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静的间隙里,穆逸舟的声音格外清晰。

    在童溪赶过来之前,钟原已经介绍过已毕业的老人,穆逸舟显然是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即便不提他担任协会会长时的辉煌战绩,他的长相和气质就足够惹眼,那身历练的气势绝非身在校园的师弟能比。

    长得帅又有气场,就算在人群里不言不语,也能让人过目不忘。

    更何况,他还是位技术大佬。

    他一开口,包厢里大半的目光都挪到了他身上。

    新进的会员不知道老旧的故事,但年纪稍微大点的,或多或少都知道点八卦。知道美女童溪师姐曾有个男朋友,听说也是协会的,后来异地分手了。那之后童溪就一直单着,将多少追求者都拒之门外。

    而此刻,这位长相英俊、气质清冷的穆师兄,却单独给她点了碗姜汤。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男生们半开玩笑的起哄,不知情的女生也跟着打趣,“哎呀,师兄好贴心哦。”剩下几位当初曾跟穆逸舟共事、如今还在A大读书的硕博生都觉得意外,没乱开玩笑,只微微诧异地打量两人。

    众目睽睽之下,童溪心跳微疾。

    好在同学们的起哄适可而止,很快就回到了游戏里。对面穆逸舟仿佛觉得这事没任何不妥,只将下颚微抬,“快喝吧。”

    童溪默默端起姜汤,朝他笑了笑,“谢谢。”

    包厢里恢复了热闹,一群青春洋溢的学生们还在八卦某座塔背后的故事。

    坐在童溪旁边的是个小师妹,今年大二,同在新传学院,跟童溪比较熟。她是去年加的协会,那会儿童溪已经从骨干隐退,穆逸舟更是销声匿迹,自然不知道当年的事,就着暧昧的余韵,笑眯眯地凑过来。

    “师姐,这位师兄对你好细心哦,那么多人淋雨,他就只给你点姜汤。”

    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又偷看那边一眼。

    童溪抿了抿唇。她确实没想到穆逸舟会来这出,也许他只是主动递个橄榄枝,化解之前的生疏尴尬。毕竟集体聚会要的就是个热闹氛围,又有见证过两人分手的老朋友在,处得太僵硬了不好。

    他看似高冷,其实很注意把控全局。

    童溪便没过分解读,只笑了笑,“以前在他手底下干活,没功劳也有苦劳嘛。好一阵没见你了,最近怎么样?”

    “唉,正跟孙老头较劲呢,他那期中pre超难做。”

    小师妹年轻,很容易就被带偏了注意力。

    -

    美味的菜肴陆续端上来,从臭桂鱼到土匪鸡,看着就香辣诱人。被期中季暴虐的同学们难得出来放松,大快朵颐之余,游戏玩得兴致高昂。

    童溪和穆逸舟对坐着,中间隔了三四个人。

    童溪不是考古学专业的,却是社团里的老人,这些年刷的文保不少,跟着那群老社员们也没少学到东西。实习期间做的虽然是非遗保护,却也不严格限定,时间久了,对这个领域也很熟悉,之前还在协会里主讲过交流讲座。

    她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虽安安静静地坐着,却不时就被cue——

    “应县木塔以前可以上去的吧,童童师姐是不是去过?”

    “这家伙是石像生,不是镇墓兽,来来来,师姐给鉴定下。”

    “民俗活动当然算非遗啊,上回师姐还开了讲座。”

    “……”

    陆陆续续的问题抛过来,童溪轻易就被卷入了答题游戏。

    穆逸舟话不多,更不可能跟小朋友争抢答题,就跟功成隐退的江湖高手一样,唇角抿着笑,坐在对面打量她。

    漂亮秀致小女生已经长大了,安静从容地坐在那里,被一堆问题包围也不慌不忙。她长得真的好看,柔和的轮廓,不浓不淡的双眼皮,眼尾挑得妖娆,睫毛修长,皮肤白皙没半点瑕疵。那双眼睛里盛了笑,像是波光潋滟的湖水。

    怎么都看不够。

    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含笑看别人讨论,偶尔瞥过他,如夏日云影一闪而过。

    于他而言,那难得的目光碰触似惊鸿照影。

    但她确实和以前不同了。

    比从前安静、收敛,添了种顺其自然、不争不抢的恬淡,也在有意避开与他的目光接触。

    韩怀公说得没错,她心里肯定有芥蒂,还很深。

    穆逸舟握着茶杯喝水,指节微微泛白。

    他知道她是什么性格。

    可能是小时候长期跟父母分居的关系,童溪不是那种爱跟人倾诉心事的女生,恋爱的时候她会撒娇,会耍赖、会为小礼物而惊喜,有着女孩子温柔可爱的那面。但碰见麻烦,她却习惯独自承受、消化,凭着一股拗劲咬牙解决,而后云淡风轻,跟谁都不诉苦。

    就那么执拗地往前走,把一切交给时间。

    分手的那段时间,她想必也是咬紧牙关,默默扛过去的。

    而那艰难时光却是拜他所赐。

    穆逸舟的心脏像是被谁钳住了,用力揉搓绞弄,难受得要命。

    他欠她一个认真的道歉,即使无从弥补,至少该稍稍解开点心结。见童溪的目光落向那盘石磨煎豆腐,穆逸舟垂眸,手指轻拨转盘,把那盘豆腐送到她面前。然后朝旁边还在读博的老友陈博抬抬下巴,“喏,你要的腊肉。”

    陈博愣了下,随即嗤的一笑,夹了块腊肉。

    “拿我当挡箭牌,不厚道啊,穆哥。”旁人不注意的时候,陈博低声调侃。

    -

    一顿饭吃得畅快淋漓,结束后大部分人继续去K歌玩游戏,有事的人先撤。

    雨早就停了,沥青路面湿漉漉的,积水还没排干净。

    空气倒是清新了很多,凉风扑面,带了侵骨的凉意,提醒着一场秋雨一场寒。

    穆逸舟跟阔别数年的陈博闲聊近况,率先出了门,也不急着走,在路灯下站着。

    陈博跟他一级,物理学院的博士,快毕业了,在图书馆和实验室熬了近十年,头发还剩本科入学时的一半。他见证了俩人恋爱分手的全程,当了一顿饭的挡箭牌后,也看得出穆逸舟今晚参加聚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识趣地先走。

    不过片刻,童溪跟几位师妹也走了出来。

    雨后的夜风格外清寒,她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