搜,果然优先跳出了她关注的那个。

    童溪已经忘了是怎么关注到她的,点开Euler的主页,粉丝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僵尸号,关注只有她一个,就像她的读者号一样,干干净净。头像是开阔的山川,个人信息全部保密,没发过任何微博,却给她的微博点过赞,最近一次是去年底。

    消失这么久,也不知道账号是不是已经被忘了。

    但这一路走来,Euler给她的鼓励童溪却都记得,并且感激。

    童溪迟疑了下,仍是在私信界面发了段留言过去。

    “Euler小天使你好,今天早上看到了你的留言,非常非常惊喜[比心][比心]。感谢这两年来的鼓励和支持,每回出现都能给我很多动力,厚爱无以为报,想送你小礼物聊表心意~方便给个联系方式么?希望没有太唐突^^”

    发完消息,顺便在微博分享了这两天有趣的见闻,翻翻积攒了两天的私信。

    睡前看了看,给Euler的留言是未读状态。

    第二天再看的时候,消息状态是已读,但对方没有任何回复。可能Euler大神觉得这作者莫名其妙,或者被那一本正经的措辞吓到了吧。

    童溪勾了勾唇角,开了电脑去做新文的设定。

    ——既然无以为报,就只能写更好看的故事以飨读者咯。

    -

    童溪不知道的是,手机的彼端,有人已将那条留言看了几十遍。

    从昨夜到今晨再到入夜,无数次点开又退出。

    此刻,窗外是城市橙红的灯光,屋里空荡又整洁。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芒照出峻整的轮廓、劲瘦的身影,男人洗完澡躺在床上,头发晾得半干,身后垫了个靠枕,新买来的全英文算法书被丢在旁边,他修长的手指停在微博私信的界面。

    极简洁的界面,那段留言他已能倒背如流。

    几乎能想象到她发消息时认真的样子。

    男人清冷的眼底浮起笑,手指忍不住挪过去打字,却忽然惊醒般停住,悄无声息的删去。

    片刻后,“咔嚓”一声锁上了手机。

    灯光洒下来,落在他的手背,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

    -

    比起重任在身的何姐,童溪作为实习生,这趟出差的任务不算太重。

    采访完昆曲大师,写完关于苏绣展览的稿子后,她的任务全部完成,其他的事都是何姐去做,不必她费心。这中间的两天时间,她就可以各处逛逛,最后跟何姐一起回A市,简直不要太幸福!

    童溪开心得冒泡,将喜欢的园林又逛了一遍,顺便发个嘚瑟的朋友圈。

    发出去片刻后,不出意外地迎来了巫文静善意的提醒——

    “我在北方的写字楼里悲催卖命,你在南方的园林里悠闲漫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